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學者們認為應該要盡速推動監理沙盒的法制規範,將監管機關的層級拉高,而且可以參考新加坡一站式服務的作法,打通政府與業者的溝通管道。(圖片來源/iThome)

立委提議金管會推動監理沙盒才2個月,不只成了金融圈最熱烈的話題,許多新創公司,甚至是其他產業也紛紛呼籲政府擴大推動範圍,連行政院長林全都出面,指派國發會透過vTaiwan平臺開始上網徵集各界意見。

為何監理沙盒議題如草原大火般快速蔓延各界?在立委余宛如近期一場公聽會上的荒謬實例,最能凸顯業界對法規鬆綁才能推動創新的無奈與迫切感。專營財務報表教學與分析的金融新創「財報狗」行銷經理林威宇,在公聽會上透露了他們如何面臨產品無法上市的艱難處境。

財報狗打算用公開的財報數字搭配財務教科書的公式來推測合理股價,並上網公開,但這樣是否違反了金融法規中的「不能意圖影響股價」?主管機關金管會竟推說無法判斷,得上法庭靠法官才能判定。

「我們對做出來的產品在市場上推行有疑義,只能透過金管會的民意信箱來詢問金管會。」林威宇表示,網站上的民意信箱投書,處理過程緩慢,諮詢的結果也令人搖頭,「金管會也沒辦法告訴我可不可以做,而是要透過法官判定,所以我不能做的時候就是我有罪的時候。」他苦澀地分享著自己的經驗。而當他與其它業者交流的時候,發現新加坡是敞開大門邀請各國Fintech頂尖新創進入,期望他們能夠在新加坡落地生根的。

法規不鬆綁,讓新創業者錯失市場先機外,更是臺灣Fintech發展的絆腳石。林威宇也不諱言,確實有考慮往海外發展。

為了推行Fintech,現在各界廣泛研議的解方就是「監理沙盒(Regulatory Sandbox)」機制。這個源自於英國的監理沙盒,就是針對金融相關業務、或遊走在法規模糊地帶的新創業者,在主管機關監理之下的一個實驗場所,可供新金融產品的開發測試,並暫時享有法規的豁免與指導。

監理沙盒正是金融新創目前最需要的解方。因此立委余宛如在8月31日舉辦「啟動沙盒,政府的配套是什麼?」公聽會,聚集Fintech各路人馬對監理沙盒的法規推動提出建言。

七項修正法案迎Fintech,首修銀行法

余宛如在會上提出了銀行法第22條部分條文的修正草案,新增了22條之1-5,主要就是參考英國金融業務監理局(FCA)的監理沙盒制度,將監理沙盒納入到銀行法中。

原有的銀行法第22條:「銀行不得經營未經中央主管機關核定之業務」,限制了金融營業範圍,也是綁住新創的根源。而余宛如提出的修正草案要明定臺灣主管機關(即金管會)必須接受監理沙盒的試驗申請,也要提供利害關係人政策諮詢。諮詢結果也必須進行法令修改建議並函送行政院及立法院備查。

針對銀行法的修正草案,金融科技辦公室執行秘書蔡福隆則回應,不只是有銀行法修法,而是相關的金融法規邏輯都得重整,因為監理沙盒適用範圍不只是銀行,更可以是整個金融產業,甚至是無人車、無人機等各種創新,只要是灰色地帶的新創產品,都可以用監理沙盒來實驗。他指出,監理沙盒應用範圍更廣,因此要從更高的層次來看監理沙盒修法問題。

提升監理機關層級,權責要分明

其他與會人士也同意監理沙盒涉及層面確實很廣泛,不只是在金融面,科技產業、新創,甚至是政府機關也都會受益,因此擔任監理角色的機構層級應該要拉高。

專注科技政策研究的李慧芳認為,金融科技不單單是一個金管會就可以做到監管的,整個產業與監理政策都要跨領域的思考。她以新加坡為例,「對照新加坡的金融科技辦公室,他們是跨部會的組織,而且是設在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底下的辦公室。」這個金融科技辦公室由國家研究基金會成立,提供一站式(One Stop Service)的服務,金融科技業者只要透過窗口就可以接受到相關輔助,該辦公室也對法規程序以及整個大環境十分瞭解。李慧芳表示,英國、澳洲以及新加坡在法規制定上也都是跨部會的進行,以免掛一漏萬的情況。

