碁峯出版

區塊鏈的潛在優勢不只侷限於經濟層面,其應用可以延伸到政治、公益、社會和科學領域,而且區塊鏈科技已被某些團體拿來解決現實世界的問題。舉例來說,為了消弭政治壟斷,可以利用區塊鏈科技創建一個去中心化的雲端功能,提供過去由管轄機構管理的服務。這顯然對像維基解密(WikiLeaks,因創辦人史諾登涉嫌洩密被美國政府禁止使用信用卡捐款給該機構)以及政治中立的跨國組織(比如提供網際網路標準服務的ICANN和DNS)來說極有助益。

除了這些全球公共利益必須超越單一政府的情況之外,其他行業和社會階級可以藉由區塊鏈科技,擺脫受既得利益團體影響之下的不公平管制規約,而實現新的去中心化商業模式。儘管在某些傳統機構的遊說下,政府管制已經有效地削弱了提供消費者基因組服務的公司發展,但是像Airbnb和Uber的新型共享經濟模式已經在法律層面站穩腳跟。

除了在經濟與政治的應用上具備優勢,區塊鏈的協同合作、記錄保存和交易的不可撤銷性等特性,很有可能是全球社會進步發展的基石。舉個例子,我們可以看到在智慧財產權的註冊與保障的應用上,區塊鏈即具備改變世界的潛力。新興的數位藝術行業提供了登記私人數位資產(任何檔案、圖像、健康記錄、軟體等)到區塊鏈上的服務。區塊鏈可以取代或補強所有目前已知的智財權管理系統。其運作原理是透過標準演算法將任何一份檔案壓縮成一組64位的代碼,稱之為「雜湊值」,與該份檔案對應。無論檔案有多大,就好比一份9 GB的基因組檔案,也會被壓縮成一組只有64位元,且無法逆向回推演算的安全雜湊值。這個雜湊值接著會被寫入一個區塊鏈交易中,同時加入時間戳記,證明該數位資產存在時點。這個雜湊值可以利用存於擁有者電腦上的原始檔案再次生成,以便確認檔案內容是否有變動。

標準化機制,就如合約法的出現,已然成為推動社會進步的決定性因素,區塊鏈智財權(數位藝術)也完全可以成為這種具革命性的轉捩點,它將推動更加流暢、更大規模的社會合作,因為有越來越多的經濟活動是由激發的創意而驅動。

主流應用:可信任、可用性、易用性

由於比特幣和區塊鏈科技的發想與概念是全新且需要相對複雜的技術,因此常有加密貨幣對主流大眾來說太複雜的疑慮。然而,當初網際網路出現時也曾遭受質疑,一般而言在任何新科技剛問世時,「這是什麼?」、「如何使用?」是大眾最關心的技術細節。而這類疑問並不會阻礙人們運用新科技。

就像我們沒有必要為了發送電子郵件去鑽研TCP/IP 協定,只要有適當、可用、可靠的前端應用出現,新科技就能為一般大眾所用,而不需要深入解釋技術細節。例如,並不是所有用戶都需要看到一串32位英文字母與數字的公共位址,更別說是手動輸入了。像是Circle Internet Financial 與Xapo 這種「主流電子錢包」公司正專為比特幣主流應用打造專屬前端應用,期許在前端可用性方面成為「比特幣的Gmail」,攻佔比特幣錢包市佔率。

由於比特幣和電子錢包涉及金錢,用戶使用服務時會格外小心,因此更需要建立用戶信任。為了使大眾對加密貨幣與電子錢包有更深一層的認識,將有許多加密貨幣的隱私安全問題有待解決,包括如何備份錢包裡的錢、當私鑰遺失時該如何補救、如果在交易中收到被禁用的硬幣(比如,之前被竊的硬幣)而你無法擺脫它時該採取什麼動作等。這些問題正由區塊鏈科技著手解決,而目前正蓬勃發展的金融科技,也可以將替代貨幣視為ATM、網路銀行及行動支付等金融網路以外的另一種節點。

因為有可信且可用的前端應用,區塊鏈在貨幣方面的應用對主流社會來說較容易接受。金融領域之外的其他應用可能較為微妙。例如,虛擬公證服務應用於智慧財產權註冊、合約、遺囑或相關文件等服務,無疑具有簡單、低成本、可靠性等特性,既可以永久保存,又可以隨時查詢。然而,因為一些無可厚非的原因(律師能提供人性化的建議、心理分析或是公證服務),人們更傾向於委託律師來處理這類事務。對這些人來說,使用新科技來提升辦事效率其實沒有太大吸引力。

總之,比特幣和區塊鏈若想成為被社會大眾接受的成熟產業,很可能需要像網際網路普及模式一樣分階段進行,讓不同的潛在客群對其明確的價值主張產生共鳴,從而使人們開始使用新科技。一開始,網際網路解決了學術研究者與軍隊這種小範圍組織的合作研究需求。接著,熱衷於網路遊戲的玩家加入,最後才是大眾開始廣泛使用網際網路。

