訴求隱私、每月超過5,000萬用戶的瀏覽器Brave,不只對FLoC(Federated Learning of Cohorts)投反對票,針對Google新提出的廣告追蹤技術Topics API,仍持反對立場,並指出,Topics API只是經過稍微修改的FLoC,並沒有真正解決隱私問題,兩者對於用戶的隱私同樣有害。

Google去年所提出的廣告追蹤技術FLoC,受到眾多瀏覽器、網站甚至是內容管理系統等,以考量隱私安全為由預設停用,都還未正式上路就受到抵制的FLoC胎死腹中,不過Google並不死心,最近又再次發表新的廣告追蹤技術Topics API。而Brave認為,雖然Google稱Topics API解決了FLoC嚴重的隱私問題,但事實上卻沒有,Topics API僅改善FLoC次要的隱私問題。

雖然Google新發表Topics API,要來取代之前的FLoC提案,但Topics事實上與FLoC基本概念相同,都是以用戶的興趣為基礎,根據瀏覽網站的歷史紀錄,來判斷用戶的興趣,將其依照主題分類,並讓用戶的瀏覽器將資訊分享給廣告商、追蹤器和存取的網站,而這些行為的目的,便是要讓廣告商能對用戶推送更具針對性的廣告。

Brave解釋,在FLoC中,瀏覽器會向所有詢問的網站,廣播用戶的興趣,而Topics API則是將興趣廣播限制在同一個廣告商,一廣告商同時出現在網站A和網站B上,則廣告商可以在網站A上,了解到用戶在網站B上的興趣。FLoC和Topics API另一項不同點,是FLoC所學習到用戶的興趣是固定的,因此網站能夠很容易地辨識用戶,而Topics API在用戶的興趣中添加少量的隨機性,使得網站更難以指紋辨識用戶。

Brave提到,Topics API和Brave這兩項主要差異,的確改善了FLoC部分缺陷,但是真正有害隱私的問題仍然存在,Brave認為,Google不該成為敏感資料的仲裁者,傲慢地決定哪些資料對用戶來說是敏感的。

Google在Topics API技術說明中,表示僅會與網站分享非敏感的興趣,不會包含種族、性向和信仰等資料,但Brave表示,並沒有任何資料可以在所有情境,都必然能安全地分享,真正有意義的隱私,應該特定於每個人的情境,因此他們認為真正的敏感內容應該由使用者決定,而非Google。

以求職興趣舉例來說,對正在尋找第一份工作的畢業生來說,或許並非敏感資料,但是對於瀏覽自家雇主網站的人,可能敏感程度就不一樣,抑或是對乾酪和葡萄酒的興趣,或許普遍不特別,但是對於特定宗教或是飲食文化的人就不同。

對於Google擅自為用戶定義非敏感和敏感資料,並且向第三方分享這些資料,Brave直指,這正是對使用者隱私的侵犯。雖然Google在Topics API中,將讓用戶可以選擇退出特別敏感的類別,但Brave提到,在技術上可行,實踐中並不理想,因為通常軟體的預設值很少被更動,甚至只有少數的用戶知道自己能夠做出選擇。

以另一個層面來說,Brave還認為Topics API比FLoC更糟糕,因為Topics API對Google這類大型廣告商更加有利。在FLoC中,所有廣告商都能了解用戶所有的興趣,但是在Topics API中,廣告商僅能了解用戶在其所呈現頁面的興趣和行為。

對Google這類大型廣告商來說,觸及廣泛的網站,而小型廣告商,出現在更少的網站上,因此Brave認為,Topics API不會對大型廣告商產生影響,但是會使小型廣告商處於劣勢,Topics API表面上是針對用戶的隱私做修正,但本質上強化了Google的廣告壟斷。

至於Topics API是否比FLoC更好?Brave認為兩者同樣都侵害用戶隱私和公平競爭。而之所以Google稱FLoC、Topics API或是隱私沙盒提案可以改善隱私,是指利用這些系統來取代原本的第三方Cookie,但已經有許多注重隱私的瀏覽器,早已預設封鎖第三方Cookie。

因此Brave提到,對於目前市場上對隱私危害最大的Chrome瀏覽器使用者來說,Topics API的確能改善隱私,但是只是讓隱私最少的瀏覽器,變得不這麼糟糕的提議,對於其他真正保護隱私的瀏覽器來說,Google所做的努力遠遠不足。


熱門新聞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