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足文化

在二○三○年一個明媚的上午,你漫步走入一個當地的雜貨店去買牛奶。

隨著你的手一揮,你的智慧手錶檢測到牛奶盒中內置的透明加密晶片,並且獲得了它的雜湊代碼。這一瞬間,這盒牛奶就毫無爭議地成了你的牛奶。未來,的確很有可能出現這樣的情況:我們將不再使用現金買東西,也完全重新定義事物所有權的概念。

即使互聯網已經經由各種方式在各個方面改變了我們的生活,但是從來沒有一種方法能夠真正地在沒有中心化權威機構的授權下讓你「擁有」某些數位產品。你在網上擁有的一切,從你的錢到你的身分,都需要一個公正的協力廠商機構才能證明,這是我們能真正證明擁有某物的唯一途徑。從技術上講,所有你的線上資產實際上都是你借用的。不過從現在開始,不再如此!

如果你真正擁有線上資產、能夠降低抵押貸款利率、更加容易地更新遺囑、貸款沒有處理費用、買賣交易免手續費……那會怎樣?這些應用和其他更多的應用是智慧合約(註:Smart Contract,又稱智能合約)向我們許諾的未來。由於密碼學貨幣的出現,智慧合約這一技術正愈來愈走近我們的現實生活。

智慧合約是能夠自動執行合約條款的電腦程式。未來的某一天,這些程式可能取代處理某些特定金融交易的律師和銀行。智慧合約的潛能不只是簡單地轉移資金。一輛汽車或者一所房屋的門鎖,都能夠被連接到物聯網上的智慧合約打開。但是與所有的金融前沿技術類似,智慧合約的主要問題是:它怎樣與我們目前的法律系統相協調呢?還有,會有人真正使用智慧合約嗎?

智慧合約賦予物聯網「思考的力量」

物聯網是一個設備、車輛、建築物和其他實體(嵌入了軟體、感測器和網路連接)相互連接的世界。小到恒溫器,大到自動駕駛汽車(如配有召喚模式的特斯拉Model S 型轎車),這些都可以成為物聯網的一部分。

現在的物聯網還存在一些安全問題,如汽車系統可能會受到惡意攻擊、房屋進入系統安全性需要加強、互聯網的安全挑戰等。區塊鏈中的智慧合約技術具有解決這些問題的潛力。首先,區塊鏈的最大特點就是去中心化,運用區塊鏈技術後,我們對智慧設備發出的指令無須上傳到網路的中心,因為我們每個人都是一個中心,指令只需要在我們中間進行迴圈,大大減少了資訊流通的時間成本。其次,在資訊安全上,智慧合約也是無法被超越的,區塊鏈技術的安全性能夠保證我們在使用智慧設備的時候,資訊不被其他人竊取,我們再也不用擔心在網上借了一筆錢,之後手機被垃圾貸款資訊填滿了。

從智慧合約到智慧資產

雖然智慧合約仍然處於初始階段,但是其潛力顯而易見。想像一下,分配你的遺產就像滑動可調滑塊就能決定誰得到多少遺產一樣簡單。如果開發出足夠簡單的使用者互動介面,它就能夠解決許多法律難題,例如更新遺囑。一旦智慧合約確認觸發條件,合約就會開始執行。在未來,智慧合約將會改變我們的生活,我們現在所有的合約體系都可能會被打破。智慧合約在未來可以解決所有的信任問題。

智慧合約也可以用在股票交易所,設定觸發機制,達到某個價格就自動執行買賣;也可以用在京東眾籌這樣的平臺,合約可以跟蹤募資過程,設定達到眾籌目標自動從投資者帳戶劃款到創業者帳戶,創業者以後的預算、開銷可以被跟蹤和審計,從而增加透明度,更好地保障投資者權益。

未來律師的職責可能與現在的職責大不相同。在未來,律師的職責不是裁定個人合約,而是在一個競爭市場上生產智慧合約範本。合約的賣點將是它們的品質、定制性、易用性如何。許多人將會針對不同事項創建合約,並將合約賣給其他人使用。所以,如果你製作了一個非常好的、具有不同功能的權益協議,那麼就可收費許可別人使用。以智慧合約管理遺囑為例,如果你的所有資產都是比特幣,用智慧合約管理遺囑的方式就可行。對於實體資產,智慧資產也能解決這些問題。在尼克•薩博(Nick Saab)一九九四年的論文中,他預想到了智慧資產,寫道:「智慧資產可能以將智慧合約內置到物理實體的方式,被創造出來。」

