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大電子治理研究中心副主任蕭乃沂:雖然唐鳳要將自己作為連結政府與公民科技與公共社群間的通道,不過,政務委員在跨部會溝通協調中,顯然不僅只做好「通道」角色而已,更重要的是做決策,也就要在各部會協調之中,如何釐清問題與平衡各方利益,最後還能讓各方接受。(圖片來源/iThome)

新政府不斷強調要打造數位國家,推出「數位國家、創新經濟」方案,其中更砸113億元發展「亞洲・矽谷」,但發展數位經濟、數位政府不是新政府才有的方案。早在去年12月,國發會就公布了第五階段電子化政府計畫,幕後撰寫此計畫的智庫單位正是政治大學電子治理研究中心,而臺灣第一位數位政委唐鳳也說,上任後要去政大電子治理研究中心拜訪。

我們專訪政大電子治理研究中心副主任蕭乃沂,來談一談唐鳳今年10月1日走馬上任,踏入急於擺脫過往代工思維,以轉型成數位國家,另一方面在保守且龐大的政府體系中,會面臨什麼挑戰、和科技政委吳政忠如何分工等都成為眾所關注焦點,專訪內容整理如下:

行政院長林全賦予唐鳳最重要的角色就是協調整合「數位經濟」與「開放政府」政策,而科技政委與數位政委工作內容有相當高重疊性,兩者如何畫分權責,目前臺灣政府並未明定法規,以規定各政委工作職掌,而主要由行政院長授權,並經過多方協調產生。

過往張善政曾任科技政委,他負責範圍相當廣,涵蓋傳統科技政策到開放政府等,如今新設數位政委,雖然兩人工作範疇分野仍模糊,但以資通訊技術發展光譜來看,以物聯網為例,推測科技政委負責前端,包括研發、概念測試,數位政委則偏後端,涵蓋政策與應用層面等。若將資通訊擴展到其他領域,如生物科技、農業科技觀察由科技政委負責。

而兩位政委分工,也和產業界關係密不可分,舉例來說,如今區塊鏈成為數位銀行發展熱門技術,主導機關為金管會,當各銀行等提供相關建議,但金管會無法解決,而提報到政委時,產業界要找科技政委吳政忠或數位政委唐鳳?

另一方面,政委關鍵角色之一是跨部會協調,也就是協調政策走向,與決定某件事情執行與否、挹注多少資源執行與決定負責單位。過程中,若兩個部會以上的事務需溝通,交由政委開設跨部會溝通小組,而部長則主管單一部會,負責各局處間的資源分配,而政委與部長皆直接聽命於行政院長。

雖然唐鳳說,要將自己作為連結政府與公民科技與公共社群間的通道,不過,政務委員在跨部會溝通協調中,顯然不僅只做好「通道」角色而已,更重要的是做決策,也就要在各部會協調之中,如何釐清問題與平衡各方利益,最後還能讓各方接受。

進行跨部會協調時,唐鳳面臨最大挑戰是,如何擺平各部會既有利益與本位主義思考框架,因各部會大多會從自身業務為出發點,堅持主張某件事情的做法等,導致難以找出各部會間的共識。

另一方面,唐鳳不僅要平衡各部會的利益,在vTaiwan上,也要協調各法案中的民間利益相關者,而唐鳳要將數位法規調適當作優先執行任務,也就是在vTaiwan上,透過虛實整合程序,建立政府、人民與社群間對話管道。

一旦vTaiwan成為未來主要的政策溝通平臺,社會勢必以更高標準檢視,如今雖然vTaiwan是政策溝通好的開始,但是政策形成過程仍略顯粗糙。也就是說,未來能否納入更多不在網路世界中民眾的意見、政府部會有沒有提供完整的資料都是必須考量的重點。

期待虛擬實境導入政府機關

而熟悉多項數位工具的唐鳳,近年來更大量地使用虛擬實境裝置,唐鳳強調,「今日民主社會,政府官員如何透過溝通達成共感,成為一門日益重要的學問,而VR情境正是能促進參與者獲得更直接的資訊交流與情感連結的工具。」

雖然唐鳳未具體說明,未來在政府體系會以什麼方式導入虛擬實境,還是非常期待唐鳳在政府體制內導入更多數位工具,以提高政府的效率等。

然而,可預見的是,身為民間傑出專業工作者的唐鳳進入政府龐大體制後,首先必須先思考存活下來的法則與了解文官運作邏輯,才能更進一步改變政府行之有年的作業方式。

如同唐鳳過去兩年,任職國發會開放資料諮詢委員會,以及十二年國教課發會的委員,和政府合作過程中,也深知改變政府需要時間,如她強調,「不斷地示範更好解決方式,直到事務人員願意採用。」因此,唐鳳進入政府後,不能期待她能快速地對政府產生巨大衝擊與改變,而是如滴水穿石般,一步一步地改造政府。口述⊙蕭乃沂、整理⊙胡瑋佳


熱門新聞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