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home

我希望能夠說服你一點:不論演講技巧在現在有多麼重要,它們在未來將更為重要。

演講復興運動

為了證明這個論點,我想,最好的方法是和大家分享我本身過去數十年的學習旅程,這段旅程完全改變了我對於公開演講的重要性及其未來可能性的了解。所以,讓我帶你回到一九九八年二月十八日(星期三),地點是加州蒙特瑞(Monterey),在那天的此地,我首次涉足TED研討會。

第一天的研討會令我有點茫然若失。我聽了一位軟體程式設計師、一位海洋生物學家、一位建築師、一位科技創業家、以及一位繪圖設計師的簡短演講,他們都講得很不錯,但我看不出這些內容和我有何關聯,我是個媒體人,我發行雜誌,這些東西如何能對我的工作有所幫助呢?

一九八四年創辦TED時,理查•伍爾曼及其共同創辦人哈利•馬克斯(Harry Marks)有個理論:科技(technology)、娛樂(entertainment)、及設計(design)產業愈來愈聚合(TED就是這三個字的首字母縮寫)。把這三個領域連結起來,你可以興奮地想像其他種種可能性,倘若科技人員傾聽以人為中心的設計師和娛樂業創意工作者的見解,也許有助於他們把產品打造得更具吸引力?藉由了解科技新發展,建築師、設計師、娛樂業領導人對可能性的感覺也許就能擴展?

理查很容易對冗長的演講感到乏味,伴隨TED的發展,他開始分配給演講人愈來愈短的時間,若演講人講得太長,他會直接走上臺,中止演講。

話說回頭,第二天的TED研討會,我開始欣賞這種簡短演講形式。雖然,我還是不太確知這些演講和我及我的工作有何關聯,但我的確接觸到很多主題。這些演講一場接一場,得知這世上有這麼多不同種類的專長,令人振奮愉快。而且,碰撞火花也開始出現,某個領域的某個演講人說的東西似乎和另一個完全不同領域的演講人在前一天說的東西有共鳴。我無法確切地說出為什麼,但我就是開始感到興奮。

那場TED研討會的第三天,發生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我那興奮過度的腦袋開始發出火花,像雷電交加的暴風雨般。每當一位新的演講人起身演講時,我感覺就像一道新的智慧雷電,我的腦袋興奮地把一場演講提出的思想或概念,和別的演講人在兩天前提出的某個東西關聯起來。

到了我必須離開那次研討會時,我已經了解為何與會者如此看重這研討會了。我在這裡學到的東西令我振奮,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更高可能性,我覺得自己彷彿回到了家。

兩年後,我聽說理查•伍爾曼想賣掉這研討會,我興起買下它的強烈念頭。在我的整個創業生涯中,我的座右銘一直是「跟著熱情走」——不是我自己的熱情,而是他人的熱情。當我看到人們非常深切熱中的東西時,那就是機會所在的大線索;熱情隱含了潛在商機。

自此以後,我愈來愈相信知識接合的重要性,我也鼓勵TED從原來的T-E-D(科技、娛樂、設計)擴展至近乎涵蓋每一個人類創造力與智慧的領域。我不僅把這個看待知識與理解的架構視為打造更有趣的研討會的處方,我也深信它是我們在未來美好新世界中生存繁榮的關鍵之鑰,以下是我的理由。

知識時代

關於知識的價值與目的,以及知識的取得方式(包括我們的整個教育體制結構),我們抱持的許多假說是工業時代的遺物。在那個年代,一家公司或一個國家的成功之鑰,是發展出生產實物的堅實專長,這需要深入的專業知識。

知識經濟需要的東西不同,以往由人行使的專業知識,愈來愈被電腦接掌。石油的探勘工作不再由地質學家擔綱,改由電腦軟體翻攪大量的地質資料,從中找出型態。如今,最優秀的土木工程師不再需要用手去計算一棟新建物的應力與張力,電腦模型會代勞。

現在,人們開始愈來愈憂慮,甚至提出疑問,例如:機器正快速變得超級智慧,凡是我們能丟給它們的任何專業知識工作,它們都能夠執行得很棒,在這樣的世界裡,我們人類能做什麼呢?

我們未來的巨大機會是提升,超越我們使用專業知識來做重複性工作的悠久歷史。不論是年復一年彎腰割稻的勞苦工作,或是在製造線上組裝產品的乏味工作,在大部分歷史中,人類靠著重複做相同的事來維生。

我們的未來不會像這樣。凡是可以被自動化或電腦運算的,最終都會被自動化或交給電腦去做,我們可以為此感到憂心害怕,或者,我們也可以擁抱它,利用這機會去發現更充實精采的人生之路,那條路會是怎樣的面貌呢?沒人能確知,但或許會包含這些:

更多系統層級的策略性思考。機器將負責做那些單調乏味的工作,但我們將必須思考如何把它們設置得最好,使它們能夠有效地彼此合作。

更多的創新。連通的世界為我們提供龐大的能力,這為創新者帶來巨大的益處。

更多的創意。機器人將能為我們製造大量東西,這將爆炸性地需求人類展現創意,不論是科技發明、設計、音樂、或藝術領域。

更加利用獨特的人類價值。若人類與生俱有的人性能夠獲得強化發展的話,人對人的服務將更繁盛。科學家或許能發展出理髮機器人,但這能取代優異的髮型設計師兼治療師和顧客之間的聊天互動嗎?我不認為。未來的醫生或許能要求華生提供診斷協助,但這可以讓醫生騰出更多時間去深入了解病患的人際境況。

若上述這些情形當中的任何一種真的實現,很可能需要非常不同於工業時代要求我們具備的知識類型。

想像一個這樣的世界:你可以馬上取得你需要的任何專業知識,若你有智慧型手機,你現在已經大致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了,就算你現在不是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你的孩子將來也會。那麼,我們和他們應該為未來而學習什麼呢?

我們需要的不是愈來愈多量的愈來愈專業性知識,我們需要的是:

背景脈絡性質的知識,這指的是知道更大的面貌,知道所有部分是如何拼湊結合起來的。

創意知識,藉由接觸廣泛類型的其他創意人而獲得的一套技能。

更深入了解我們本身的人性,這不是來自聆聽你的父母、或朋友、或心理治療師、神經學家、歷史學家、進化生物學家、人類學家、或靈性指導師,而是來自傾聽所有這些人。

這類知識不是少數優異大學的少數教授的專長領域,也不是你可以在一家大公司的師徒方案中發現的知識,它們是唯有結合許多領域及源頭才能形成或發現的知識。

這個事實是驅動演講復興運動的主要引擎之一。我們正邁入我們所有人都必須花很多時間彼此學習的時代,這意味的是,有遠比以往更多的人可以為這種集體學習流程做出貢獻,凡是有獨特作品或獨特洞察的人,都可以參與而做出貢獻,這其中包括你。(摘錄整理自第19章)

 

TED TALKS 說話的力量

克里斯.安德森(Chris Anderson)/著;李芳齡/譯

大塊文化出版

售價:320元

 

作者簡介

克里斯.安德森(Chris Anderson)

TED總裁暨首席策展人。安德森是牛津大學科班出身的新聞工作者,曾創辦上百家成功的雜誌及網站。安德森和他的非營利基金會於二○○一年買下TED後,本諸他為TED立下的理念:「值得散播的思想」(ideas worth spreading),推動TED持續成長至國際規模。


Advertisement

更多 iThome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