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展銀行(臺灣)科技長蔡祈岩在雲端大會揭露星展銀行過去7年的雲端技術實踐歷程,並分享總部驅動數位轉型的5要項技術面架構。

圖片來源: 

攝影/黃郁芸

「數位轉型源於技術,企業構思數位轉型時,一定要引進技術專家,描繪企業願景同時,也要描繪出自身科技發展的願景,若沒有選定一條技術發展的清晰路徑,終究無法成功推動數位轉型,」星展銀行(臺灣)科技長蔡祈岩在剛落幕的臺灣雲端大會上強調。

星展銀行從2014年展開數位轉型大改造,全力發展數位銀行,因數位轉型成果更兩度獲指標性獎項「全球最佳數位銀行」的評價,轉型經驗成許多企業參考的對象。雲是星展數位轉型的關鍵技術,藉由雲端技術增加系統的擴充性和靈活性,大幅提升作業效率。蔡祈岩在這場演說中,揭露了星展過去7年的雲端技術實踐歷程。

2008年金融海嘯後,星展銀行在2009年至2014年間,整體營收表現穩健,逐年成長,然而,也感受產業面臨了4大威脅。第一,全球性超大型平臺出現,像是阿里巴巴、支付寶、Paypal等,威脅傳統銀行業者;其次,因各國積極推動金融科技變革,金融服務新進者湧入金融市場。從那時候開始,蔡祈岩表示,銀行業不再是擁有大型護城河的行業。

銀行業供應商則是另一個威脅來源,因為銀行業追求穩定,且身處高度監管的環境,只要供應商告知產品將停止服務,銀行業會馬上編預算,購買新版產品。隨著銀行業供應商提供的科技服務越來越貴,也成了星展觀察到的第三大威脅。

最後一項,隨著時間推移,銀行業客戶群的數位原生人數比重,越來越高,客戶對於金融服務的期待,也跟著改變,這是第四項威脅。

剖析四大威脅出現的原因,星展銀行發現,造成威脅的核心竟是「摩爾定律」。蔡祈岩說明,人類發明的所有科技中,只有電腦運算遵循摩爾定律,運算效能每兩年都會翻倍成長,不管汽車、土木工程、航太等科技的效能,都不具這樣的成長特徵,「數位科技是人類所有發明裡,唯一一項超越人類想像力的作品。」

星展銀行體認只有深化自身數位科技的應用,才能享受到運算效能每兩年提升一倍的好處,來因應4大威脅。

因此,2014年時,星展開始推動數位轉型,喊出的口號是成為「Gandalf中的D」。Gandalf是奇幻小說《魔戒》中最強的巫師甘道夫的名字,星展用每一個字母代表不同的科技巨頭,G代表Google、A是亞馬遜、N是Netflix、D是星展銀行、A是蘋果、L是LinkedIn和F是臉書,而星展想要成為D,就是希望能與這些科技巨頭並駕齊驅。蔡祈岩道,資訊科技就是現代世界真實的魔法,「成為最強的IT公司,是星展銀行的願景。 」

星展數位轉型5大要素:系統平臺化、敏捷文化導入、流程自動化、應用現代化和組織改造

星展銀行立定了5大數位轉型戰略的要素,來推動轉型工程。第一個要素,從專案思維轉變為平臺思維。蔡祈岩解釋,銀行有非常多的系統,每個系統過去都採專案進行,但未來要轉為平臺思維,他進一步比喻其中的差別,系統平臺化的意義是,「不要只看到單棵樹木,而是要看到一座座的森林。」

攝影/黃郁芸

下一個要素是敏捷文化。星展不僅在開發團隊引入敏捷文化,也改變營運、維運等團隊的運作模式,提升整體組織的工作效率,加快服務的上線速度。第三,發展自動化流程,目標讓所有流程朝自動化發展,降低手動作業需求,像是減少系統後臺維運所需的人力。

第四項要素則要發展現代化應用,升級既有機房。最後一項要素是,調整組織。蔡祈岩表示,每年組織面都會經歷不同程度的調整,促進人員相互交流知識,找出因應客戶需求與科技發展的方式。

