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到臺灣g0v的下一步,Ethan Zuckerman表示,g0v在解決國內問題的表現已非常出色,他期許g0v可聚焦於範圍更廣的議題,比如探討兩岸經貿。(攝影/洪政偉)

「在民主制度下,好公民的定義是什麼?」這位一手創辦全球知名公民媒體「全球之聲」網站,率領數百位志工,將全球各地的公民思想、社會議題散播到40多種語言的MIT公民媒體中心主任Ethan Zuckerman,他在今年g0v雙年會演講中,一開場就提出這個質問。多數人眼中的好公民是指守法的公民,即便對政府體制有所不信任,依然相信藉由投票、選舉、參政,透過進入政府體制,能漸漸讓整個社會變得更好,他指出,這就是所謂的體制派的好公民定義。

但話鋒一轉,Ethan Zuckerman指出:「好公民的定義會隨著時代改變。」他解釋,好公民也可以是抵制體制的人,就像太陽花學運時衝進立法院的學生,或是2011年時發起佔領華爾街的人民。在他眼中,這些舉動是民眾向政府爭取「改變」的作為,也是因為他們看見了現有體制的不足,才透過起義的方式來改變社會。

對Ethan Zuckerman來說,這就是所謂的「野生派」(Insurrection)定義,他更以起義者(Insurrectionist)來形容這種不一樣的好公民。「野生的精神,就是奠定公民科技(Civic Technology)的基石。」他說。

不過,除了體制派和野生派,Ethan Zuckerman還提出第三種公民的型態:激進體制派好公民(Radical Institutionalists),也就是在體制內推動新作法,來改善現有問題。

他舉自己的好友Adam Foss為例,Adam Foss原是美國Suffolk County的助理檢察官,但他從自己的工作中發現,在當時的體制下,他得不斷地將嫌疑犯送進監獄,不管罪行為何,而這些罪犯,多半是窮困的有色人種,犯最多的罪半是偷竊或吸毒。

而美國政府當時,已不斷砸重金來維護監獄、收管源源不絕的新進囚犯。Adam Foss非常不以為然,於是,他想出一個辦法,盡量避免把犯人送進監獄,比如讓輕犯者去社區鄰里做服務,或是讓小偷把偷來的東西,歸還給原本的主人等等,但犯重罪的人還是得進監獄。

不過漸漸地,Adam Foss也意識到,一直以來,沒有人教他如何當一位助理檢察官。在悟出自己的一套方法之後,現在,Adam Foss扮演老師的角色,幫助費城政府訓練助理檢察官,教他們如何判斷犯人是否該進監獄,如果犯的是小罪,可以用別的處罰方式代替進監獄。Adam Foss的例子,就是屬於激進體制派的典範。

除此之外, Ethan Zuckerman還提出第四種公民類型,也就是以公民身分來監督政府的反民主派(Counter Democracy)公民。他進一步說明,反民主派指的是那群跳出體制、從外部用力推動改革的個人或團體,就好比追求透明化的NGO組織。Ethan Zuckerman以義大利monithon.it為例,參與者多半為非程式開發員,以公民監督的方式,來監督義大利境內歐盟資助的專案,審視專案的資金運用是否恰當。

除此之外,Ethan Zuckerman還有一種特別想介紹的好公民類型,也就是「破壞派(Disruption)。」他指出,破壞派屬於野生派的延伸,指的就是以新體制來取代舊體制,就像科技界中常見的「破壞式創新」。Ethan Zuckerman進一步解釋,正如同手機取代電話、通訊軟體取代實際撥打電話的功能一樣,破壞派可以創造出新的、功能更強大的體制,來取代舊有體制。他接著強調,自己之所以會來臺兩天、參加g0v雙年會,就是因為這個由一群開發人員組成、推動政府公開放更多資料的線上社群,很有可能「創造出新的體制 」。

這些非傳統、非典型的好公民越來越多,Ethan Zuckerman認為,未來新的主流民主體制型態,會是一種分散式體制(Distributed Institution),透過科技技術建立新社群,來改善社會。

他也以美國一家新聞組織civil.co為例,為保持公平、真實的新聞報導,civil.co利用區塊鏈技術建立去中心化新聞編輯室,來避免文章遭第三方修改或刪除,在保持客觀性和真實性的同時,提供優質的世界新聞。

而這個議題,正好也呼應了時下肆虐各國的假新聞。Ethan Zuckerman表示,有心人士藉由散播假新聞,來破壞大眾對新聞的信任,也間接造成民眾對體制、政府的不信任。

不過,他強調,借助公民科技建立社群平臺,能降低這種不信任,並給人民一個發聲管道來影響政治決策,進而拉近人民與政府的距離。「公民科技就像一座橋,能幫助人民與政府溝通,讓民眾的聲音和意見能被聽見。」Ethan Zuckerman說。

臺灣g0v的下一步

臺灣g0v就是一個讓他大為驚艷的公民社群,因為「這是一個善用公民科技,來推動政府資訊透明化的範例」Ethan Zuckerman指出。g0v由一群開發人員在2012年成立,致力推動開放資料、公民參與,並以寫程式、開放原始碼的方式,來提供大眾好上手的資訊工具和服務。不只如此,臺灣g0v每兩個月還舉辦一次黑客松活動。

Ethan Zuckerman笑著說,吸引他首次來臺的原因,就是想親自見識數位政委唐鳳,以及吳銘軒(ttcat)等人,因為他們不僅是「開放政府圈的名人」,也是推動g0v專案和基礎建設的重要人物。他表示,自己想親眼看看臺灣在太陽花學運之後,公民科技社群所取得的進展,也想了解公民科技如何讓民眾更深入參與社會。「更重要的是,」Ethan Zuckerman接著說,「臺灣政府如何讓資訊更透明化、更共享化,以及如何應對人民對某些議題的反饋。」

他舉臺灣開放Uber為例,指出當時g0v以公民科技和公民平臺vTaiwan平臺等工具,讓關心這項議題的民眾在平臺上表達意見,並同時與政府溝通,最終促成一場包括民間、政府與Uber三方的會談,不僅全程直播,三方也達成了共識。「這件事情,對世界其他國家來說,是個很大的啟發。」Ethan Zuckerman肯定地說。

但g0v的下一步,該往哪個方向走呢?

Ethan Zuckerman指出,g0v和vTaiwan在處理臺灣境內事務,表現非常很出色,像是先前提到的Uber例子。他也提到由g0v推動的太陽花學運,觸及了臺海兩岸敏感的議題,「如果vTaiwan將議題範圍擴大到兩岸之間,比如貿易,我會非常期待。」Ethan Zuckerman期許g0v和vTaiwan除了關心臺灣本身,還要將眼光放得更大、更遠。

就算是開發者,也能以公民科技為志業

德國哲學家馬克思•韋伯曾說:「以學術作為志業」,對於以程式開發出身的Ethan Zuckerman來說,開發者是否也能以公民科技作為志業呢?「答案是肯定的。」

他微笑表示,g0v就是很好的例子,而美國目前也開始出現一種新職務的風氣,要培養專業公民科技專家(Civic Technologist),讓原本擁有深厚開發技術的人,將專長投入到公民事務中,讓整個社會變得更完善,例如美國Code for America計畫成員就是這類例子,同樣是由IT人員組織的社群,不僅在美國各地推動開放資料,也投入人力和技術到各個政府,協助開發更好用的軟體。

「專業公民科技專家的發展,才剛開始走上演化之路,但我深信這個方向是正確的。」Ethan Zuckerman肯定地說。


Advertisement

更多 iThome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