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帽執行長Jim Whitehurst認為,IBM可以強化紅帽的產業專業性和擴充力,也能加速紅帽擴張開源產品的版圖,延伸到更多企業的緣故。(攝影/王宏仁)

「打字機的價值不是功能或規格,而是可以讓秘書服務老闆。」這位從打字機租用業務起家的紅帽創辦人Bob Young,他曾在一場演講中這樣用打字機來比喻開源軟體的價值。他非常清楚,產品所衍生的服務價值,遠勝過產品本身,所以,打從紅帽創立之初,他就堅持,開源的軟體必須免費,而得想辦法靠服務獲利。但Bob Young應該萬萬沒想到,這間他在1993年萬聖節創立的公司,25年後的價值竟高達了340億美元。

一開始紅帽以29.95元銷售盒裝軟體,但網路下載免費,意味著想要省頻寬的人可以購買盒裝軟體。2002年,紅帽決定孤注一擲,不論盒裝或網路版的Linux都免費,開始改靠技術支援收費,推出了RHEL直到現在。

紅帽還發展出了一個從開源社群成果產品化的發展路徑,推出了上游產品版本的Fedora版本。紅帽會將所有開發中、實驗性的模組和功能都集結到Fedora版Linux中,目前已有一萬四千個模組或套件,再從中選出穩定必備的套件,再放入提供給企業的RHEL正式版,最新版入選的穩定套件或模組只剩下了三、四千個上下。Fedora等於擁有RHEL所有的功能,而且還多了好幾倍,雖然免費釋出,但企業商用則只開放於非正式線上環境,例如開發測試之用。企業若想在正式環境使用,則可採用紅帽2014年開始支持的開源社群版本CentOS,這個源自RHEL開源程式碼重新編譯而釋出的版本,只有少了封閉原始碼的功能,但也可用於高穩定需求的環境上。

紅帽這個軟體免費而技術支援計價的模式,被視為是開源軟體的成功商業模式,而紅帽也運用到旗下各種開源軟體產品上,紅帽執行長Jim Whitehurst在2年前甚至說,就連開源的區塊鏈技術和AI技術都可以這樣賣。不過,若從紅帽過去三年的營收來看,卻不盡然這麼美好。

基礎架構產品營收比重年年下滑,開發與新興產品越來越重要

在紅帽今年釋出的2017年報中,儘管年營收從2016年的20.58億美元,年年成長,在2018年達到了29.3億美元,但從產品比重來看,以RHEL和紅帽虛擬化技術為主的基礎架構產品的營收比重,卻從2016年占紅帽年營收的72.1%,逐年下滑,到了2018年,紅帽年營收中,來自基礎架構產品的貢獻,持續下滑到只有66.8%,若以此趨勢來推算,甚至再過3年,這個比例將跌破6成。

反觀紅帽的另一個產品類型,也就是開發工具、容器技術和OpenShift等開發與新興技術產品的訂閱營收,在2016年雖然只占紅帽年營收的15.7%,卻在2018年超過了2成,達到21.4%。

從這兩類產品的年營收來看,兩者差距縮小的情況,更是明顯。2016年基礎架構類產品年營收是14.84億美元,而開發與新興技術產品則有3.23億美元,兩者的比例是4.6倍。但是到了2018年,前者的營收只增加到了19.57億美元,而後者卻幾乎翻倍達到了6.27億美元。換句話說,開發與新興技術產品的營收成長速度,遠高於紅帽基礎架構產品營收的成長。若以年報數據進一步推估,2020年,兩者的差距更小,營收比只有2倍多,23.34億美元比上10.19億美元。這也意味著,開發、容器、OpenShift這類應用層的產品線,將逐漸成為紅帽技術服務的主要工作。

但是,不同於OS類基礎架構產品,應用層的軟體產品,不同產業應用型態差異很大,甚至像OpenShift這類應用伺服器平臺的產品,應用架構的落差可能更大,也更需要產業知識來支撐。這就重重地考驗紅帽的銷售和技術支援團隊。

相較於IBM全球有數萬名銷售人員的規模,紅帽只有數千人,但人力的擴充,挑戰遠比雲端平臺的擴充來得更難,紅帽應用層產品線越火紅,就會越來越依賴大量專業人才和產業專屬知識的人才,紅帽團隊人才需求的壓力也就越大。這正是為何Jim Whitehurst會說,IBM可以強化紅帽的產業專業性和擴充力,也能加速紅帽擴張開源產品的版圖,延伸到更多企業的緣故。

另類觀點:雲端開發工具Codenvy創辦人Tyler Jewell

 

IBM大象恐拖累紅帽,但對開源圈可能是新機會

在IBM宣布買下紅帽之後,開源社群的態度分歧,不少人肯定這起併購案的規模之大,可以讓更多人看到了開源軟體的價值,也有開源意見領袖以「至少買家不是甲骨文」來形容,IBM還算是個不錯的歸宿。但多數開源社群仍抱持著保留態度,靜觀後續發展。不過,也有少數意見領袖出面看壞紅帽的未來。

例如,紅帽去年買下的雲端開發工具Codenvy創辦人Tyler Jewell也公開在自己的部落格上直言,IBM恐怕會拖累紅帽的發展腳步。Codenvy公司是Eclipse Che開源專案的主要貢獻者,而Codenvy這款網頁版IDE,更是許多開源社群愛用的雲端開發工具。

Tyler Jewell認為,開源真的是今年技術頭條大事。除了IBM買下紅帽案之外,微軟75億美元買下GitHub,Salesforce用65億美元併購MuleSoft(開源ESB軟體公司),還有Cloudera和Hortonworks這兩家開源Hadoop技術公司高達52億美元的合併案。這幾起開源公司併購案,正反映出,「開源軟體是現代軟體基礎架構的關鍵。」他說。

而將自家公司賣給紅帽後,Tyler Jewell也跟紅帽有更深的接觸,他最讚賞的其中一點是,紅帽在員工手冊中有一項規定,清楚賦予員工可以採取「開源社群利益第一」的態度,甚至抵觸了紅帽公司的利益都沒關係。

另外一個紅帽能建立社群信賴的原因是,紅帽影響開源社群的作法,不是逕行主導自家專案發展方向的方式,而是改在不同領域投入人力貢獻,進而發揮對開源社群的影響力。

但是,Tyler Jewell認為,IBM是一家以專利和商業利益為重的公司,即使IBM在各類開源專案的貢獻非常卓越,但商用軟體商以自我為優先的利益導向,會和開源軟體的無私精神抵觸。就算紅帽可以維持獨立運作,但他認為,IBM長期還是很難擺脫商業考量為重的歷史包袱。

也因此,他認為,IBM的商業和專利優先文化,會漸漸侵蝕紅帽的開源和創新優勢,而對Java技術市場而言,IBM和紅帽是兩大主要貢獻者,一旦合併,可能會因此而減少了創新,不利於後續更成熟的發展。甚至,Tyler Jewell直言,IBM恐會消滅掉那些和紅帽共存的開源精神,不過,他認為,這股擔心,也可能反過來促使更多人採用開源的CentOS和Fedora,而幫這兩個開源專案,打開新的發展大門。

他觀察,兩家公司在API管理工具、Kubernetes、容器技術、OpenStack、開發語言和ESB產品上仍有不少重疊。也因此,後續兩家公司如何整併產品線,將成為眾人關注的焦點。(攝影/洪政偉)


Advertisement

更多 iThome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