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警政署是使用客製化的M-Police行動載具,現在則是大規模改用常見的智慧型手機,再搭配行動警察App軟體M-Police,還結合專用特殊SIM卡來強化權限控管。(圖片來源/警政署)

剛落幕不久的世大運,臺灣選手的表現讓國人驚豔,而為期近2周的賽事過程中,也無傳出重大危安事件,能有如此成果展現,內政部警政署資訊室所開發的行動警用App M-Police,在背後占了非常重要的角色。

「內政部長葉俊榮稱讚世大運維安中心是個耳聰目明的指揮所!」內政部警政署資訊室主任蘇清偉表示,當美國外交安全局、德國聯邦刑事局到達警政署部署的指揮中心時,也都因警政署維安技術的進步程度感到相當驚艷,更表示,2018年要舉行的冬季奧運,其中使用維安技術可向警政署學習。而許多外國警政單位耳聞警政署推動行動警察的概念,也紛紛派人前往學習觀摩,例如印尼、馬來西亞、哈薩克及東歐等國家。

蘇清偉表示,世大運期間總指揮所架設了11個監控螢幕畫面,利用一線警員手持的M-Police行動載具,即時將現場影音傳回指揮所,「一旦有突發狀況,指揮官可以當場判定需要多少警力支援。」

雖然當時現場人潮眾多時,4G網路頻寬往往會被占用,導致連線緩慢。但蘇清偉表示,針對活動、維安需求,警政署也可以先前預備,先前就向電信業者申請預留頻寬,「優先給這些行動載具使用。」蘇清偉笑說,先前世大運的指揮現場,因無線頻寬有限,臺北市市長柯文哲的手機連線也不佳,「但是我們指揮中心的影像串流仍然都非常通順。」

此外,這個M-Police行動載具還可以架設於警車上運作,「選手從選手村到比賽會場的過程,維安單位都可以即時掌握現場狀況」,蘇清偉表示,除了M-Police外,警政署還搭配遍布全臺灣7萬支的監視器,即時監交通狀況,觀察世大運會場附近的交通流量是否正常,如發現異常狀況,指揮官也可下達命令,要求其他單位調派額外警力疏散交通。

根據不同活動、維安需求,這個指揮所可以架設在任意地方,讓科技維安擁有高度的部署彈性,「當天我就像是個電視導播,配合上級需求,即時調派一線執勤員警直播現場影像。」蘇清偉笑著說。

靠M-Police加速第一線員警執勤效率

警政署現在已經開始在全臺灣各地警務單位廣推M-Police使用,截至現今,全臺灣近7萬名警力,總共配發了超過1.6萬支的警用行動載具。

蘇清偉表示,最初想要推動M-Police的目的,「為了第一線員警有充分資訊可以解決問題」,例如,臨檢、盤查作業時,能夠確認該盤查對象的名字、車主身分等資訊。在過往沒有M-Police時,一線員警先使用無線電,呼叫後端勤務中心協助查詢,再回報給第一線員警。 

他表示,這樣的作業缺點在於,後端勤務人員無法確認被盤查對象的樣貌,「有時查緝對象會假冒身分,讓第一線人員無法直接確認。」蘇清偉認為,如此作業流程給予第一線員警的資訊並不足夠,「希望透過行動警用載具,讓員警可以迅速掌握現場相關資訊。」

過往員警盤查工作耗時過久,引起許多民眾抱怨

第二個因素則是想要加速警員執勤效率。蘇清偉表示,以往進行盤查作業,從通報,到後端查詢完成進行回報,「大約需要20分鐘,作業時間過長因而產生民怨」,而利用行動警用載具M-Police,可讓第一線員警快速獲得該盤查對象的資訊。

當員警執行勤務時,基本所需配備包含手銬、配槍、警棍,而某些情況下還搭配防彈衣,「最基本的設備就重達7公斤」,蘇清偉表示,當初要找滿足警務需求的行動載具並不容易,由於一線員警時常在外執行警務、服勤,對於載具的設備要求品質相當高。而過去主流商用智慧型手機如黑莓機、Nokia並不耐用,「所以最初是利用客製化、工業級的載具安裝M-Police,符合一定防水防摔的標準。」

他笑說,雖然舊版本的M-Police載具雖然比較不易攜帶,但是功能已經相當完備,可用於查詢失竊車輛、贓車,或是利用身分證字號,檢視該員是否有前科。過去的工規載具除支援3G網路,也可以直接連回到後端資料庫,在離線使用狀況下,本地端也有部署小型資料庫,「儲存重大通緝犯資料。」

內政部警政署資訊室主任蘇清偉表示,科技維安之所以重要,就是利用即時資訊呈現,弭平溝通造成的資訊落差,「讓指揮架構變得非常扁平,達到去中心化的效果。」(攝影/洪政偉)

