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是文化

想像一下現在是五月底,一個風和日麗的午後,地點是加州帕羅奧圖(Palo Alto)。二○四○年,一批學生剛從史丹佛大學畢業。

現在,為您介紹潔西卡。他是第二代美國人,主修公共政策和電腦科學,這是大部分同學都有修的科目。他以第一名的成績畢業,可以挑任何想做的工作,世界上最創新的第三波公司都開出高薪招攬他。

脫下學士服、收拾好行李、準備出發前往他的新公司後,潔西卡坐上自動駕駛電動車的駕駛座,告訴隨車的個人助理要去哪。潔西卡並非開往舊金山,而是前往紐奧良,而且沒有任何同學對他的決定感到驚訝。潔西卡畢業時,也就是距今二十五年後,美國的創業景象早與現在大不相同。

自第一波數位革命起,美國的風險資本呈現出地域性集中。二○一四年,七五%的資金只流向三個地方:加州、紐約和麻薩諸塞。最有創業精神的畢業生,也傾向前往這些地方發展。這些創業家跟隨錢潮,錢潮也湧向他們。隨著時間推移,這種安排形成了循環,也稱為「金融生態」,最優秀的創新者與最有能力的投資者都匯聚於少數幾個地區,商品化最棒的概念。

你不必再去矽谷、紐約,一樣主宰世界

然而,進入第三波革命後,這樣的生態會出現改變。事實上,現在就已經開始變動了。例如,二○一三至二○一五年間,北卡羅萊納州,德罕市(Durham)的美國菸草科技園區(American Tobacco Campus)有七間公司已經撤資了十五億美元。潔西卡的紐奧良之旅是我假設出來的,但德罕市的未來不只存在我的想像中。我將這種情形稱為「後進地區崛起」(the rise of the rest)。

接下來的二十年,有些曾被邊緣化的城市,會成為創業家的發電廠,大量的新創公司誕生於丹佛、堪薩斯城、奧斯丁或匹茲堡等地。創投公司也會隨之在印第安納波利斯、明尼亞波利斯和鹽湖城設立辦公室。

「傳產」在哪,革命就在哪

我堅信大型創新中心會在美國全境興起,會這麼說主要根據三個理由。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第三波數位革命。「後進地區崛起」與第三波是兩種不同的現象,但它們相互碰撞、又彼此相容,兩種現象都因此增強。

被第三波創業家視為革新目標的產業,散布在全美各地,而這些第三波企業家想在這些產業生態已經蓬勃發展的地區落腳。第二波數位革命期間的焦點產業非科技業莫屬,可想而知,第二波創業家會群聚在科技公司和投資者的聚落。不同的是,第三波數位革命中,雖然仰賴科技將點子化為產品,卻不以科技為中心。也就是說,新創公司會利用App,但App本身卻不會是產品。因此,科技產業群聚帶來的優勢就大幅降低了。相反的,如果你想革新某個產業,被這個產業的專家包圍,才是最大的優勢。

舉例來說,某間第三波公司想革新農業,順理成章的就會在美國中西部紮根,因為那裡已經有成熟的供應鏈,當地人也最了解農業文化。想要革新醫療產業,比起帕羅奧圖或紐約市,從納許維爾或巴爾的摩著手更適合,因為這些地區的醫療產業早已發展成熟。至於,致力研發機器人的公司,會發現匹茲堡是個不錯的落腳處,因為這座城市不但是鋼鐵業和製造業重鎮,擁有世界最頂尖機器人計畫的卡內基美隆大學(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也坐落於此。當然,許多公司仍然會前往矽谷,但比現在少得多。最終,會吸引新世代企業家紮根的地區,往往會有革新性動能強的產業蓬勃發展,而且還聚集了最多相關的專家。

接下來幾年,許多在舊金山灣區起家的科技創業家和工程師,為了尋找產業專家,會開始考慮移居到其他地區。但是,這不表示第三波新創公司的爆量性成長,只由這些把全部財產帶在身上的創業家驅動而成。我們也會看到各種產業老將與在地新創青年,在自己成長的地區創立公司,解決他們熟悉的產業中發生的問題。

