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任Google雲端CEO的挑戰很大。根據RightScale今年1月發布的雲端大調查,Google在企業雲端採用率今年依舊排名第三(20%),遠遠落後於排名第一的AWS(採用率高達67%)和第二的Azure(60%)。如何超前Azure,追上AWS,在Next大會第二天一場亞太媒體採訪中,新任Google Cloud執行長Thomas Kurian揭露了更多戰略細節。

Q:Google Cloud的願景是什麼?

A:今年特別花時間談願景,Google Cloud的願景很簡單,很多企業想轉型,引進數位科技改變商業模式和業務,所以,我們的願景要聚焦於企業數位轉型旅程,Google Cloud提供三件事來幫忙。

第一是超大規模的全球分散式基礎架構。光在亞太區就有多座雲端營運中心或地區級中心(Region),包括在臺灣、日本兩座(東京和即將啟用的大阪)、新加坡、雪梨、印度孟買、香港、印尼雅加達(2020年上半年啟用),再加上新宣布的首爾(2020年初啟用),Google投注了大量人力和技術在亞太維運這些機房。Google Cloud是亞太最大的雲端供應商。

Google Cloud要提供數位轉型平臺以及垂直產業的數位轉型解決方案,來幫助企業轉型。第一個重要產品就是新發布的混合雲平臺Anthos。這項產品瞄準想用多家雲端供應商以及自家機房的企業。Anthos可以提供一個維運和管理多雲跨雲架構的平臺,企業不用各自學習各家雲端業者的技術。

GCP數位轉型平臺將包括5個部分,可管理超大規模資料的能力(也就是Anthos);聰明分析的能力,這是吸引像UPS這類大型企業採用的關鍵;開發應用程式的能力,今年也展示了大量無伺服器開發模式的新服務;AI和ML能力,這是GCP的基礎功能,現也推出了許多相關解決方案,例如客服中心AI這項非常成熟的AI應用,其中運用了自然語言理解、文字轉語音、對話管理、翻譯等技術。

最後一項,Google Cloud要支援協作模式的改變。Google也投入大量心力,不只為了辦公室內的專業人員,還可以支援哪些不坐辦公桌的第一線人員、外勤人員,例如在外奔波的業務,工廠作業員、建築工人、護士,因為手機,他們都可以加入協作。

另外,我們也針對特定產業推出垂直產業的解決方案,包括醫藥、娛樂和零售業,GPC要支援這些產業的企業數位轉型,讓他們可以上雲端。

接下來,我們會明顯地擴大組織規模,來建立一個可以加速前進市場(go-to-market)的團隊,要把Google專家和技術帶給全球更多企業,包括快速成長的亞洲市場。我也計畫要簡化業務模式,例如簡化合約、簡化定價機制,讓取得技術支援的通路更易用等。這些都是來自顧客的意見,我們會快速回應這些需求。

Q:Anthos混合雲平臺特色?

A:這個新平臺有三個特性,一是不用任何修改,就可以轉移工作負載,若監管要求改變,可以將工作負載直接搬回自家機房。第二,只需要訓練員工學一套技術就夠了,不需每次要用一種技術就學一套新的。許多企業無法快速上雲的原因說是員工能力不足,因為他們要懂20種技能才能上雲端,當然會能力不夠。第三點是,Anthos只需一套維運作法。你會希望,不同雲端供應商都能通用同一套的維運、安全和管理方法。例如防火牆規則,但現在5家雲端供應商會有5種設定方式。透過Anthos,你的工作負載移動到哪裡,那裡就會適用同一套設定。維運要有一致性,才能降低風險,對開發也很有幫助。

Q:Anthos平臺是以容器為主,是不是意味著GCP要忽略傳統VM市場?

A:當然不會只聚焦在容器應用市場,我們在虛擬機器技術有大量投資,例如,我們是唯一一家,為企業SAP實例推出TB級記憶體大型虛擬機器的供應商,完全採用虛擬化架構,而非容器。其他業者,多半要求企業將SAP部署在裸機(Bare Metal)上,因為他們缺乏這類超大型VM。我們的策略不是在容器或VM二選一,而是兩者並行(Container and VM ,not or)。

Q:Anthos上會推出其他可在企業內部執行的服務嗎?

