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 

iThome

宏碁接下江蕙演唱會加場的售票任務,雖然售票結束後,宏碁給自家表現98分的高分,但是網路上不少人抱怨即使事先填寫了購票志願單,但是正式售票的當天,竟然連官方網站都上不去,而宏碁則澄清,這是民眾各自使用的網路環境不同,諸如不同ISP或是使用無線網路等,造成流量塞在使用者自家巷口。

不少人對於宏碁的說法感到疑惑,為什麼訂票的同時可以收看YouTube高畫質的影片,但是卻進不去宏碁訂票的網頁?事後宏碁不願透漏更多細節,也未多作說明,但是網路塞車事件,也凸顯出網路頻寬有可能成為秒殺搶票的瓶頸之一。

獨立音樂網Indievox曾經自己維護售票系統的硬體設備,並且跟ISP租用網路,其技術長林志傑說,網路成本很高,的確會很在意頻寬的使用量。他說,試算一下就能知道每秒可提供多少人售票服務,假設售票網頁的內容資料大小是100Kbytes,而1條企業型雙向10Mbits的網路線路每秒只能服務12.8人。網路線路的費用是以月計費,1條企業型雙向10Mbits 1個月要價10萬元,

KKTIX總監薛良斌則說,他們會透過一些做法降低資料流量,例如設定網頁快取更新時間為2017年,讓使用者瀏覽過售票頁面後,當再次造訪的時候,網頁內容就不需要再更新,同時也會將一些靜態的頁面放在CDN(內容傳遞網路,Content Distribution Network)上,減少售票網站的網路流量。

按照林志傑的算法,像是江蕙演唱會訂票人數動輒幾十萬人,每秒可能有數千或數萬人同時存取網站,如果要租用保證每秒服務10,000人的頻寬,每月大約需要800萬元。而網路線路的數量,便決定了實際可以服務多少人,也決定有多少人會被擋在門外。

但是對於售票服務來說,數十萬人的流量或許只有在販售熱門票券的幾分鐘才會使用這麼多的頻寬,林志傑表示,售票系統還沒上到雲端時,過去拉一條這樣的線路,對於他們就是一個不小的負擔,如果大頻寬用量不是常態,很難為了特定的售票活動大幅增加頻寬。

因此網路按小時計價比起月租的形式,還更能符合售票服務的需求,售票這種僅有一小段時間超高流量的服務,必定需要採用雲端計價方式,否則成本將不堪負荷。不同於保證能服務10,000人的月租網路得要價800萬元,若能改按小時收費來計算,一個小時將只需要1萬元左右的費用。

林志傑表示,雖然Amazon的雲端服務宣稱沒有頻寬限制,但一定有其實際可服務的流量,只不過這個量比起臺灣ISP單位成本能提供的流量大上許多,但他也認為,像是江蕙與張惠妹這類熱門演唱會的售票活動,仍然有可能超過AWS帳號預設提供的頻寬上限,不過還是可以透過購買AWS ELB雲端網路負載平衡器的服務,然後提出ELB預熱服務(Pre-warming)需求,在指定時間提高可用頻寬。

網路成本是售票不小的成本負擔,售票公司更需要精打細算網路的流量成本,因此推出能以小時計費的雲端服務更能獲得他們的青睞。

 

相關報導請參考:「秒殺搶票塞爆售票系統=無解?」


熱門新聞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