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送物流車上的疫苗溫度監測方式,傳統作法是在保冷箱內放入溫度監視片或冰球,以目視辨識來檢視監視片有無變色或冰球破裂 ,對於疫苗溫度監控不夠即時,新作法則是多裝入一支IoT藍牙溫度計,靠IoT即時訊號傳輸,不僅能提供全程配送的溫度監控與追蹤,而且更即時,可提供每3分鐘更新頻率。(圖片來源/裕利醫藥)

自7月初,臺灣開始大規模施打COVID-19疫苗,隨著越來越多的疫苗抵臺,不只第一線醫護、年長者,CDC更向下開放年齡層,讓更多民眾來施打,來提高疫苗施打普及率,有效降低群體染疫風險。

所以,每一次疫苗到貨,都至關重要,不只全民關注,疫苗抵臺時,行政院院院長蘇貞昌和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有好幾次都親自到場接機,因為每一劑疫苗都得來不易,需要好好珍惜。

也因為有了這些疫苗,臺灣從5月初不到1%的人口接種,短短兩個月,涵蓋率增加到了接近3成,等於是,全臺超過700萬人至少已經施打第一劑。

這700萬劑疫苗,全都是由裕利醫藥來一手包辦,負責所有疫苗運送與存放。但是要讓每一劑疫苗都打到民眾身上,一劑都不能浪費,不光疫苗施打要精準,疫苗配送過程的溫度控制,也得講究,若是保存溫度太高或過低,都可能會影響了疫苗的效果,而且只要一個保冷箱溫度出現問題,就會少打一千人。如日本等不少國家,就曾因疫苗保存不當,導致整批疫苗必須報廢。

就是因為疫苗運輸有很高門檻,所以,連鴻海、台積電捐贈合購的一千萬劑疫苗未來到貨後,都只能委託裕利來收貨、配送。

儘管,裕利每年要配送上千萬劑常規或流感疫苗,對於疫苗配送很有經驗,但這回接下疫苗配送的任務,裕利絲毫不敢大意,因為疫苗有限,每一劑都相當珍貴,不能浪費。

過去兩個月來,臺灣有越來越多COVID-19疫苗到貨,得以讓更多民眾來施打,為此,疫苗抵臺時,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有好幾次都親自到場接機,因為每一劑疫苗都得來不易,需要好好珍惜。圖片來源/蘇貞昌臉書

疫苗配送能夠順利完成,裕利IT發揮很關鍵的作用

時間回到今年3月19日凌晨,臺灣首批COVID-19疫苗展開配送,首發車12點15分從桃園倉庫出發,運往臺東,要讓防疫第一線的醫護人員,一早能夠趕緊來施打。而裕利專為COVID-19疫苗配送打造的一套冷鏈物流管理新系統,也在同一天正式上線。

裕利在桃園有4座醫藥物流中心,其中3座在大園,1座在觀音,所有COVID-19疫苗儲存和配送準備,就是在大園其中一座8千坪醫藥倉儲。

但新系統上線就遇到考驗。儘管裕利資訊團隊與物流中心事前已經反覆演練、測試數次,確保整個系統串接,作業流程都沒問題,但配送當天,裕利醫藥資訊處處長費而隱表示,現場還是出現一些突發狀況,比如原來加工包裝作業是從晚上6點開始,但當天倉儲人員提前作業,與原先系統設定程序有些不同,因此,無法收到完整資料,又或是疫苗保冷箱內的藍牙溫度計,出現通訊問題,無法上傳溫度資料等。

雖然短暫遇到一些亂流 ,但後來費而隱與IT團隊發現問題後,馬上處理,所幸,當天所有疫苗配送資料都有傳進系統,有驚無險過關了。一整天下來,裕利一共出動60輛物流車,配送50多間醫療院所。

為何需要重新打造一套新系統?費而隱解釋,疫苗溫度的記錄並不難,難的是要能夠追溯,可以知道每張出貨訂單,哪一天、幾點幾分,配送到哪間醫院,哪一箱保冷箱的疫苗的全程溫度,都要能知道,「這就是冷鏈物流的溫度履歷。」

特別是,COVID-19疫苗的配送對於溫度要求很不一樣,傳統流感疫苗只需要維持2~8度的配送條件,但不同種類的COVID-19疫苗對溫度的要求落差很大,從2~8度、負20度,或甚至有的疫苗需要負80度的極低溫配送。不同溫層,它的揀貨、包裝、作業人員與程序都不一樣,甚至CDC更嚴格要求,從物流到運輸端全程溫度都要完整記錄追蹤,不只要定期提供報表,CDC也會不定期稽劾。也因此,裕利所要面對的疫苗冷鏈物流運輸挑戰更大。

