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次紅帽高峰會在波士頓舉行,總共有超過6,000人參加,紅帽CEO Jim Whitehurst更表示,與會者除了來自全球70個不同國家外,更有超過70個開源社群參加。

紅帽近年以容器技術為基礎發展的PaaS平臺OpenShift,本次高峰會已經有許多家大型企業前來分享自己的使用經驗,值得注意的是,觀察導入OpenShift企業的行業別,可以發現容器技術的應用範圍已經不只有限於網路、科技產業,還擴及汽車、石油和航空產業,以銀行業而言就有德意志銀行、麥格理銀行、KeyBank或是歷史超過300年的巴克萊銀行。其他還有娛樂業迪士尼、皮克斯,或是航空業漢莎航空;汽車業者BMW、富豪汽車,還有美國電信服務巨頭Verizon,都紛紛開始在正式環境採用容器技術。

近年在正式環境引入容器技術的企業不再只有傳統的科技、網路業者,紅帽產品和技術總裁Paul Cormier表示,現在靠著OpenShift在正式環境使用容器技術的企業,包含了娛樂業迪士尼、皮克斯,或是銀行業者德意志銀行、巴克萊銀行等。圖片來源:紅帽

紅帽產品和技術總裁Paul Cormier表示,紅帽有84%的企業用戶早已著手雲端部署戰略,無論是私有雲、公有雲,甚至混合雲。

無論公有雲、私有雲還是混合雲,當代大型企業的運作,勢必都無法跟雲脫鉤,從今年紅帽高峰會更可以看出,企業邁向多雲環境是必然的趨勢,根據紅帽產品和技術總裁Paul Cormier所揭露的數字更可以嗅出這樣的趨勢。他表示,紅帽的企業用戶,其中已經有84%早已經著手部署雲端戰略,無論是私有雲、公有雲,或是混合雲。而根據紅帽統計,在2017年時,有70%的企業用戶將雲端成本支出視為第一優先,而59%已經選擇使用多雲環境戰略,想要利用容器技術在多種平臺上運作應用程式,打破異質基礎架構間的藩籬。

按此趨勢,Paul Cormier觀察到,企業選擇轉移多雲環境有兩大原因。首先,不同公有雲業者都擁有自家特色,適合執行不同類型的應用程式。再者則是為了避免被單一業者鎖死(lock-in),必須引入多家服務風險。

從最近OpenShift的布局,也可以看出紅帽的確依循多雲架構的戰略發展,目前OpenShift已經支援三大公有雲AWS、Azure及GCP。但由於紅帽本身並不是公有雲玩家,不介入IaaS事業經營,但是在企業逐漸轉移至雲端的趨勢中,紅帽若不想缺席,也必須找到自我生存之道。也引此,跨雲運作的OpenShift正是目前這家公司在多雲市場中的戰略布局,就如Paul Cormier所說,企業可以利用OpenShift在不同環境中搬遷工作負載,「透過這樣模式的運作,企業可以在混合雲環境中執行應用程式、儲存以及叢集管理等操作」,他表示,紅帽的目標就是讓企業可以在任一環境執行應用程式。

而紅帽力推OpenShift的目的還不只是打通混合雲,Paul Cormier認為,在混合雲環境中開發者必然會碰上某些挑戰,例如處理不同服務的API、架構,而這些障礙都只會拖累開發者的速度,「企業想要從混合雲架構中獲得好處,那就得讓應用程式在不同地點,也使用相同的方式運作」,他表示,開發者對應用程式進行運算、儲存管理的操作,也該依樣畫葫蘆,「讓維運團隊可對基礎架構執行一樣的操作。」

紅帽產品和技術總裁Paul Cormier也揭露紅帽的戰略模型,利用OpenShift提供開發者橫跨多雲架構的開發環境。

Optum IT管理資深總監John Hodgson表示,去年Optum在科技研發上總共砸了32億美元,而他的責任不止負責建置Optum雲端基礎架構,還必須管理將近1萬名開發者,協助開發者環境逐漸走向現代化。

今年紅帽高峰會也可以觀察有趣的趨勢,那就是紅帽找來許多使用OpenShift並結合容器技術進行數位轉型的企業,無論是將龐大的老舊程式碼轉變成微服務,或是利用OpenShift完成多雲部署。其中一個在正式環境執行大規模容器運作的企業,就是位於財星500大中排名第6,營收總共有1,580億美元的聯合健康保險(UnitedHealthcare)公司。

而在聯合健康保險旗下的健康管理子公司Optum,本身營收則有830億美元,即使脫離母公司,也能列入財星500大中的31名。OptumT管理資深總監John Hodgson表示,去年Optum在科技研發上總共砸了32億美元,而他的責任不止負責建置Optum雲端基礎架構,還必須管理將近1萬名開發者,協助開發者環境逐漸走向現代化。

John Hodgson表示,目前Optum總共在OpenShift運行超過4,000個軟體專案,「每個專案都跟Optum核心業務有關。」他認為,新興應用程式與基礎架構間的相依關係很深,為了加速進入市場,基礎架構必須能跟得上軟體開發的快速步調。他認為,使用OpenShift的好處在於提供開發者自助式服務,選用偏好的開發工具、技術及服務,藉此滿足不同應用程式開發的需求。他表示,原本過去發布軟體、部署在正式環境的過程需要花上3周以上的時間,「在導入OpenShift可以縮短到2至3天。」

除了利用OpenShift加速Optum更新服務的效率,John Hodgson也表示,在過去幾年的轉型歷程中,Optum發現如果沒有改變開發者思維,「我們永遠到不了我們想要的轉型階段。」也因此Optum開始舉辦每年度的內部開發者大會,還有發起技術研發計畫(Technology Development Program,TDP)。

首先是John Hodgson表示,Optum每年都會舉辦為期2天的年度開發者大會,在去年總共有2,500人參加。而開發者大會則是以黑客松進行結尾,「我們在其中找到最棒的點子後,還會將它納入未來的開發計畫中。」再者,他認為,如果想要改變開發者的思維,必須提早前一年布局,而Optum的做法是發起TDP,「TDP不是一般的聘用計畫,員工除了有指導(Mentoring)外,員工也要跟同儕互相學習。」他表示,TDP也讓Optum內的創新風潮更盛。

巴克萊銀行技術長Kieran Broadfoot表示,在過去兩年巴克萊銀行已經將3,000個應用程式轉移到雲端環境運作。

對於一家能存活超過300年的銀行而言,轉型對巴克萊銀行來說應是家常便飯。巴克萊銀行技術長Kieran Broadfoot表示,在2015年時,巴克萊銀行就開始部署OpenShift及OpenStack,將3,000個應用程式轉移至雲端環境。他表示,OpenShift的優點除了能在不同公有雲服務上運作外,也能在開發環境、正式環境間安全地轉移。

而Kieran Broadfoot也揭露幾個導入OpenShift的前置準備。他表示,首先最重要的事,得要把開發者擺第一,「開發者值得我們的注意,企業必須提高他們的產值。」第二策略則是引入DevOps流程,Kieran Broadfoot表示,在過去兩年半中,雖然巴克萊銀行已經有1.5萬人引入了DevOps工作流程,「但如果沒有自助服務的基礎架構,無法打通最後一哩路」,而他的解決辦法就是為開發者打造基礎架構建置的標準流程(Pipeline),「讓基礎架構跟開發者的關係更近。」

最後則是建立系統護欄(guardrail),隔離老舊關鍵系統及雲端原生應用程式,「讓巴克萊銀行在不影響既有應用程式的運作的前提下,也能進行創新、實驗。」


Advertisement

更多 iThome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