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phabet股東控告Alphabet董事會與管理階層不但放任企業內部的性騷擾事件,企圖遮掩,還支付大筆的離職費用,未能善盡替股東監督企業的責任。

被告涵蓋了Google的共同創辦人Larry Page與Sergey Brin,Google執行長Sundar Pichai,Alphabet法務長David Drummond,以及John Doerr與Ram Shriram等多名Alphabet的董事成員。

去年10月,紐約時報報導Android之父Andy Rubin在2014年其實是涉及性醜聞才被迫離開Google,Google不但替Rubin遮掩此事,還支付Rubin高達9,000萬美元的離職補償金,當天Google執行長Sundar Pichai即發出內部信件,指出Google已對權威人士的不當行為採取愈來愈強硬的立場,過去兩年有48名員工因性騷擾事件而被開除,包含了13名高階管理人員,而且未提供任何的離職補償,但企圖安撫軍心的Pichai並未否認紐時有關Rubin的報導。

Alphabet股東即在訴狀中指出,當初Google的內部調查顯示被害人對Rubin的指控是可信的,但Page與Brin不但沒有開除Rubin,還辦了一場英雄式的道別,允許Rubin自行請辭,並奉上9,000萬美元的離職補償金。

另一名曾在Google擔任搜尋資深副總裁的Amit Singhal也在2016年因性騷擾事件而離職,Google同樣支付了數百萬美元的離職補償金,Singhal隨後加入了Uber,但Uber在2017年在了解Singhal是因未被揭露的性騷擾事件才離開Google之後,便開除了Singhal。

總之,Alphabet股東認為,這些董事或高階主管的行為同時危害了Alphabet與Google的財務及聲譽。

原告律師則說,Google同意支付Rubin補償金且選擇遮掩是擔心Rubin一旦遭到開除,就會採取報復性行動,並對外公布Google其他高層的醜聞。

在相關事件曝光之後,有2萬名散布在全球的Google員工於去年11月發動遊行,以爭取更平等及安全的職場環境,促使Google承諾改善處理內部問題的透明度,亦決定於性騷擾的事件中捨棄私下的強制性仲裁,至於此一訴訟案因是由股東所提出的告訴,所有的損害賠償亦將回歸Alphabet,主要的目的在於要求Alphabet改善企業治理模式。


Advertisement

更多 iThome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