[美國矽谷現場報導]Nvidia在2015GTC除了發表玩家級顯卡Titan X外,也發表了專業級繪圖卡Quadro M6000,GPU架構採用Maxwell,3,072個CUDA運算核心,12GB GDDR5的CPU記憶體,4Bytes浮點數達7TFLOPS,可以同時輸出4個解析度4K螢幕,耗電功率250W。另外,Nvidia同時也發表了專業級繪圖用可擴展的Appliance,Nvidia Quadro VCA是擁有8張繪圖卡的高階算圖怪獸,售價50,000美元。

Nvidia宣稱,以Nvidia自家光線追蹤(Ray Tracing)繪圖軟體Iray 2015版本搭配上Quadro Maxwell GPU,以4K解析度2,000次遞迴渲染BMW Z4車款,比起Iray 2014版本加前一代Quadro Kepler GPU,速度還要快2.4倍,不過因為比較基礎不同,因此無從得知實際速度提升多少。

光線追蹤是一種模擬光線在3D場景中與物體材質交互作用後得到光影的方式,產生的畫面會非常接近真實的樣貌,但是因為要模擬光線多次的反射遮蔽,甚至透明的物體還需要計算折射的情況,過去以CPU運算簡單的場景動輒數小時,但如怪獸電力公司或是阿凡達的場景,一幀較複雜的畫面或許就要用算圖農場(Render Farm)算上幾天。

近年GPU運算發展越趨成熟,Nvidia的CUDA讓開發者更容易將部分原本在CPU執行的程式碼搬上GPU,而說穿了光線追蹤就是一堆數值的矩陣運算,GPU超多執行緒架構剛好非常適用來做矩陣運算,因此光線追蹤進入GPU時代,對於複雜場景雖還談不上即時(Real Time),但是已經到達可互動(Interactive)的程度,隨著硬體增強,可互動性不斷提升。而也由於光線追蹤就是一堆數值的矩陣運算,所以無論用CPU或是GPU,新繪圖卡或是舊繪圖卡來算圖,以結果論都是相同的,只是計算快慢之差,是否更新繪圖卡就是金錢以及時間的權衡。

Quadro顯卡雖然與一般遊戲用顯示卡雖然核心架構相同,但是由於目的不同,功能上還是有所差異。由於Quadro系列瞄準的是室內設計、建築設計或是工業設計等高畫質需求的應用,因此特別強化建模常用到的功能,例如線條的反鋸齒以及增加精準度以避免3D物體太過靠近而造成交疊處閃爍的Z Fighting現象等。Quadro系列強調對建模軟體如AutoCAD的完整支援,而6,000~7,000美元的價格也帶來比較穩定的品質以及比較長的保固。

 

被英國人戲稱為無線對講機(Walkie Talkie)的37層大樓,位於倫敦芬喬奇街20號,在2013年8月9日,經常烏雲密佈的倫敦當天出現稀有的烈日,但沒想到無線對講機大樓的曲面竟然形成一面反光鏡,停在大樓旁的一臺捷豹名車被聚焦的太陽光溶掉了板金以及橡膠製品。

 

Nvidia表示,建築師可以透過光線追蹤的方式,檢查建物反射光線的狀況,甚至可以計算出,光線聚焦處的溫度,顏色越紅表示溫度越高。

 

 

更正啟示:文中提及Titan X的GPU是Pascal架構為誤植,正確應為Maxwell架構。


Advertisement

更多 iThome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