提供一線執勤員警輕量的行動警用載具

但是,資通訊技術的進步,警政署也開始構思導入使用商用手機,作為M-Police的載具。因此從2012年起,M-Police開始支援iOS及Andriod手機。蘇清偉表示,使用商規手機作為警用載具必須搭配額外保護殼,達到IPX6的保護等級。

「使用智慧型手機的優點在於容易上手」,第一線外勤員警總共有超過4萬名,過去使用工規載具,在教育訓練上較為困難。而蘇清偉表示,利用商用手機,搭配App操作的概念開發M-Police,「馬上能跟該員生活習慣進行連結,多數員警都能快速上手。」  

由於M-Police這套系統,在後端必須還串接許多個人資料,才能讓一線員警迅速查詢,「但購買載具很簡單,只要有預算就可以,困難點是在後面」,蘇清偉比喻,想要有乾淨的水源,不是買水龍頭安裝在牆壁上就完成,還仰賴水利單位部署各類管線、自來水廠,「背後的資料基礎架構才是重點。」

不過,他笑著說:「串接資料的技術上較不困難,反而是溝通協調比較多困難」,他舉例,第一線員警執勤要有足夠的資料,才能順利執法,而行照、駕照資料是由交通部所管轄。 而戶政資料則是儲存在內政部戶政司。在警政署使用、介接這些不同單位的資料庫時,需要不斷溝通,說明M-Police的應用情境、使用方法,以及警察執勤相關的法規、管轄範圍,「在符合法規之下,讓該單位授權警政署可以介接使用這些資料」,蘇清偉表示,這些資料都必須經過法律授權才能合法使用。

靠人臉辨識功能,辨識走失人口作業從4小時縮短至30秒

而M-Police其中一個加速員警勤值工作效率的特色,就是臉部辨識功能。蘇清偉表示,目前警政署是導入NEC的人臉辨識解決方案,當員警開啟該App的相片辨識功能後,M-Police會自動介接後端的臉部辨識系統,「會利用現場員警拍攝的相片,產生一組特徵值。」蘇清偉表示,當現場員警完成拍照後,相片會回傳後端系統,進行辨識,比對該照片產生的特徵值是否與既有資料相同,若符合,即可判定該對象的身分。

根據戶政司統計,臺灣去年度約有2.5萬人的走失人口,其中老年人則占相當比例。蘇清偉表示,過去處理走失老人的案件,平均大概需要花上4小時的時間,「碰上獨居老人、跨轄區走失的狀況則需要花上更多時間。」

但是,現在利用M-Police可以介接戶政司儲存的身分證資料的個人照片,作為身分辨識的依據,「現在辨識該走失老人的面孔,只需要30秒就可以確認該員現在的居住地及身分等資訊」,藉此大幅縮短一線警務人員的勤務時間。

再者,M-Police亦有勤務派遣功能,當一線員警使用行動載具時,後端負責派遣工作的勤務中心都可即時定位。當民眾報案時,勤務中心馬上可以調派最近的員警進行處理,「根據我們統計,現在民眾報案到員警現場處理,已經可以縮短62秒的反應時間。」

靠VPN加密無線數據傳輸

然而,由於搭載M-Police的行動載具可以查詢各種隱私訊,在管理、使用上也必須格外謹慎。為了強化該App的資安強度,從應用程式一開始的設計,就必須注意各項細節。蘇清偉表示,當App開發新版本後,資訊單位也會進行滲透測試、安全漏洞檢測。同時,該裝置的作業系統版本也必須搭配廠商的發布步調,盡量更新至最新版本。

為了確保連線安全,此載具也只能透過內部網路連線。蘇清偉表示,警政署與中華電信合作,建立私有網路架構,「想在途中攔截這些數據相當困難」,他表示,相關設備都必須達到一定水準才有辦法竊聽,此外這些設備採購也有進行管制,並非一般人士就可以輕易購買。無論在3G或4G環境,M-Police的資料傳輸都是透過MDVPN(Mobile Data Virtual Private Network),而資料傳送中間由電信業者傳送至警政署後端系統的階段,資料封包也經過SSL加密。

為了避免手機遺失,導致該裝置遭不法人士使用,蘇清偉表示,每個M-Police載具中也有安裝獨立的Agent。

當載具遺失時,設備管理員可至連線至後端平臺將載具列為黑名單,遠端鎖定該裝置,或自動將載具程式資料刪除,「讓該手機變成無法使用的空機。」同時,利用定位功能也可以尋找該裝置遺失的位址。