甚至,瑞保網科執行長楊瑞芬更建議:「需要拉高層級建立跨部會的創新樞紐(Innovation Hub)或者專責單位。」她認為,英國FCA前身是FSA,原本就是監理、保護金融機構,管理層面很廣。而臺灣的金融行為並不一定都會經過金管會,而是散落在各個部門,所以更應該有一個好的、層級高且涵蓋範圍廣泛的金管單位來扶植。

回應各界對監理沙盒法規層級的呼籲,行政院近期作法也反映出政府有意將監理沙盒拉高到特定機構之上討論的企圖,上個月金管會透過網路開放討論平臺vTaiwan來進行監理沙盒意見徵集,由行政院長林全與國發會推動,為期半個月(8月15日至31日),蒐集到132位專家學者的建議,目前彙整也已經出爐,正等待更進一步的討論。余宛如也同意,由vTaiwan進行推動,就是拉高層級的一環。

vTaiwan除了拉高層級之外,當中的意見也反映出不少業者的心聲,包括最期盼行政機關做到的就是「放寬及調整相關法規」,希望行政機關可以用開放的心態,接納新創產品。更應對金融創新公司給予最低的法令限制。而且應該要具體列出不可做的業務,刪除模糊的規定,讓金融科技新創有法可循。

此外,意見徵集項目中也希望政府可以改善與相關業者的溝通方式、參考國外經驗以及確認監理沙盒的主導單位等。

問卷一共徵集到15項重要建議,並且有7項需要更進一步釐清與討論的議題,包括開放範圍、由誰擔任主管機關與施行前提等,vTaiwan預計9月開始進入下一階段的討論,民眾可以在g0v的Github上瀏覽意見的總彙整。

參考新加坡一站式服務,臺灣亟需溝通管道

「改善政府與相關業者的溝通方式」是vTaiwan上徵集到的第二大意見。公聽會上,財報狗林威宇不僅提出金融新創無法可循的窘境,他更點出溝通管道不足的問題。

儘管蔡福隆在透過民意信箱收到問題後,致電給林威宇,快速地解決他的疑惑,但這僅是個案,最重要的是有一套完整的溝通系統。

「我認為最重要的是怎麼跟金管單位快速有效的溝通,而且溝通完後的結論是否可以執行。」林威宇說,金融新創公司希望有輔導機制,從監管機關獲得具體建議是業者最需要的,而不是全憑盲人摸象般的進行創新。

vTaiwan意見徵集中第三大問題是「參考國外經驗」,但沒有提到更細部的作法,公聽會上許多專家學者一致認為,新加坡的一站式(One Stop Service)服務,是臺灣可參考的作法。

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員王儷容表示,像她向新加坡金管局提出很多問題,他們給她一個管道,並承諾一定會回覆。相較於新加坡,臺灣金管會在溝通作法的不足,她建議,的確要建立一個溝通平臺。

蔡福隆表示,臺灣跟各國相比之下,市場規模還沒有發展起來,英國的創新樞紐有327家申請,最終5家核准,「而臺灣想輔導20家,卻只能找到15家。」因此,他也同意要要擴大Fintech的市場規模,確實要建置一個創新樞紐,或者提供一站式的服務來達成。

公聽會上, Fintech Taiwan發起人臧正運提出一個更大的Fintech思維,喊出政府應該促進金融普惠(Financial Inclusion),也就是確保所有人都有平等接受金融服務的機會與途徑,填補傳統金融服務所無法滿足的需求。

金融普惠就是監理沙盒的目標,達成的最簡單的方法,就是鼓勵新創公司發展,並且降低新創進入市場的門檻,同時也要有適度的監管。透過這種市場的蓬勃才能最大化消費者的利益。

金管會是否能夠搭上這一波各國搶推Fintech的集體風潮,將是接下來的關鍵。余宛如表示,「我們在下一個會期要推動七項修正案,銀行法只是其中一項」,她希望在各界的助力之下,更全面的推動監理沙盒。


Advertisement

更多 iThome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