中心化和去中心化的緊張與平衡

在區塊鏈產業中,有一股混合的力量同時朝向中心化和去中心化的擴張。事實上,區塊鏈正是一種同時存在中心化及去中心化特徵的運作模型。除了網際網路這個大範圍(全世界)、標準化的去中心化模型之外,目前還沒有出現其他可在不同情境中組織活動的類似概念。

儘管去中心化是區塊鏈科技的核心思想(去中心化、無需信任的加密交易記錄系統與公共帳本),區塊鏈也面臨許多中心化的壓力。比如,用來發展區塊鏈經濟的標準管道層勢必往同一種結構靠攏(也就是益趨中心化)。在所有加密貨幣中,比特幣區塊鏈所佔市值為九成,有些計畫認為在比特幣區塊鏈這個現有基礎上建造3.0協定是最安全也最簡單的做法,因為不需要重新構建新的區塊鏈及挖礦機制。

挖礦行為是另一個面臨中心化壓力的領域。激烈的挖礦競爭,使得挖礦從簡單的個人挖礦設備發展成大型礦池,再延伸到訂製的ASIC 設備,這樣的趨勢使得只有少數大型礦池有能力挖出大多數新的比特幣區塊,而這些礦池也逐漸臨近51%攻擊的臨界點,有可能導致比特幣區塊鏈被單一挖礦單位掌控的風險。關於如何在以中心化模式實現經濟效率和以去中心化模式實現去信任交易之間取得平衡,依然有待觀察。

技術層面的挑戰

無論是對某個特定區塊鏈或整體區塊鏈體系來說,區塊鏈科技需要面對許多技術上的挑戰。

針對這些技術問題,區塊鏈開發者提供各種方案,展開熱烈討論,透過程式編寫,提出可能解決方案。關於區塊鏈產業是否能夠克服這些問題從而邁入下一個發展階段,業內人士的看法各異。因為比特幣區塊鏈的基礎架構被廣泛採用,以及它強大的網路效應,有些人認為這個產業的實際標準理所當然會是比特幣區塊鏈。有些人則著手架構全新且獨立的區塊鏈體系(像是以太坊),或是一些不使用區塊鏈的新科技(如Ripple)。

比特幣底層技術的首要挑戰就是如何提升目前每秒只能處理7筆比特幣交易的效率問題(VISA信用卡平均每秒可處理2000筆交易,在尖峰時段最高可同時處理10,000筆交易),這是讓主流大眾採用比特幣進行交易最需要克服的問題。還有諸如比特幣區塊擴容、解決區塊鏈膨脹、防範攻擊,以及對程式碼執行硬分叉(hard fork,不可回溯的變動)等問題。

商業模式的挑戰

商業模式也是一項重要挑戰,包括功能面及技術面。起初傳統的商業模式看似無法直接套用到比特幣上,因為這種去中心化點對點模式不存在收取交易手續費的第三方中介,而傳統商業模式就是仰賴中介角色獲利。

不過,在新的區塊鏈經濟中,依然有許多有經濟價值、可以產生利潤的產品及服務。開發對教育族群以及主流大眾友善的工具顯然較容易得到成效,而這個目標正是Coinbase、CircleInternet Financial 和Xapo 的努力方向,可以提升全世界範圍內的銀行業以及像Ripple這種支付網路的運作效率。當區塊鏈運作原則廣為大眾所知時,使用Ripple等支付系統進行交易就是理所當然的選項。展望區塊鏈2.0 時代,想要利用智慧合約重新建構舊有的商業貿易模式,其實執行起來是相當複雜且有難度的。所以,未來可能會出現提供技術方案、實施用戶教育訓練與其他加值服務等「服務供應商」的商機。

一些企業級軟體與雲端運算的商業模式也可以作為比特幣經濟的參考依據,如「紅帽模式」(開源軟體訂閱制)及SaaS服務以及客製化服務。未來一個可能的工作機會是「智慧合約審計師」,檢查區塊鏈上人工智慧的智慧合約是否依照預設程式執行,同時判斷與衡量智慧合約自主改寫程式以達到最大效益的程度。(摘錄整理自《區塊鏈|未來經濟的藍圖》)

 

 書籍簡介 

區塊鏈|未來經濟的藍圖

Melanie Swan/著

沈佩誼/譯

碁峯出版

售價:380元

 

 作者簡介 

Melanie Swan

Melanie Swan是Institute for Blockchain Studies的創辦人,擁有華頓商學院的MBA學位,以及英國金士頓大學與巴黎第八大學的當代哲學碩士學位。曾任職於Fidelity及JP Morgan。


Advertisement

更多 iThome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