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在年中一場記者會中,玉山銀行董事黃男州這麼形容,資安單位對玉山集團的重要性。玉山之所以敢大力嘗試各種AI創新,就是因為在他們的科技聯隊中,有一個扮演「煞車角色」的資安處。人數不多,但卻是各種IT應用安全性的把關者,「如果沒有煞車,大家只會慢速前進!」黃男州這樣強調。科技聯隊敢加速,敢創新,嘗試AI新技術,就是因為有了這個單位。

用「煞車」來比喻資安單位,非常貼切又傳神!一輛有煞車的跑車,和一輛沒有煞車的跑車,對一位賽車手而言,哪一輛車更好?如果賽道是如同火箭升空,一路向上,越快越好,當然沒有煞車存在的必要。可是,真實世界的道路,就算是在競賽場上,也都是彎彎曲曲的賽道,只是一昧加油,只會讓汽車失控,衝出賽場,撞上圍牆而失去資格,無法幫助車手奪下冠軍。

只有裝上了煞車,賽車手才能靈活控制跑車,在可見的彎道前,壓制速度,以最小路徑快速轉進新方向,甚至遇到突如其來的障礙物,或切入搶道的競爭對手,也能靠煞車降速,爭取變換路徑再加速超車的迴旋空間,沒有煞車,就難有靈活性,更無法精確操控來尋找最佳路線。煞車可說是車手的除了方向盤之外,另外一個控制車輛的手段,讓車手更容易控制速度來避開風險。

也難怪,玉山用煞車來形容資安單位,對法遵規範嚴厲,主管機關要求繁多的金融產業而言,漫無限制的創新,極可能最後只能淪為無法落地的點子,而非實際產品,因此,他們更能體會煞車單位,對企業創新的必要性。但這不只是玉山,或金融產業,對所有產業都是一樣,資安單位,正是企業可以安心,不斷創新衝刺的煞車。

用煞車來比喻資安,點出了資安對企業的另一個少為人討論的創造性價值。這正是這幾年資安人才越來越搶手的另一個原因,不只是為了解決自身資安問題,滿足法規要求,也有不少企業開始感受到資安人才在企業中的創造性價值。

而金管會日前的新要求,在2022年底,臺灣超過1百家上市櫃公司必須要設立資安長(CISO)及專責單位,更帶來了一股高階資安人才搶人大戰的趨勢。

若用煞車來比喻資安單位能讓企業制險、避險而敢衝。那麼,掌管這個部門的最高主管,資安長,我覺得就像是一位引水人。

當大船入港,或進入複雜水路、峽灣時,需要一位指引最佳航路的領航員,也是俗稱的引水人。

他一方面要熟悉的當前水域的各種水文資料,天候狀況,海流海象變化,水底礁石分布,甚至曾導致沈船事件的暗流變化,也要略知,才能掌握各種不同特性的航道,再依據一大船自身機械特性、動力性能、這趟運輸載重資訊、吃水深度,來決定這時候該走哪一段航道,才是最佳航道。

如果企業執行長是決策、帶頭的船長,他依然需要一位擁有領域知識的引水人,指出前方水路的風險,航道的限制,甚至提供更佳航行路徑的建議。

創新路上,可能會遭遇法規風險、技術挑戰、資料運用限制,這些都是企業創新航道上,隱藏在水下難以發現的礁石,不只要建立擁有充分煞車技術能力的資安處,企業更需要一位,能夠洞悉風險,幫助企業尋找更加機會的資安長。

如何成為稱職的資安長,正是我們這一期封面故事要探討的課題。

 相關報導 

專欄作者


熱門新聞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