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維基百科,「Freelance」是指尚未和敵方勢力簽約(free)的戰鬥單位(lance),當時意指士兵的「free lancer」一詞,近代轉變為表示脫離組織工作的狀態,也就是常聽到的自由工作者。

許多上班族嚮往著「自由」兩字,從各自工作經驗想像著自由的情景,同時想像著自由工作會有不穩定的收入來源,無論是否適合這樣的工作型態,總有人冒然投入,有人裹足不前,也有人離開。

選擇每份時間下承受的壓力
從2003年至今,我就不再有過「正職」身份,並非受老闆的氣,也非想脫離上班族狀態,只是好奇於當年中國的電腦資訊發展狀況,打算到上海看看,因時逢SARS疫情盛行,實際成行是2003年尾聲,前大半年時間就如大多數人想像的很「自由」,不過並非每天睡到日上三竿,終日揮霍時間,相對地,我重新閱讀線性代數、微分方程、資料結構與演算法等書籍,在技術上則開始記錄容易遺忘的枝微末節。

許多對自由工作者的描述中都會談到,時間都是自己掌控的,確實如此!但這不代表時間不會給我們壓力!上班族若對工作沒有興趣,在公司浪費老闆時間,有時會因老闆仍得為這段時間付出薪酬,而有成就感;相對地,自由工作者若浪費工作時間,經常會帶來罪惡感,如同〈與計程車司機的閒聊:沒有老闆的工作就是自由嗎?〉談到的「沒有老闆在背後盯你,生活壓力還是在背後盯你的啦。」

我從沒立志成為自由工作者,工作時有筆小存款,本來打算用完後就找間公司上班,錢不多,生活壓力確實存在,因而一開始就知道不能浪費時間。

我們的自由之一,在於每段時間下承受多少壓力是自行選擇的,因為沒有人會為我們浪費的時間,付出任何報酬,自己得決定每分每秒如何運用。

在上海的兩年多,我到大學裏聽課,閱讀大量翻譯書與原文書,持續記錄容易遺忘的細節,在存款用盡的後半期,出版第一本程式書,與昇陽教育訓練中心合作,只因不想浪費時間而給予自我壓力,也曾因承受不住這樣的壓力而想謀求正職,打算將管理時間的壓力再度轉嫁給公司體制,只是命運之神捉弄,隨波逐流至今,漸漸習於這份壓力。

自由的代價
成為自由工作者的代價,就是失去因被公司掌握時間而帶來的規律性,失去那些被稱為「穩定」的事物,像是每月固定的薪水、職稱、未來的升遷等,還有必須承受週遭親友,甚至閒雜人等的質疑與異樣眼光。

自由工作者首當其衝的不穩定,就是每月不再有固定薪水,大多數人認為,成為自由工作者前,要先想好穩定的收入來源或合作對象,事先規畫也許在一開始有效,然而當我們完成一份工作,下份工作不知在何方才是常態。回到臺灣的我就曾半年多沒有分毫收入,許多人就因為跨不過穩定收入這道關卡,又選擇回到相對穩定的公司體制。

上班族以自由及時間作為代價,換來的不僅是相對穩定的收入,還有體制的保護。

在辦公室政治中,職級是個武器就不談了,在面對其他公司時,交換名片有時不單是交換聯絡資訊,其實也是種自我防衛,有些人只看名片上頭印的公司名稱,或者是姓名上的頭銜,然而這兩者自由工作者都沒有,經常得赤裸裸地面對公司體制,在某公司窗口或主管前名不見經傳時,最能夠體驗到這種無視感。這不全然是壞處,有時這讓我們更認清自己,也更能認清合作的對象。