A:Anthos可以在混合雲架構中管理服務,不只在管理服務,也可以作為企業內部VMware環境中GKE on-prem上的服務管理平臺,或部署於其他廠牌硬體上來管理服務。未來,Anthos會部署更多服務。例如第一個例子是Kubeflow,可供企業在本地端部署AI應用,例如用於邊緣運算的AI需求。

Q:Google會不會提供專業顧問服務?

A:我們不打算和專業顧問合作夥伴競爭,目前GCP只有一小群專業服務團隊,針對少數特定應用,例如開發車用解決方案,方便夥伴來推廣。但我們不會發展成一個專業服務社群。

Q:為何特別強調「你的資料就是你的資料」,可以進一步解釋嗎?

A:很多競爭對手常放話,若將資料放上Google,Google會拿去做其他用途,這是百分之百錯誤的說法。我們從來沒有將顧客放上Google Cloud的資料,拿到顧客所用雲端服務的範圍之外。

很多顧客希望可以加密自己的資料,雲端供應商雖然預設會這樣做,將所有上雲端的資料加密,從傳輸段就開始這樣做,但顧客可以拿到加密他們資料的金鑰嗎?GCP讓顧客自己保管金鑰,Google不持有顧客的金鑰,就沒有辦法存取到資料。

但當顧客發生問題,Google要如何協助?Google不會存取顧客資料,只有當顧客明確提出這樣的要求時,才授權我們去做。但執行過程,會把操作者所有的行為都即時串流提供給顧客,顧客可以即時看到操作者的一舉一動,隨時可以喊停。

最後一件事,遇到政府機關向Google要求提供顧客資料,我們會拒絕,轉而要求政府應該先取得顧客的授權後才能進行。因為顧客的資料,就是他們自己的資料。同樣的原則,不只適用於資料,也適用於AI模型。顧客在雲端建立的AI模型,就是你自己的模型,我們甚至不會多看一眼。

Q:Gmail仍有廣告,如何落實「你的資料就是你的資料」?

A:這個功能類似自動回覆推薦機制,在Gmail中會依據信件內容,自動跳出幾個推薦的回覆用語,讓用戶選擇。這是透過演算法,而不是由Google任何人來提供推薦,而是由背後有一個AI軟體來提供。為了提供這樣的建議,沒有人為介入,而是由軟體提供。在Google,沒有人可以讀取用戶的信,或打開用戶雲端硬碟的檔案。

顧客把相片放上雲端硬碟,會希望Google Cloud保證不會被其他人看到。我們一點都沒有立場去看。所有的顧客資料都是如此,不只是企業用戶或消費端服務,就連公益帳號的資料也都是如此。

Q:Anthos如何保障顧客隱私?

A:這正是打造Anthos的理由,要提供顧客「有所選擇」的彈性。不少用戶屬於高度管制的產業,最擔心主管機關在特定應用的規範發生改變,例如金融監理機構今天同意上公有雲,但也禁止特定功能,或要求敏感資料得有特定處理,可是,監理機構可能有一天會改變想法,禁止將資料上雲,只能在本地端部署。

Anthos可以成為第二選擇,因為顧客常見三個需求,仍有不少無法搬上雲端的大型系統,或是,企業內部仍有大型主機應用,新應用還是需要以超低延遲的速度,連結到這些大型主機,第二是監理機關要求,有些應用只能部署在自家機房,第三是,法規要求會改變,就算搬上雲端,也可能後來因為法規改變了,企業得把工作量搬回機房。

Anthos可以解決這三個需求的關鍵是,我們在公有雲和本地端,都用同一套標準方法(開發、管理、維運等)。另外,我們不會跟硬體廠商競爭,你可以自由選擇要搭配的硬體品牌,我們不會推出Google設備,這是GCP跟AWS其中一項差異,他們要求專屬硬體。

Q:AWS遙遙領先,Azure也快速成長,GCP要如何競爭?