第二波革命中,許多二十幾歲、年紀輕輕的程式設計師,單槍匹馬、創立動輒市值數億美元的公司,這些故事相當激勵人心。第三波也會有類似的傳奇,但第三波創業家不太可能是二十幾歲的程式設計師,反而是三十幾歲的農夫、工人、廚師與藝術家比較有可能寫下歷史。這些人在自己的專業領域遇到問題,再用他人發明的科技,打造下一個偉大的公司。

超簡單時代下的大機會

劇作家田納西.威廉斯(Tennessee Williams)曾說:「美國只有三座城市:紐約、舊金山與紐奧良,剩下的全是克里夫蘭。」我不太認同後半段,但某方面來說,前半段的確十分精闢。

紐奧良是美國古老的經濟重鎮。但是最近,遭到卡崔娜颶風重創,幾乎被破壞殆盡。距離卡崔娜風災不到三年,二○○八年,珍‧梅德貝瑞(Jen Medbery)來到紐奧良擔任數學老師,他是某間特許學校(按:由政府出資,但由私人經營或持有。這些學校追求投資報酬及獲利)的其中一名創始教師。

二○○九年,珍創立了「Kickboard」,主旨在幫助學校了解和分析蒐集到的各項數據。這個平臺讓老師能綜觀整個班級,和追蹤學生的堂課表現。

例如,某個學生有兩門不同的科目都表現不佳,這兩門課的老師就可以聊聊這位學生的狀況了。同樣的學生在第三堂課卻又表現得很好,或是作業寫得很用心但考試成績不理想,他的老師也能透過這個平臺找出其中的原因。

它不只幫助學生而已。校長也能以此評估老師的表現、綜觀全校的資料,再調整專業培訓與其他管理決策。如果有幾位老師都遇到相同的管理問題,可以實行哪些新的紀律政策?如果學生的閱讀能力未達標準,還可以多分配哪些資源給負責的老師?

紐奧良是 Kickboard 最完美的測試場。在卡崔娜風災過後,當地的公立學校幾乎都變成特許學校。這些學校的獨立性較高,加上因為重建過程中帶入的創業文化,讓學校能快速採納全新的校務和教學方式。

未來,還會有更多教育科技公司誕生於紐奧良,有興趣的投資者也會跟隨它們的腳步,投注資金到新科技,創造新的經濟生態。這樣的趨勢其實已經是進行式:二○一二年,紐奧良每二百人就有一人創業,超過全國平均的五六%。曾經看似不可能的事物,正在眼前發生——紐奧良,一個被眾人遺棄的城市,已再度崛起。

綜觀整個歷史,變革總是在最意想不到的地方發生,未來也還是如此。Magic Leap 這間作風低調的虛擬實境公司,已經募資逾十億美元,投資者包括 Google 與阿里巴巴。你猜猜Magic Leap 位在哪裡?答案是佛羅里達州的羅德岱堡(Fort Lauderdale)。在第二波革命期間,這幾乎不可能發生,當時頂尖的科技公司不是在帕羅奧圖,被史丹佛大學的博士環繞,就是在滿是麻省理工學院畢業生的波士頓。「後進地區崛起」這個現象正在全美各地發燒。未來十年,它的動能更會隨著第三波革命持續增長。(摘錄整理自第七章

 

 書籍資料 

第三波數位革命(The Third Wave)

史蒂夫‧凱斯(Steve Case)/著;廖桓偉/譯

大是文化出版

售價:350元

 

 作者簡介 

史蒂夫‧凱斯(Steve Case)

美國線上的共同創辦人。處在最頂峰時,美國線上曾掌握美國近半的網路流量、是第一家公開上市的網路公司。

2005年共同創立位於華盛頓特區的投資公司「革命」後,凱斯和合夥人共同經營許多企業,如Zipcar和Sweetgreen。凱斯還是美國前總統歐巴馬欽點「美國創業」計畫的主席。


Advertisement

更多 iThome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