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 

鴻海科技日

全球電動車市場向來是由電動車大廠特斯拉(Tesla)獨占鰲頭,去年才剛搶進電動車產業的電子代工龍頭鴻海,未來有機會打破這個局面。雖然以前從未有造車經驗,鴻海靠著與裕隆緊密合作,再加上擁有很強的供應鏈垂直整合能力,成軍不到短短一年,就公開展示3輛國產電動車原型,而且都是基於這家公司力推的MIH電動車開放平臺所開發設計。儘管鴻海電動車兩年後才會量產推出,但已經跨出一大步,甚至鴻海不只要做電動車,還要成立千人規模的軟體研發中心,實現軟體定義電動車。

去年鴻海宣布電動車發展策略,經過一年的醞釀,在18日舉行的鴻海科技日上,鴻海電動車終於公開亮相,而且不只一輛,這家公司一連展示3輛電動車原型,分別瞄準不同級距,有電動休旅車、旗艦轎車以及電動巴士。3輛車皆採用MIH開發平臺打造完成,其中性能最高的車款,擁有750匹最大馬力,零加速到一百公里僅需2.8秒,續航力更可達750公里,來與特斯拉電動車互別瞄頭,就連車款也以Model C、Model E和Model T型號命名,頗有和特斯拉較勁的意味。車上也整合不少智慧汽車功能,包括智慧座艙、智慧駕駛體驗等。

鴻海科技集團創辦人郭台銘在活動中表示,這次展示的環保節能電動車,足以展現臺灣整體工業實力,從產品構思,外型設計到電池設計、機構工程、內裝系統、操控系統整合工程,研發團隊僅僅花了一年時間就開發完成。

鴻海如何在短時間打造出多輛電動車原型?鴻華先進副董事長左自生直言,鴻海有一套清晰的全球戰略布局,把ICT產業的思維和執行力帶進電動車,但背後更大關鍵是,多達2千家軟硬體廠商組成的MIH聯盟,將各自多年專業知識及經驗,投入MIH電動車開放平臺,通過建立一個開放、模組化的標準平臺,能夠涵蓋從入門款到高級車款的硬體模組設計,包括車用乙太網路、網域控制器(Domain controller )、OTA 、V2X、電池管理、ADAS,以及5G連網和資安等,他表示,透過這個開放架構,不論是傳統車廠或汽車新創,都能很快切進電動車市場,來縮短開發時間和研發成本,「這正是我們能這麼快速開發的原因 。」

儘管,整場活動仍以電動車硬體和性能介紹為主,如同傳統汽車發布會,鮮少提到軟體,但鴻海自己也很清楚,電動車決勝關鍵是軟體,有了通用的汽車硬體,接下來在上面開發各種軟體應用,才能持續帶來電動車新型態的創新,甚至鴻海科技集團董事長劉揚偉也預告,接下來重頭戲,還有電動車軟體和車用晶片的成果將對外展示。

除了展示電動車硬體,鴻海也找來國內外合作夥伴,來展現如何透過包含AI、車聯網在內等軟體技術,來實現電動車應用創新,像是在電動車智慧閘道器、智慧座艙和智慧駕駛體驗等都有不少情境應用展示。甚至早在活動幾天前,鴻海就曾公開展示一輛具備自駕能力的電動車,具有類似特斯拉電動車的ADAS自駕功能,能夠以無人駕駛完成固定路線繞行、避障和自動煞停等功能。

電動車事業也是鴻海3+3轉型策略的重要一環,鴻海科技集團數位轉型長龔培元強調,未來5年,電動車將是鴻海下一個兆元產業,所以鴻海將針對電動車車載所需的軟體,推動軟體3+3目標,包括人才、平臺、數據、演算、應用以及軟體產業的形成。

龔培元同一天更宣布,將成立一個擁有上千人規模的軟體研發中心,來加快提升鴻海電動車的軟實力,除了將集結鴻海內部1,500位軟體人才,3年內還要額外增加一千名高級軟體研發工程師加入,專注於電動車相關軟體應用開發,未來更要建置富士康App軟硬體生態平臺。

他指出,因為特斯拉電動車的出現,讓電動車開始朝向軟體定義汽車發展,像是通過OTA方式,特斯拉不僅僅能更新車載軟體,還能升級座艙體驗,甚至連傳統硬體,如電動馬達到煞車性能都能提升。傳統車廠若想實現軟體定義汽車,他表示,得先讓自己轉型成為一家汽車軟體公司,具備有軟體公司文化與創新思維,才能維持電動車應用創新,甚至要讓自己變成一家軟體定義企業(Software Defined Enterprise),從製造本質DNA變成軟體本質的DNA。這也是鴻海正在努力朝向發展的方向。


熱門新聞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