A:Cloud發展真的還很早,全球80%工作量還在機房中。去年,8成伺服器都賣進企業,而非雲端供應商。那些用了10年的系統,95%也仍在機房。

很多人說雲端市場已經滿了,其實95%的人仍在地面。雲端競賽還處於非常早期的階段,很多顧客愛Google的技術、產品和能力。但我們的問題就是,欠缺人手把產品賣到市場。怎麼提高營收?雇用更多業務人員、技術專家、擅長產業知識的專家,這三種人可以把Google Cloud產品帶給顧客。這正是我們接下來要做的事。

Q:為何強調開源策略聯盟,AWS和Azure都力擁開源,GCP會有何不同?

A:每一個運算平臺都會孵化出自己的生態系和解決方案。例如作業系統不能單獨使用,還需要許多應用系統,資料庫也不是一套產品,而要搭配不同的應用程式供應商。

我們相信,雲端供應商要打造一個包括夥伴解決方案的生態系,而不是只靠Google自己的生態系。開源就是一個例子,許多企業中的開發者喜歡使用開源軟體,因為開源有許多創新的領先技術,但要善用開源,得讓開源技術背後的廠商蓬勃發展,所以,Google要和他們結盟來做到這件事。

資安也有類似的生態圈,我們雖推出許多自己的技術,但也與許多資安廠商聯盟。因為顧客想要更多Google的解決方案,而不只是Google的產品,我們會持續這樣做,來發展更多Google的解決方案。

在垂直產業應用上,更是如此,這正是為何GCP跟Accenture策略聯盟的緣故,他們比我們更了解企業的CRM作業,或像Deloitte非常熟悉醫藥、零售產業的商業模式,所以我們才和Deloitte結盟。大方向是提供完整解決方案,促使企業更加擁抱科技,開源生態系只是其中一個例子。

Q:為何特別關注醫療、娛樂、零售三大產業?

A:我們關注好幾個產業,不只3個,包括了金融、製造、電信與娛樂媒體業、零售、醫療,以及最後一項是政府機關和教育機構。

Q:Google是不是要從產品導向公司,轉而成為平臺導向公司?

A:要成為超棒的雲端公司,需要打造出最棒的產品。大家都知道我們就是這樣做,但我們也需要最佳人才,來協助企業數位轉型旅程。我們會增加更多人力,這並非意味著,不再聚焦於產品,而是業務人力可以讓產品團隊更完整。

Q:可以揭露更多亞太發展計畫?

A:除了資料中心投資之外,也會擴充更多業務人員,澳洲、南韓、日本、印度、新加坡、印尼都會擴編人力。不過,在中國市場上,目前確實有中國用戶使用GCP,特別是他們想拓展到海外時,會透過香港機房來進軍海外。但我們仍不會在中國境內提供服務。

TK小檔案

20年企業產品研發老將,變成Google雲端新老闆

去年11月,Google宣布了Google Cloud的第二任執行長是Thomas Kurian,今年1月正式上任,上任10周,除了認識產品、準備Next發表,他花最多的時間,就是拜訪顧客。

今年59歲的他,1996年離開麥肯習顧問公司後進入甲骨文,從產品經理做起,幾乎三分之一的人生在甲骨文度過,2008年開始率領甲骨文產品開發團隊,這是一個分散在全球32國的3萬5千人團隊,研發預算高達40億美元。他也負責甲骨文伺服器技術和知名的Fusion中介軟體產品線,可說是軟硬體技術兼具,後者是甲骨文成長速度最快的產品,更讓他成為甲骨文產品團隊的最高主管。他也從2008年開始負責推動甲骨文所有產品的雲端轉型,一手打造出Oracle Cloud。所以,Google執行長Sundar Pichai在Next開場中才特別強調,新任雲端大主管是花了20年服務企業的技術人。

Thomas Kurian在甲骨文所領導開發的產品,創造了350億美元年營收,包括了55億美元的雲端收入。不只是產品研發,他還負責管理甲骨文全球45座資料中心的團隊和甲骨文企業內部IT,甚至還有一個每年創造8億美元營收的250人規模甲骨文雲端服務銷售部門,更主導了60次甲骨文的軟體併購案。


Advertisement

更多 iThome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