載具使用嚴密管理,系統存取Log紀錄都留存

現階段亦有部分員警希望警政署可開放在私人裝置上安裝M-Police,「不過考量公、私環境混用相當危險,目前BYOD的使用情境上,我們還不敢放手。」蘇清偉表示,目前警政署採用專機專用的管理模式下,每支安裝M-Police的行動設備都會存放在警政單位專用儲物櫃,領機必須搭配專用證件。雖然是公用手機,但也採用帳號密碼進行權限控管,每個警員皆配發獨立帳號密碼使用,當該員輸入錯誤連續達3次,系統即會鎖定無法使用。此外,非經警政署授權的SIM卡,也無法使用M-Police載具。

蘇清偉表示,每位員警的存取行為都會留下Log紀錄,避免有部分員警濫權使用該裝置,「每個人都有專屬的使用紀錄」,警政署會不定期的稽核員警使用紀錄。他表示,過去也有發生公器私用的狀況,因此,警政署也訂出一套管理方案,如果出現無故查詢民眾個人資料等不當使用行為,亦有相關資訊安全管理規定可以進行懲處,「如調職、行政處罰,嚴重者也會移送法辦。」

假如某帳號大量查詢資料的話,警政署會調查,究竟該員是否現今有辦案需求,「後端系統可以設定過濾條件,當出現可疑使用狀況,系統會自動警示。」蘇清偉舉例,像是為何該員在非執勤時間仍然持續使用M-Police,或是該員的勤務並不需要大量查詢資料,為何會出現不符其業務的使用行為,「系統會列出可疑清單,我們也會要求該員警的直屬主管進行了解。」

導入私雲技術,改善基礎架構資源使用效率

目前臺灣全部警力員額約有7萬人,而第一線外勤員警大約4萬人。蘇清偉表示,光是去年使用M-Police查詢資料的次數就超過1億次。而警政署的IT架構在2012年始開始導入了私有雲技術,將原本186臺實體伺服器主機虛擬化,使基礎架構規模縮減至13臺雲端運算平臺主機內,原實體伺服器主機可撥予其他單位使用,藉此節省應用成本。

因應這樣彈性擴充的需求,「M-Police很適合使用私雲端技術」,蘇清偉表示,現今M-Police都已經部署在私有雲環境中運作,如果M-Police查詢時間開始變得緩慢,後端的系統管理員也可以加開VM,以應付成長的流量。

用M-Police打造去中間化、扁平化的指揮架構

現今警務人員大量使用M-Police下,也讓一線人員的執勤內容有了相當變化。蘇清偉表示,過去的維安工作都必須彙整一線人員的無線電、電話回報資訊,再進行指揮。但是,一線員警的可以回報的訊息有限,無法一次處理過多訊息外,當一線人員完成通報作業後,訊息還會通過一長串指揮鏈後,才上達總指揮官,「這樣的冗長作業,除了溝通不易外,也容易因為時間過長而產生資訊落差。」

而現在透過直接影像直播,指揮官可以下達更正確的命令,蘇清偉認為,「科技維安之所以重要,就是利用即時資訊呈現,弭平以前溝通造成的資訊落差」,藉此可以讓指揮架構變得非常扁平,達到去中心化的效果。

現階段,除了商用手機載具外,早期的工規載具仍然同步進行服役,也因此,資訊單位除了必須支援iOS、Android環境外,還得繼續支援Windows CE作業系統。

蘇清偉表示,考量繼續維護舊環境、應用程式不符合成本效益,現在他也積極向上爭取預算,「希望在2018年底讓工規載具走入歷史,以商用載具為主。」

新版M-Police三大特色

特色1 影音直播功能

利用M-Police,一線執勤員警可透過手機進行畫面直播,指揮中心也能夠直接指揮該員警,改變其拍攝角度。畫面上還會顯示網路流量、每秒巾貞數以及該員所在的經度、緯度。世大運的維安中心就利用M-Police進行現場轉播,並且搭配部署全臺灣各處的7萬支監視器,讓現場維安指揮官可以即時掌握現場各處的動向。(圖片來源/警政署)

特色2 內建常見勤務SOP

由於警察業務繁雜,為了避免員警對特定業務不熟悉而與民眾產生糾紛,M-Police中也內建常見業務的SOP,讓一線員警作為執勤的工作參考。例如,執行交通警務的員警,如果臨時必須取締違規攤販、受理遺失物報案,該裝置中也提供SOP作為執勤參考。(圖片來源/警政署)

特色3 車牌辨識功能

M-Police中的車牌辨識功能,只需要拍照就可自動進行辨識,如果系統辨識有誤,員警也可以選擇手動輸入車牌號碼。根據警政署統計,導入M-Police之後,現階段查緝失竊汽機車的尋獲率可達69.81%。(圖片來源/警政署)


Advertisement

更多 iThome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