「自由工作者唯一可以確定的事,就是什麼都不確定。」即使我們可以正面看待「不穩定」這個常態,身邊的人可不見得。

在剛成為自由工作者時,解釋我的工作是件難事,後來索性不解釋了,也因此發生過一些笑話,像是住家大樓管理員對我平常短褲拖鞋,於上班時間進出樓下大門,老感到疑惑,曾於領取掛號郵件時看著寄件公司問:「你在昇陽工作喔?」,我隨口答:「是啊!」後來另一次又看著寄件公司名稱疑惑:「你在微軟工作喔?」我隨口答:「是啊!」就這麼幾次下來,大概知道我在唬他,終於不再試圖打探。

保留時間醞釀更多選擇

剛成為自由工作者的人,驟然有許多時間可以運用,一開始會沉浸在自由的蜜月期,接著就會長時間面對自己,而開始感到生活空洞,然後因為開始面對不穩定的收入壓力,急著去找尋穩定收入的來源,急著用案件來填滿時間,因而產生許多壞習慣,能自由運用的時間越來越少,最後迫使自己雖然形式上是自由工作者,但實質上更不自由。

成為自由工作者後即使收入不穩定,承接工作時還是要考量自身熟悉度。蔡學鏞在〈IT自由工作者〉一文中談過,接翻譯工作,最好對內容熟悉度達七成左右,程式外包熟悉度最好達八成以上,顧問工作要達九成以上,講課更是要高達九成五。
我看到這個標準時感同身受,回想過去在急於穩定收入的那段日子中,也因為這個標準考量,而推掉昇陽不少的課程。自由工作者沒有公司或職稱頭銜的保護,自己姓名就是品牌,不應為了穩定收入而做出犧牲品質的事,每個經手的成品都應該對自身專業負責。

考量自身熟悉度接案之外,也要避免同時承接多個案件,避免造成糟糕的時程安排,或者讓案件過度填滿時間,最後無法兼顧每個成果的品質,或者不斷推延交件期限;為了爭取案件而報價過低也應避免,單位時間收入降低的結果是,必須爭取更多的案件,最後落入時間上更不自由的狀態。

〈Bad Habits: 8 Ways Freelancers Disrespect Their Own Time〉文中,談到了自由工作者不尊重自己時間的八種壞習慣,就我看來,其中幾項都是急於穩定住收入來源而產生,然而最後會迫使自己在工作與時間上更加無從選擇。

從事熟悉的案件,規畫適當工時,確保案件成果品質,就是從既有客戶出發,醞釀更多合作機會,才能在案件熟悉度與單位時間報酬上有更多選擇。

自由工作者最應穩定的並非收入上的數字,而是將來面對案件或事物時可以擁有的選項數量。在過去沒有案件的日子,我就是努力充實與經營自己,現在我也會在案件間保持適當空檔,並努力地把東西提前完成,我常戲稱「把東西早點做完,早點偷懶。」實際上,是好讓自己能有更多時間,醞釀未來更多選擇。

自由的實質意義?
自由工作者的自由,並不是時間、工作或經濟自由,我們還是會有時間、工作或經濟上的壓力,沒有來自老闆的壓力,我們還是會有來自客戶、合約或自我要求的壓力。

對身為自由工作者的我來說,自由的實質意義在於,能夠在時間、工作、經濟等經營出更多選項,甚至後來發覺到自由工作者身份,有時還能讓身邊的人在時間、工作、經濟上也有選擇的彈性。

自由工作者追求的自由到底是什麼?我當然知道這個答案因人而異,許多自由工作者一開始也沒有答案……雖然我從沒有立志成為自由工作者,但隨波逐流至今,也因湊巧秉持著先前談到的一些原則,倒也習慣甚至感謝有機會成為自由工作者,也對前面的問題有了自己的答案。

在電腦資訊這一個行業,有許多成為自由工作者的可能性,如果你曾動過這樣的念頭,記得時時思考對自己來說,自由的實質意義是什麼?時時思考自己是形式上的自由工作者,還是實質上的自由?

想掌握最新IT動態,歡迎按贊加入iThome粉絲團

作者簡介


熱門新聞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