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神通資科而言,引進並學習美國Joyent公有雲架構和技術,對於MiCloud的服務完整性有幫助。

臺灣唯一一家由系統整合廠商神通資科推出的IaaS公有雲服務MiCloud,引進美國第四大公有雲服務廠商Joyent的架構。神通資科行政中心資訊服務研發處處長趙元瀚表示,這朵公有雲提供的服務,原本是從服務神通資科內部專案的私有雲服務開始的。他指出,為了解決內部專案同仁,以往申請測試環境時,從採購到建置完成,往往必須曠日廢時的困擾為出發點,不僅打造了屬於企業內部的MiCloud雲端服務,而且還將這項服務進一步提供給外部顧客。

邁向雲端服務,第一步先從伺服器虛擬化著手

神通資科和其他許多企業一樣,也看好虛擬化的效益,不論是伺服器虛擬化或者是儲存虛擬化等,都可以讓原本散落的各種運算資源,獲得比較好的整合成效。

最明顯的例子就是,神通資科負責各種政府大型專案和科專的系統開發,從專案啟動後,每一個階段都需要不同的測試環境。

趙元瀚當時便開始思索,面對這麼多專案經費採購的測試機器,如果可以做好更有效率的IT資源整合,甚至進一步以雲端服務的方式,自動化提供測試環境給專案同仁使用,將可以大幅降低專案同仁為了採購測試環境設備所浪費的等待時間。

因此,在2年前,趙元瀚和IT部門同仁便開始盤點公司散落在各部門的各種測試機器,希望先透過集中化與虛擬化的方式,將所有的IT資源進行統整後再另行分配。

不過這件事並不好做,他說,當年伺服器正好處於32位元和64位元的交接時期,許多32位元的伺服器在記憶體與效能上的限制較大,相較於64位元的伺服器,並不是適合做伺服器虛擬化的首選產品。

再者,趙元瀚當時也發現,要提供虛擬機器供內部同仁使用,因為有許多同仁在客戶端駐點開發,因此這個雲端服務必須能夠同時提供公司內部和外部同仁使用,而且為了滿足不同的專案需求,還必須要能夠提供雲端服務的計價方式。

藉助美商Joyent經驗打造MiCloud雲端服務

神通資科剛開始和所有臺灣企業一樣,先從虛擬化整併和集中化企業內的伺服器著手。但是,臺灣多數企業使用的VMware或是微軟Hyper-V等虛擬化方式,還沒有提供計價收費的機制,趙元瀚說,這也使得這個雲端服務因為無法克服計價問題而暫停。

後來有一個機會,趙元瀚認識了Joyent大中華區的高階主管。趙元瀚認為,Joyent是全美第四大提供公有雲服務的業者,一定可以協助神通資科解決從私有雲邁向公有雲以及如何提供雲端計費服務的瓶頸;更重要的是,Joyent是以Solaris作業系統為主,對於長期針對政府進行專案開發的神通資科而言,若和Joyent合作,神通資科本身有許多Solaris的專家可以協助做相關的雲端技術接軌,未來在使用軟體平臺的授權成本也會比較低。

這背後也潛藏一個關鍵因素在於,神通資科剛開始推動雲端服務時,該公司雖然有數百名懂得.NET和Java的開發人才,少數懂Web Services的開發人才,但是沒有人懂PHP、Ruby的網站開發人才,更沒有人懂Hadoop等雲端開發的人才。而神通資科透過和Joyent的合作,除了有雲端的技術合作和交流外,也是一個實際了解國外公有雲業者如何實際維運的好機會。

趙元瀚指出,對神通資科而言,虛擬化只是雲端服務的基礎,並不是雲端服務。而雲端服務的3個階段,最底層的IaaS(基礎設施服務化)、中層的PaaS(平臺架構服務化)和最上層的SaaS(軟體服務化),神通資科提供的MiCloud主要努力的方向在於打造IaaS和PaaS;至於SaaS到更進一步的SaaS Market Place(軟體市集),則是系統整合廠商神通資科和神達電腦適合扮演的角色。

MiCloud雲端服務的四個階段進程

神通資科打造MiCloud進度可以分成4個階段,第一階段從2010年~2011年3月,主要是落實虛擬化的基礎工程,整併伺服器並集中化管理。第二階段則從2011年3月~9月,趙元瀚說,當時因為虛擬化到一個階段後,就面臨無法提供雲端計價服務的瓶頸,因為遇到Joyent團隊,引進Joyent的公有雲架構而有了轉圜餘地。他說,神通資科在引進Joyent的公有雲架構下,開始打造神通資科MiCloud的IaaS雲端服務。第三階段從2011年9月~2012年3月則是MiCloud試營運階段,將相關的服務提供給內部與外部成員測試使用。最後的階段就是2012年4月迄今,這也是MiCloud正式營運的階段,許多新的應用程式服務也陸續上線。