視資訊科技為核心競爭力,大幅擴充IT人員規模占集團三分之一人力

為了成為世界最頂尖IT公司一員,星展除了落實5大要素,也設計了一個驅動數位轉型的技術面架構,稱為Gandalf轉型。

攝影/黃郁芸

由下而上,這個轉型架構最底層的基礎就是人才與技術。蔡祈岩指出,所有變革必須從人才改變開始。星展重新思考如何投資人才與技能,以打造具敏捷文化的團隊,加快組織運作效率。

過去,星展銀行高度仰賴外部資訊服務供應商,開發各項資訊應用系統,甚至可以說,星展資訊系統過去大多委外開發,包括了外部單位負責開發、維運,或是供應商派駐在星展的外部人力來開發。

大量外包的做法下,星展所用的IT人力,2009年時,85%來自外部供應商,也就是說,自身資訊人力只占了15%。

蔡祈岩表示,銀行業過去不僅將資訊科技視為工具,還視為是花錢、需盡量節省成本的項目,所以才採取委外策略,但是,他指出,今天的銀行業已經將IT視為核心競爭力,就不能繼續採用外包策略。

星展銀行從2014年開始,推動Gandalf轉型架構,強力投資科技軟實力,大幅擴大資訊人員的規模,改變資訊人才在組織中的占比,展現了推動數位轉型的無比決心。

截至今日,星展所有系統開發、維運等IT作業,9成是由自家IT人員負責,有超過1萬名IT人員,換句話說,全集團總員工數約2.9萬人中,資訊人員占比已經超過三分之一。

攝影/黃郁芸

但要做到這一步人力布局的改變,代表星展不只需投入大筆資金,納入原先在供應商端協助開發系統的人員,也要招募更多資訊人才加入,這都需負擔更多人力管理成本,不過,蔡祈岩指出:「當企業把一項能力視為核心競爭力時,就不能外包該項能力,因為一旦外包,就會失去核心競爭力。」他以台積電為例,倘若台積電將晶圓製造工作外包,便會失去核心競爭力,不會成為今日的台積電。

既然成為金融科技公司是星展的目標,因此,星展也體認必須將資訊科技視為核心競爭力,才會徹底改變組織的人才結構,拿回全部資訊系統應用的主導權,盡可能全部自行開發、維運,也才讓星展今日擁有了幾乎可以開發所有系統的能力。

其次,因銀行業屬高度監管行業,星展銀行也將網路安全視為驅動數位轉型的基礎要項,並以人才和資安作為Gandalf轉型架構的兩大基礎,向上實現三大技術目標,包含轉變資訊基礎設施為雲原生架構,還有加速資訊應用發布節奏,以及因應微服務多而散的部署特性,打造API與可量測機制。

採用雲原生技術增加系統擴充性,機櫃效能也能像摩爾定律每兩年增一倍

相比傳統伺服器技術,星展考量採用雲端服務可獲得更多的彈性,改善銀行運作效率,新加坡總部打造了一朵專屬的私有雲,來增加系統的擴充性和靈活性。

蔡祈岩揭露多項星展私有雲現階段成果。首先,以虛擬化程度來看,星展超過99%的應用已經虛擬化,大幅超過一般業界5成應用虛擬化的水準。不只是虛擬化,星展還進行了應用改造工程,近9成應用都完成了雲端最佳化的調整工程,也大幅提升了VM執行效率。

應用程式優化帶來的另一個好處是VM集縮比。以單一臺伺服器可承載的VM數量來看,星展的集縮比水準達到1比100,一臺伺服器可開啟超過100個VM。蔡祈岩說明,星展一個機櫃約裝載10臺伺服器,意謂可以有1千個VM。

相比2016年時,星展單一機櫃可開啟250個VM,到了2018年時,裝載量成長至500個VM,星展機櫃集縮比水準也能每兩年提升一倍效能,就如同享受到摩爾定律發展的成果一樣,這正是星展大力發展數位轉型的成果,也成為持續優化數位銀行服務力最堅強的後盾。


熱門新聞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