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意圖,與新聞事件無關。

圖片來源: 

Facebook

聚集了蘋果、臉書、思科、HP、eBay等高科技業者的美國矽谷是帶來全球經濟變革的重鎮,但由加州大學聖克魯茲分校(UC Santa Cruz)及Working Partnerships USA聯手展開的調查則顯示,這二十年來矽谷薪資的中位數下滑了14%,且有接近90%的工作薪資比二十年前還要低。

自2001年以來,位於舊金山的矽谷即引領了美國的經濟成長,在聖荷西的都會區,從2001年到2017年的每人國內生產總值(GDP)成長了74%,但全美的每人GDP在同樣的期間只成長了14%。

然而,研究卻顯示,自1997年到2017年間,矽谷員工的中位數薪水不升反降,減少了14%;此外,在矽谷有接近90%的工作在計入通貨膨脹之後,薪資是比二十年前還低的。在矽谷收入最高的前10%家庭的收入成長率居全美之冠,但剩下的90%矽谷家庭的收入成長幅度卻比其它24個美國都會區還低。

分析指出,公司業績持續成長,員工薪水卻未見增加有許多因素,一是獲利都被企業主、投資人及股東分走了,其次則是低薪職缺增加且高薪職缺減少了。在1997年時,矽谷有33%的高薪工作,33%的中薪工作及33%的低薪工作,但到了2017年,高薪與中薪工作分別下滑到29%與30%,低薪工作卻成長到42%。

主導此一研究的社會學教授Chris Benner指出,這些不公平的狀況並非源自於創新技術,而是源自於決定誰應該從這些創新中獲利的規定及獎勵機制。

Working Partnerships USA執行總監Derecka Mehrens認為,全美的各個城市都想要效法矽谷的成功模式,然而事實卻是這些科技大廠的商業模式讓90%的員工非但沒有享受到繁榮所帶來的好處,卻得要負擔矽谷的高房價及交通堵塞的成本。

這也無怪乎舊金山選民在本月以接近60%的支持率通過了被稱為「街友稅」的C提案(Proposition C),要求年營收超過5,000萬美元的大型企業額外支付0.5%的稅賦,補貼當地協助流浪漢的各項專案。以舊金山的最低薪資來計算,必須擁有4.7個全職工作才租得起兩房公寓,目前舊金山約有7,500名無家可歸的民眾。


Advertisement

更多 iThome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