智慧資產的核心是控制所有權,對於在區塊鏈上註冊的數位資產,能夠透過私密金鑰來隨時使用。這些新理念、新功能結合在一起會怎麼樣呢?以出租房屋為例,我們假設所有的門鎖都是連接互聯網的。當你為租房進行了一筆比特幣交易時,你和我達成的智慧合約將自動為你打開房門。你只需持有存儲在智慧手機中的鑰匙就能進入房屋。當這些數位鑰匙到期時,智慧合約也將使得設置日期更加容易。

智慧資產的一個典型例子是,當一個人償還完全部的汽車貸款後,智慧合約會自動將汽車從財務公司名下轉讓到個人名下(這個過程可能需要多個相關方的智慧合約共同執行)。但如果貸款者不還款,智慧合約將自動收回發動汽車的數位鑰匙。

基於區塊鏈的智慧資產,讓我們有機會構建一個無須信任的去中心化的資產管理系統。只要物權法能跟上智慧資產的發展,透過在資產本身上記錄所有權將極大地簡化資產管理,大幅提高社會效率。

有執行力的合約

現行法律的本質是一種合約。但法律的制定者和合約的起草者們都必須面對一個不容忽視的挑戰:在理想情況下,法律或者合約的內容應該是明確而沒有歧義的,但現行的法律和合約都是由語句構成的,而語句則是出了名的充滿歧義。

因此,一直以來,現行的法律體系都存在著兩個巨大的問題:首先,合約或法律是由充滿歧義的語句定義的;其次,強制執行合約或法律的代價非常大。而智慧合約透過程式設計語言,滿足觸發條件即可自動執行,有望解決現行法律體系的這兩大問題。當然如果你不是一名程式設計師的話,一開始就讀懂合約可能要花點時間,但一旦學會如何閱讀,這份合約絕對比現有的律師們起草的合約要通俗易懂得多。如果採用這種方式,簡單的合約一般的用戶就可以起草,特殊一點的合約可能需要稍微資深一點的專家起草(就像複雜的傳統合約也需要專門的律師起草一樣)。作為結果,我們得到的這份合約,完全消除了類似「我認為,你認為」的這種誤解,締約雙方是否依法履約的不確定性也一併被消除。也就是說,代碼寫成的這份合約,既定義了合約內容,也保證了合約內容的執行。在本質上,這份合約真的就是一份不會毀約的合約,而這一點非常強大。

初期,智慧合約會首先在涉及虛擬貨幣、網站、軟體、數位內容、雲服務等數位資產的領域生根發芽,因為針對數位資產的「強制執行」非常直接有效。

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智慧合約會逐步滲透到「現實世界」。比如,基於智慧合約的某種租賃協議的汽車可以經由某種數位憑證進行發動(而不是傳統的車鑰匙)。而如果這個數位憑證不符合該租賃協議(例如證書到期),汽車就不會發動。

在一個私法和公法可以被完美地監督和執行的未來世界裡,很多事情都變得可能。你可以設想一個當地法律都靠智慧合約訂立的小鎮。在這個小鎮上,新法的通過和針對既有法律的修正案都必須通過投票系統進行公開投票決議,而且這個投票系統也是由智慧合約實現的。同時,鎮上的居民也會非常清晰地意識到法律的執行和適用範圍。你甚至可以想像一個不靠地理邊界而是基於智慧合約的法規和權益的國家,未來人們甚至可以自由選擇最適合自己的虛擬國度。(摘錄整理自《區塊鏈革命》)

 

 書名  區塊鏈革命:中介消失的未來,改寫商業規則,興起社會變革,經濟大洗牌

徐明星、劉勇、段新星、郭大治/著

遠足文化出版

售價:420元

 

 作者簡介 

徐明星/區塊鏈創業企業OK Inc創始人及CEO,中國區塊鏈應用研究中心創始理事兼理事長

劉勇/國培機構創始人兼董事長、中關村互聯網金融研究院執行院長

段新星/西安交通大學學士,南京大學碩士。金融及技術領域研究者

郭大治/中央財經大學、喬治亞理工大學聯合培養經濟學博士,目前擔任中關村互聯網金融研究院研究總監


Advertisement

更多 iThome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