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泰金控數數發中心首席企業架構師張維仁認為,國泰不求技術封閉,只求技術領先。透過分享,才能帶著合作夥伴一起前進。(攝影/洪政偉)

國泰金控今年9月對外發布環球貿易共享區塊鏈,旗下國泰世華銀行,更將與多家銀行共組跨行聯盟,首波鎖定進出口貿易服務的應用。

目前,環球貿易共享區塊鏈主要有兩大功能,一是讓聯盟銀行可在區塊鏈平臺上,查詢企業是否有重複融資;第二是,透過與航運商介接航運資料,來解決資料造假的問題。國泰金控第一階段將介接長榮海運與陽明海運的航運資料,也正與全球兩大航運區塊鏈聯盟TradeLens、GSBN洽談中。

然而,該聯盟採用區塊鏈技術只是一個引子,「國泰金控真正想發展的是企金生態鏈。」國泰金控數數發中心數位架構發展部協理張維仁,點出背後的關鍵核心。國泰金控要以此聯盟為基礎,擴大區塊鏈規模與成員,並持續與更多銀行同業與國際航運區塊鏈等對象談合作,目的是要豐富這個區塊鏈平臺的資料,打造供應鏈金融生態圈。

張維仁表示,企業融資經常面臨的風險就是偽冒,企業客戶可能假造一張信用狀、發票、收據、傳單等,而銀行心中的痛,就是能掌握的供應鏈資訊太少。因此,「國泰金控要完成貿易融資區塊鏈,邁向真正商轉的最後一哩路。」目標是要介接進口商(Buyer)與出口商(Seller)的ERP系統,做到真正的點對點資料介接,豐富平臺資料。

因此,國泰金控的理想是,希望能接入進口商與出口商的ERP系統,在客戶授權下,直接串接企業客戶的信用狀、發票、庫存、出貨等資料,將這自動化機制建立起來。

不過,要完成商轉的最後一哩路,首先,碰到的問題就是,為何企業客戶要大改自家系統來與銀行介接?即便企業客戶對區塊鏈有興趣,但仍會考量自家的IT資源,以及在技術上的成熟度是否足夠,又或者是大型的企金顧客,就算IT資源充足,也可能沒有精力去耗費。

因此,張維仁強調,貿易融資區塊鏈商轉的因素之一,就是必須給出誘因,降低客戶端(進口商與出口商)導入的複雜度,在點對點的介接端口,要避免客戶端的系統大幅度修改,所以,一定要用新技術去降低客戶的影響。

作法上,國泰金控要透過自家技術力與人力,來降低加入聯盟鏈的夥伴進入的門檻,為企業客戶克服技術上的問題。他提到,數數發中心除了區塊鏈,還開發了整合技術,讓企業不用大改ERP,就可以透過整合技術做介接。比如,用事件(event)整合技術,可以避免國泰的手伸進企業的ERP,企業的ERP也只要做小修改,就可以把事件吐出來。

透過ERP的串接,當企業客戶給銀行發票、訂單資訊之後,同時接上區塊鏈,這時,除了來自企業客戶ERP上的真實資訊,國泰金控還可從船運商、物流商等,取得出貨資訊。這時,兩邊的資訊便能勾稽,就有機會把風險往下降一些,讓銀行願意開比較好的貿易融資條件給企業客戶。

張維仁坦言,企金能做的區塊鏈範圍有限,但國泰選擇從貿融區塊鏈著手,就是想完成區塊鏈在金融業應用商轉的最後一哩路,這才是最關鍵的一環。

國泰認為貿融區塊鏈商轉的第二要素,是必須要有一個可行、有遠見的場景。不過,得用一種敏捷的方式來做業務,一點一點的堆疊,讓參加伙伴不會有太大壓力,而且是實質對他的業務有影響。因此,國泰反其道而行,選擇把勾勒出的未來遠景藏在背後,先採取驗證性小場景,利用一步步小場景真正落地,並且要真正的商轉。藉由這樣的方式,先建立參與夥伴的信心,再從這基礎增加服務。

對於同業聯盟,張維仁提到,誘因除了貿易融資場景所帶來的機會與效益;另一塊是聯盟中的銀行成員,可以藉此跟上國泰這波區塊鏈技術的發展,而國泰也願意把技術輸出給銀行同業。

他指出,倘若是自身想發展區塊鏈技術能力的銀行,不妨透過國泰當作一個階梯或是跳板,來接軌區塊鏈的發展,如果想參考國泰在區塊鏈走過的路,國泰也願意在基於貿融區塊鏈聯盟的專案,進行技術上的分享與轉移。

而不想發展區塊鏈能力的銀行,也能在這聯盟中使用國泰的資源,等於是有一種互相成長聯盟的性質。甚至,國泰也能從中分享數位轉型議題的經驗給其他銀行參考,帶動金融業一起往前走,讓聯盟成員看到參與的附加效益。

這樣技術轉移的作法,對於國泰金控自身有何好處?張維仁坦言:「國泰發展生態圈的戰略,不只是生態圈夥伴共同做生意,更要做到技術共榮。」

他進一步提到,生態圈有一個重要概念是,技術領先方不能拿技術綁架別人,技術領先也不代表不能分享技術,所以必須擁有開放心態,讓參與聯盟的夥伴也能搭上國泰的便車,培養在圈內的自有技術。「只有在聯盟成員在有技術根底的前提下,等於手上也拿著槍與子彈,才能放心跟國泰一起往前走。」

「國泰不求技術封閉,只求技術領先。」張維仁表示,國泰作為一名拓荒者,若要帶著同業或異業夥伴一起前進,就得要分享,這也是國泰經營生態圈的心法。

 相關報導  國泰金控技術力


熱門新聞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