疫苗開始施打的這段期間,裕利克服的關鍵,就是靠IT,成了裕利配送疫苗的幕後推手。

整合多套不同系統,打造疫苗冷鏈即時監控管理平臺

為配合疫苗運送,裕利IT部門花兩個月重新打造一套疫苗冷鏈即時監控管理平臺eZLogistics,結合視覺儀表板,除了方便人員掌握疫苗在運送過程中的溫度趨勢變化,他們更將不同溫層疫苗的物流與資訊流加以整合,集中到同一個平臺來統一管理和監控。

從系統儀表板上,管理者可以很快知道不同溫層疫苗和配送資訊,包括每天出貨多少劑、出庫時間以及配送花費時間等,還可以回看過往歷史溫度,從到庫前運送溫度、儲存溫度記錄、出貨包裝溫度,甚至冷鏈物流車上的疫苗溫度記錄都一目了然。儀表板上也結合地圖,可以查看每家醫院現在分配多少劑量,還有多少筆訂單要送。連車機GPS的資訊也能在地圖上來觀看,掌握各車運送進度。

但是,為了打造這套新系統,IT團隊所要面對的挑戰也不少,費而隱坦言,物流與資訊流的整合很難,因為要整合多套不同系統,每個系統都經過許多不同元件或設備做資料拋轉,只要任何一個環節出問題,資料就會不完整。該平臺串接多套系統,包括ERP、WMS倉儲管理、BMS廠務環控、TMS運輸管理系統等。

「但,更大的挑戰是運輸端,要能夠做到全程溫度監控與追蹤。」費而隱這樣說。

配送物流車上的疫苗溫度監測方式,傳統作法是在保冷箱內放入溫度監視片或冰球,以目視辨識來檢視監視片有無變色或冰球破裂,來確認疫苗溫度變化情況,但如果配送過程,車內疫苗溫度出現異常,司機沒辦法很快知道,必須等到送達後,打開疫苗物流箱才可能發現,因此就容易失去搶救疫苗的關鍵時機,等於是整箱疫苗直接得報廢,不能施打。若以一個保冷箱可以裝10盒疫苗來計算,一盒10瓶,一瓶10劑,一箱約一千劑的用量,等於是少打了一千人。

後來,他們找到新解法,就是在包裝作業時,直接在每個保冷箱內的疫苗旁,放入一支具有藍牙功能的IoT溫度計,在司機配送過程中,這個藍牙溫度計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將箱內偵測到的疫苗溫度回傳,提供裕利更即時的溫度監控。

現在只要配送COVID-19疫苗的時候,裕利物流車上每個疫苗保冷箱內,都裝有這支藍牙溫度計,而且不只提供溫度追蹤、追溯,甚至還能夠預警。當系統偵測某輛物流車上的某個保冷箱藍牙溫度計的溫度,即將超出警戒值,就會把這個資訊透過Line自動推送到裕利的異常處理群組,並提供這批疫苗保冷箱所屬司機姓名、聯絡方式,以及車輛號碼等資訊,讓負責人員可以趕在疫苗還未失溫前,馬上派人立即處理,避免疫苗因失溫而須報廢的損失與風險。

今年3月首批疫苗配送,裕利一共部署近200支藍牙溫度計,配置到60輛物流車,來提供疫苗全程溫度記錄與監控。

配送疫苗三個多月來,費而隱也補充說,這套新的溫度監測機制,幫了裕利不少忙,甚至有次保冷箱溫度出現異常而發送告警時,異常管理群組收到訊息,馬上通知物流司機,將整車拉回倉庫處理,再重新來送貨,避免疫苗因此失溫。

這套系統雖然能提供層層溫度追溯,但費而隱仍有些許遺憾。他說,系統設計時,就有把配送點考慮進去,疫苗送到接種醫院後,護理人員手上拿哪一瓶疫苗施打都能追蹤。只要刷瓶上條碼,就能知道它的溫度履歷、物流履歷,只可惜,因為現在所有COVID-19疫苗瓶上條碼,並沒有唯一的編號,只有製造批號,就沒辦法追蹤到那麼細。


熱門新聞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