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務部部長蔡清祥 (攝影/洪政偉)

司法改革最重要的關鍵就是「信任」,要扭轉民眾對司法的不信任,也要改革現行司法審查過程中效率延宕的問題,除了從制度面進行種種的改變,法務部部長蔡清祥表示,該部從科技面著手,回應外界對司法改革的決議,最明顯的例子就是6月13日試行、預計於7月13日正式對外公布的「司法聯盟鏈」。

他指出,司法聯盟鏈是利用區塊鏈去中心化的特性,落實數位證據的監管,從第一線司法警察蒐證,到檢察官偵查,直到法院審判的過程,都可以做到可被信任,在確保數位證據力的同時也可以大幅降低現在法院審判時,因為對數位證據證據力不信任所導致的數位鑑識成本增加和審判效率拖延的現象。

「法務部對區塊鏈的應用並不陌生,」蔡清祥表示,在五年前,擔任法務部調查局局長時,就已經將區塊鏈用於刑事司法蒐集數位證據的面向上,先做到將數位鑑識報告上鏈,接著就是做到將儲存在雲端的數位證據上鏈。

蔡清祥說,他在繼任法務部部長後,便希望做到「科技化的法務部」,透過科技提高效率並優化作業流程,最新的科技進度應用就是運作區塊鏈科技,推出「司法聯盟鏈」。

司法聯盟鏈並非單一機關可以獨力完成的目標,蔡清祥認為,需仰賴整合聯盟鏈成員共同參與,跨域合作,展現部會聯手、公私協力的價值。他對司法聯盟鏈的期許是以「司法、科技、人民」為主軸的「新信任關係」。資料來源:法務部,2022年6月

確立五個司法聯盟鏈初始會員,單數才能多數決

案件處理從司法警察蒐證開始,一直到檢查機關偵查起訴,到法院的審判,這一系列的流程都是環環相扣且有共通性。因此,在確定要成立司法聯盟鏈時,為了避免單一機關成立私有鏈的區塊鏈運用,會帶來管理上有容易竄改資料的質疑,且避免公有鏈應用在成本、效率會有過大波動的情況下,便採用折衷的聯盟鏈。

蔡清祥指出,初始會員包括司法院、法務部、高檢署、警政署和調查局等五個單位,除了平常工作司法審判流程彼此都有關連性外,也貫徹區塊鏈分散式帳本、節點多數決的特性,單數才能多數決,成立聯盟鏈去除單一的疑慮。

就這五個初始會員而言,第一線處理證物的警政署、調查局負責存證,並協助參與訂立相關的技術指引規範;再來,法務部和高檢署則負責證物管理、證物入庫和使用(點交、記錄);最後,司法院所屬的各級法院,則負責包含開庭、移交認證等工作內容,並可藉由區塊鏈保持證據同一性、去中心化、信任、公開、透明的特性,對證物進行完整的擔保。

推動司法聯盟鏈認證標章,完善鏈下管理機制

蔡清祥坦言,各界對於選擇公有鏈、私有鏈和聯盟鏈都有不同討論,但重點不在於選擇哪一種區塊鏈的應用類型,而是選擇的類型,能否達到貫徹區塊鏈去中心化、依賴節點進行分散式儲存、獨立節點確保資料公開透明,且沒有單一機關可以單獨竄改記錄在區塊鏈上的資訊才是關鍵。

「而要做好司法聯盟鏈的關鍵,除了鏈上技術面外,還有鏈下管理面必須相輔相成才行。」他說,區塊鏈技術成熟,但相關建置及維護成本不算低,若由單一機關出資、建置和維運,就會淪落為受單一機關掌控的質疑,因此,若可以是由不同單位編列預算、各自出資建置司法聯盟鏈的驗證節點並各自維運,可以滿足外界對聯盟鏈的信任;後續加入的會員除了可以自建節點,也能委外由國網中心協助建置委外節點。

再者,蔡清祥認為,鏈下的管理面就必須做到資料的完整性及正確性, 避免證據不完整局限性。克服的方法就是,與資策會科法所進行合作,做到公私協力,協助司法聯盟鏈建立數位治理的管理規範,確立標準化作業流程及相關的教育訓練內容,更重要的是,會推動司法聯盟鏈認證標章,未來要加入司法聯盟鏈的會員,都必須取得相關標章,確認鏈上資料與鏈下資料真實完整。

推動司法聯盟鏈有短、中、長期的目標,短期目標為建置基礎建設規畫,考量數位證據對司法實務驗證的迫切性進行試辦評估,並辦理司法聯盟鏈人員證照、區塊鏈教育訓練;中期目標就勢將數位資料加以應用;長期目標就是做到與實體證物進行結合。

司法聯盟鏈先從臺北、桃園和臺中進行試辦

「成立司法聯盟鏈對於案件偵查、審理都會帶來很大效益,」蔡清祥表示,一開始會先從臺北、桃園和臺中進行試辦,透過實際試辦施行。

他認為,司法聯盟鏈立即看到的程序效益就是,加速司法訴訟進行,避免過往法庭針對數位證據真實性,必須邀請專家證人或進行數位鑑識而耗費更多時間與數位鑑識費用,現在有了司法聯盟鏈之後,可以加速訴訟程序的進行。

蔡清祥指出,司法聯盟鏈帶來的實體效益則是,做到擔保數位證據同一性,落實公平正義的期待。也就是說,對於數位證據保存可以做到同一性,確保不會出現偽造、變造的弊端,從司法警察蒐證、法務部高檢署的偵查,一直到法院的審判,證據不會遭到變造,法院不會質疑真實性。他表示,這對民事、刑事和行政訴訟的案件都有幫助,甚至未來還可以擴及對於智慧財產權的保護。

做到以司法、科技和人民為主軸的新信任關係

「司法聯盟鏈的成立,代表臺灣司法跨入數位時代的重要里程碑。」蔡清祥表示,司法聯盟鏈做到跨機關共同處理證物監管鏈準則,未來,還可以做到跨部會參與,例如,文化部可以加入司法聯盟鏈確保文創作品的智慧財產權;全國律師公會也可以加入司法聯盟鏈,對於法庭提示數位證據及數位卷證驗證流程的真實性;甚至即將成立的數位發展部和行政院等,都可以協助完善司法聯盟鏈國家隊,持續強化聯盟鏈的基礎建設,有助後續會員加入,也可以獲得更多產官學研的肯定和支持。

蔡清祥認為,司法聯盟鏈不是法務部單一機關可以獨力完成的目標,需仰賴聯盟鏈成員共同參與。他對司法聯盟鏈的期許就是以「司法、科技、人民」為主軸的「新信任關係」。

「Taiwan Can Lead」是蔡清祥期許,司法聯盟鏈在結合司法和科技,透過建置國家鏈,作為司法永續信任的基礎。

 相關報導  


熱門新聞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