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venit et Fecit,你敢不敢?

有工藝而無創新,彌勒佛只能永遠被困在夜市裡

山寨抄正版,經常是很多人取笑作樂的對象。但是我們經常忽略了,正版與正版之間,經常也相互抄襲模仿的。例如很多品牌的平板電腦,和iPad只有五分、七分和九分像的差別。生產這些品牌的都是大公司,他們會採取這樣的策略,並不難理解——─因為這樣最安全。

真正的原創與差異,經常是來自那些小公司,特別是沒打算要變大的小公司。因為他們不需要曲從已被給了框架的消費者品味,他們只要在茫茫人海中,找到與自己氣味相投的知音即可。

法國製錶師Francois-Paul Journe在瑞士創立的同名品牌F. P. Journe,我總是能在每個都號稱與眾不同的品牌當中,輕易認出它的身影。F. P. Journe自從一九九六年成立以來,都維持在數十人的「工作室」規模,年產量也只從創立之初的兩百多只,增加到現在的一千多只手錶,但是每只手錶的售價都在百萬台幣以上。

F. P. Journe製作的錶除了精美絕倫以外,還有一個很大的特色,就是每只錶都刻有拉丁文Invenit et Fecit(發明並製作)。F. P. Journe這個看來平凡的不平凡宣示,彰顯的正是瑞士高級鐘錶的核心精神——創新與工藝的完美融合。有創新而無工藝,瑞士人只能賣Swatch;有工藝而無創新,彌勒佛只能永遠被困在夜市一座三千元的檜木雕塑上。在我看來,將「發明與製作」能有效結合,並視為一個不可分割的整體,正是台灣產業發展最為欠缺、也最為關鍵的一項素質。

台灣的電子產業在過去二三十間取得的成就,有很大一部分要歸因台灣人有能力用更低的成本,製造出良率高、品質能接受的產品。而這樣的能力,和台灣的教育體系曾經培養出一批能吃苦耐勞、「能夠動手做」的技職體系人才有很密切的關係。

進入二十一世紀,面對中國的崛起,台灣的產業要創新、要轉型,甚至已成為某種老生常談,而我們也看到,各種創意商品如雨後春筍般擺放在貨架上,各級學校也開始把創意視為「學習」的最高指導原則。

但在這當中,我卻也看到了瓶頸。我們的創意商品,經常是驚喜有餘,看了標價以後,卻不認為其價值值得我們把它帶回家。「創意」十足,「工藝」卻不到位,經常是台灣的創意商品給我的主要印象。而我們的技職體系,在技術學院爭相轉型為科技大學以後,訓練學生的重點也逐漸從培養工藝達人,轉變為產出「創意新貴」,則更進一步加深了這種「有創意沒工藝」的趨勢。

創新如果想成為台灣產業升級的基石,而不光是年輕世代的浪漫綺想,我們就得學習這種Invenit et Fecit的精神,讓發明與製作成為同一件事。

對常識不予理會的堅持

要廣結善緣、開放架構,才能確保不會被淘汰?才怪

有一年,美國總統歐巴馬在矽谷約見十二位科技領袖。原本不但禁止記者入內採訪與拍攝,甚至連官方拍攝的照片都不公布。美國官方這種神祕兮兮的態度,反而引來各方的揣測(主要當然是關於蘋果創辦人賈伯斯的健康問題)。後來迫於壓力,白宮總算公布了一張歐巴馬和科技領袖們舉杯敬酒的照片。

在照片中,臉書的創辦人祖克柏(Mark Zuckerberg)穿著西裝,坐在歐巴馬的右手邊;賈伯斯依舊穿著他的招牌長袖高領衫,坐在歐巴馬的左邊。這張照片在我看來,頗有意味深長的象徵意義。

年輕的祖克柏在媒體的報導中,總是一副自由不羈的形象:穿T恤、開舊車、住在租來的公寓裡,甚至到台灣逛夜市還會與路人合影留念。但是這樣的祖克柏,在面對全世界最有權力的美國總統時,還是禮貌性的穿上了西裝。

但是生病的賈伯斯和沒有生病的賈伯斯,穿的是一模一樣的衣服;開產品發表大會的賈伯斯和面見歐巴馬的賈伯斯,穿的也是一模一樣的衣服。不管是面對個人生命的重大變局,或是一般人所認知的重大場面,老賈永遠是那個只相信自己所相信的賈伯斯。

賈伯斯的蘋果也是這樣的一家公司。現在幾乎所有的管理學教科書都會告訴你,開放、合作、搶占產業標準有多重要,錄影帶、CD、DVD的歷史不是血跡斑斑、殷鑑不遠嗎?所以,企業要廣結善緣、開放架構、利益分享,才能確保不會在市場上被淘汰。

只有蘋果例外。它當然還是和其他公司合作,但是和它合作的企業,得按它的規矩來,違背者輕則受到懲罰,重則被一腳踢開,且合作利益的分配一定是讓你恨得牙癢癢的,架構不夠開放因而失卻江山的可能,似乎也很少被蘋果視為是策略上的優先考量。

蘋果公司獲利高得嚇人,但旗下產品就那十來種,比台灣隨便一家早餐店都要少。行銷學教科書說,產品要盡可能滿足不同顧客的不同需求,而滿足不同顧客的不同需求最簡單有效的方式,就是推出差異化的產品來填滿不同的需求缺口。

如果教科書是對的,那麼蘋果可以說是一家傲慢的公司。在這個眾人競相以分眾化、客製化與個人化討好消費者的時代,它還膽敢要消費者來配合它、遷就它。

福特汽車公司創始人亨利.福特(Henry Ford),當年在被問到為何他所推出的T型車只有黑色時,說了一句狂傲無比的名言:「任何顧客都可以擁他們想要的車身顏色,只要它是黑色的。」福特講這話時,福特汽車畢竟還是獨霸市場的領導廠商,但蘋果在手機市場的市場占有率則是連一○%都不到,在眾機夾擊之下,依舊採取這麼孤絕的產品策略,其狂傲之姿可說猶在福特之上。

賈伯斯當然不可能不知道這些管理ABC與行銷ABC,但是他卻能完全不被這些「常識」所干擾,一如他見歐巴馬也要穿黑色高領衫,心無旁騖地做自己做蘋果。而這,也正是賈伯斯之所以為賈伯斯、蘋果之所以為蘋果。(摘錄自本書第三章)


何不斗膽一下:改造工作 改寫人生(How Dare You)

王盈勛/著;早安財經文化出版;售價:280元

 

《作者簡介》王盈勛

在大學時代,於圖書館中開始了一場巨大孤獨下的啟蒙。之後陸續在英國Brunel大學念了傳播與科技碩士,以及政大的科管博士。長期關心社會趨勢、社會創新與創造力剖析,以及產業與消費市場分析等相關議題。目前在台北藝術大學任教,也是知名專欄作家。

他努力在集體無意識的沉淪裡保持清醒,相信人生的意義,不在終點(終點經常是荒蕪一片),而在過程。他人生的關鍵字,是「啟蒙」──要揭發「被蒙蔽的黑暗」,讓代表創造的光與熱有機會現身。他在書中提醒我們,不要讓「現象」篡位「知識」,要勇於打破規則,要穿透規則背後的權力關係。
除了這本《何不斗膽一下》,他的著作還有:《世界是斜的》、《白話數位經濟》、《微軟生存之戰》等。喜歡他的觀點,歡迎追蹤他的臉書,或是看他的專欄。


Advertisement

更多 iThome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