引進Joyent新的雲端服務在打造IaaS架構時,趙元瀚表示,採用LAMP架構,作業系統使用OpenSolaris分支的Smart Machine,網頁伺服器使用Apache進階版的Nginx網頁伺服器,資料庫使用MySQL進階版Percona資料庫,網頁開發工具則使用Ruby等。

此外,為了讓使用者在串接雲端服務上可以更簡單,趙元瀚說,神通資科也引進美國Amazon及各大公有雲平臺都有在使用的雲端流量管理軟體Stingray Traffic Manage,可以做到SSL加速,提供伺服器負載平衡、全球伺服器負載平衡(Globe Server Load Balance)、應用程式防火牆(WAF)、壓縮和內容快取(Content Cache)等功能,最終的目的則是希望讓每一個雲端服務的提供者和使用者,都可以達到自動擴展(Auto Scaling)的目的。

也就是說,如果有某一個服務,例如訂票系統、選課系統,在流量顛峰時期必須要有100臺伺服器才能夠順利運作,但平常的服務,則只要需10臺伺服器就已經足夠。那提供該服務的單位,應該要採購100臺還是10臺伺服器呢?

趙元瀚認為,企業透過和MiCloud服務的串接,使用者可以自行設定,在使用流量暴增時,自動化增加所需要的伺服器,一直到可以滿足需求為主;同樣的,當流量減少時,也可以自動關機。他說,下一步則要利用網路海纜來提供CDN內容快取服務。

找出和別人不一樣的特色服務

趙元瀚說:「對於MiCloud而言, Everything as a Services就是未來發展的目標。」因此,在SaaS的架構中,針對中小企業推出MiERP、MiCRM、MiProject和MiBI等新的應用服務;針對醫療要推出MiHIS門診系統、MiCare遠端照護,和針對化療給藥、巡房和血液透析等醫療需求推出一個相關生技產業MiGeno的軟體市集(Market Place);針對大學和文教業者也推出教育雲。

除了針對不同的產業應用推出不同的SaaS軟體服務外,MiCloud和其他IaaS在技術上具備的特色就是,Joyent提供DTrace的偵測技術以及SnapShot快照技術。

他指出,Joyent奠基在Solaris核心,發展一套虛擬主機作業系統SmartMachine,趙元瀚表示,Solaris內建DTrace的偵測技術,可以偵測包括處理器或者是應用程式在執行的過程中,究竟是哪一個環節出錯,並提供視覺化的呈現方式,讓使用者可以第一時間察覺系統問題,進而可以立即處理。這樣的功能也內建在Mac OS中。

至於MiCloud也採用Joyent奠基在Solaris的ZFS檔案架構,透過快照的功能進行增量備份(Incremental Backup)。趙元瀚表示,ZFS的檔案快照功能,將第一次快照的起始點定為0GB,設定為一個系統增量備份的基準點後,不論有幾次的快照備份存檔,都可以任意刪減其中一個快照備份,成為一個完整的全備份檔案資料。

他強調,因為這個技術不是在備份資料,而是讓使用者可以自己決定調整快照備份的起始點。未來,這也將成為MiCloud提供的SaaS線上服務之一。此外,ZFS檔案也可以做Clone(複製),進行實體機的備份,並可以做到自動擴展;若在負載平衡下,還可以做到直接在指定的空間複製後並直接啟用。

臺灣雲端服務業者面臨的考驗

由於神通資科希望讓MiCloud扮演一個和國外優質軟體與臺灣企業交流的一個平臺,趙元瀚表示,後端的介接應用可以由MiCloud執行,但對於臺灣企業而言,因為MiCloud已經可以提供企業使用介接軟體時,必須支付的金流問題,加上有神通資科作為相關軟體在臺灣的技術顧問,都可以大幅簡化臺灣企業想使用其他國外軟體的使用門檻。他也說,MiCloud也將會和其他國外公有雲業者,包括Joyent、Amazon等做介接,也可作為MiCloud的跨國雲端服務備援機制。

此外,企業使用各種雲端服務的費用在企業帳目上,往往只能做費用的折抵,也會降低企業的使用意願。未來如何從政策與稅制上,為臺灣雲端服務與軟體業者提供更多的彈性,也將是未來相關產業發展蓬勃與否的關鍵助力之一。

對於神通資科的MiCloud而言,未來的發展目標就是Everything as a Services,也會針對不同的產業內容,提供適合使用的SaaS應用服務。

——神通資科行政中心資訊服務研發處處長 趙元瀚

 

公司小檔案

神通資訊科技

● 總經理:蔣臺方

● 地址:臺北市內湖區堤頂大道二段187號

● 網址:www.mitac.com.tw


相關報導請參考「2012企業雲端開發術」


Advertisement

更多 iThome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