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政委的定位就是資訊長,而資訊長要處理資訊部門缺人才、缺經費和制度性三大問題。—— 前行政院長張善政

圖片來源: 

iThome

唐鳳擔任臺灣首位數位政委,各界對她都高度期待,且對數位政委的工作內容也有諸多想像,我們專訪了曾是行政院資訊長,也是推動臺灣開放資料重要推手的前行政院長張善政,而他對唐鳳擔任數位政委應該肩負的責任,有著相當大的期許,專訪內容整理如下:

雖然唐鳳指出將主要負責數位法規調適和開放政府,但我認為,數位政委的工作遠超過這兩項,應該要在更高層次組織架構下,肩負起政府資訊長的責任。

也就是要協助解決政府資訊部門沉痾已久的問題,並率領政府各級資訊團隊,提升資訊團隊的士氣,成為打造數位政府更大的戰力。

一直以來,政務委員工作內容都是由行政院長任命,而科技政委大多需兼任數位領域,過去在馬英九政府之中,科技政委如蔣丙煌、杜紫軍、鐘嘉德等,都兼任數位領域,只有少數人如朱敬一,未負責數位領域。

而在新政府中,科技政委吳政忠偏重能源領域,並不熟悉資通訊領域,而無法在資通訊方面產生實質作用。

理想上,科技政委應該要負責數位領域,因為兩者的關係非常緊密。目前政府在缺少資訊長情況下,在政務官層級,除了科技會報執行秘書郭耀煌,只有唐鳳最適任政府資訊長,因此,唐鳳應該要扛起資訊長一職。

合理來說,數位政委定位就是資訊長,而資訊長要處理資訊部門缺人才、缺經費和制度性三大問題,其他如數位經濟和開放政府也要盡量做。

資訊長需解決缺人、缺經費與制度性問題

先前在行政院任職期間,遇到很大的挑戰就是資訊部門缺人才與經費,目前政府內部仍舊相當缺乏資訊人才,早年政府資訊部門招不到人,而現在資訊部門多聘僱約聘人員,近年當約聘人員屆臨退休時,人事總處認為,目前資訊部門聘僱的資訊人力已經相當多,就遇缺不補了。

這也造成資訊部門有心做事,卻缺乏人力的困境。當時任職行政院時,曾經發生經濟部資訊中心主任馬正維要多聘任幾位資訊人員,但人事總部卻不願意撥出名額,甚至連經濟部人事處也不支持,也就是說,連自己部會都不支持資訊中心補人。

為了協助馬正維主任,我以資訊長身分協調人事部門,因為人事總處表明不願意,轉而要求經濟部人事長,在資訊中心增加數名資訊人員。

另外,最近行政院成立了資訊安全處,但成立新部門時,未新聘資訊人員,而是大多從科技部調任,使得科技部一下子又少了多位同時兼具技術與資安人才,而面臨人力不足的問題。

不僅如此,政府各級資訊中心也同時面臨經費不足的問題,我到任行政院後,以資訊長的身分,要求主計總處每年編列預算的時候,在統刪各部會的預算時,將資訊部門排除在外,以確保資訊部門有足夠的經費運作下去。

當資訊部門需要增加預算與人力時,如果有部長支持,就不需要還部會以外的長官幫忙,但部長面對每一個單位都需要增加經費與人力的時候,一旦只允許某部門增加,很容易引起其他部門反彈,導致部長難以單獨將資源撥給資訊部門,此時就需要行政院資訊長來幫助資訊部門解決問題。

而政府資訊部門還面臨制度性問題,在政府委外招標方面,主要分為最低標和最有利標兩項,先前我在行政院時,就鼓勵用公務人員在招標軟體與服務時,以最有利標進行。

不過,如果主辦人員只為了省錢,就會使用最低標,而此舉導致政府標案容易標給一些品質不良的廠商。因此使用最有利標是比較好的方式,以提升政府資訊服務的品質。但由於最有利標未納入法規中,因此,建議新政府應該要持續在招標軟體及服務的過程中,使用最有利標,並逐漸變成公務人員習以為常的文化與風氣。

另外一方面,在政府共同採購方面,目前臺灣銀行要進行各種共同供應契約,但未針對資通訊特性,而調整成比較合適的做法,因此,之前在行政院任內,就轉交給工業局承辦,而工業局就做得不錯。也就是說,政府內部複雜的採購制度,也資訊長必須要解決的問題之一。

當唐鳳擔任數位政委,兼任資訊長時,就是所有的政府部會中,最高的資訊主管,不過,由於唐鳳在政府部門中,資歷尚淺且年紀也小,會擔心她在各部會中講話的份量不夠,因此,建議行政院長林全一定要力挺唐鳳。

而唐鳳IQ很高與專業很強,但進入到政府體制中,不光憑藉IQ,更重要是考驗她的EQ,也就是要政府各部門有良好的互動,例如我先前在行政院負責生技產業時,就需要透過高EQ,和業者適當地互動,且能夠聽得懂他們的領域知識與與面臨的問題。

而政務委員工作之一,也就是要當民間和政府之間的通道,唐鳳上任後能夠直接引進民間科技社群的聲音,如零時政府等,在我任職行政院時,零時政府對政府有很多期待,老實說,也有很多批評,但他們大都提出具建設性的批評。

當時蔡玉玲和我兩人,就相當接納他們,並在政府中引進他們的聲音,但是當我們兩人離開政府,就沒有人接下這位置,不過,現在唐鳳進來新政府後,就可以繼續接下去做。

政委需有魄力做決策

而政委不光要當通道,更重要的是要做決策,而做決策過程中,一定要和各部會溝通,並釐清問題所在再下判斷,之後還要讓各方人士接受。

例如,當時我在行政院長任內,決定開放Apple Pay進臺灣,但當時金管會擔心Apple Pay進來之後產生的問題,我就要求金管會將此案上報到行政院,再由我面對不同利益團體的壓力,並負責做決策,而做出決策同時,也要規畫一些配套措施。

除了資通訊相關議題,當時也決定開放土壤液化區相關資料,當時許多人都表示,一旦開放資料,就會造成房價下跌等,但我還是決定要開放,事實證明,開放之後民眾的評價還是正面多於負面。

數位政委要做的事情很多,理想上,需要有一個獨立團隊協助,但在目前的政府體制下難以達成,而比較可行的方式,是行政院科技會報執行秘書郭耀煌領導的資通訊兩組,要撥出一些人給唐鳳運用。如果唐鳳不能指揮科技會報,行政院就真的虧待了唐鳳。

目前在公務體系中,如今仍沒有一個IT人任資訊長,使得公務體系的資訊部門仍相當失落,現在唐鳳進政府體系了,如果只做開放資料和數位經濟,對資訊部門如何交代,所以我建議唐鳳一定要接下資訊長。口述⊙張善政、採訪⊙王宏仁、整理⊙胡瑋佳


Advertisement

更多 iThome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