裕利的商業模式,很不一樣,不只有醫藥物流配送,更涵蓋了藥廠銷售維運服務,可以說,藥廠除了研發、製造、行銷以外的所有營運功能,幾乎都可以委託給裕利一手包辦。光是在臺灣,就有近百家國外藥廠的醫藥物流經銷,全都委外給裕利,也因此,裕利每天要處理的業務相當複雜,不只服務藥廠的客戶,直接面對醫院、診所和藥局的訂單需求,並且提供付款,還要包辦所有行政、客服,有時更要替藥廠到醫院投標藥品。(資料來源:裕利醫藥,iThome整理,2021年7月)

裕利能夠接下COVID-19疫苗的配送任務,不僅僅是它是唯一一家有能力配送不同溫層的醫藥冷鏈物流服務商,這家公司過去幾年在數位轉型和IT發展上,也下了很大的功夫。不只疫苗配送靠IT,裕利這家公司的經營,也非常仰賴IT。

裕利的商業模式,很不一樣,不只有醫藥物流配送,更涵蓋了藥廠銷售維運服務,可以說,藥廠除了研發、製造、行銷以外的所有營運功能,幾乎都可以委託給裕利一手包辦。

裕利是一家總部在瑞士的跨國醫藥物流服務集團,目前在全球13國家地區都有成立分公司,光是在臺灣,就有近百家國外藥廠的醫藥物流經銷,全都委外給裕利,也因此,裕利每天要處理的業務相當複雜,不只服務藥廠的客戶,直接面對醫院、診所和藥局的訂單需求,並且提供付款,還要包辦所有行政、客服,有時更要替藥廠到醫院投標藥品。

一天要處理上萬筆醫藥配送訂單

對於裕利更大的考驗是,每天要處理上萬筆訂單,多達上萬種藥品配送。為了提供這些服務,就必須仰賴IT和數位化把複雜流程更簡化才行。

「裕利不需數位化嗎?」裕利醫藥臺灣董事總經理周志鴻反問,他強調,因為裕利處理的是上萬種藥品,每家藥廠訂價都不一樣,甚至配送對象也不盡相同,「如果裕利沒有很好的IT系統來處理,就容易出錯。」這正是裕利需要IT的原因。

裕利核心業務雖是醫藥經銷物流,但這些年不斷擴大投資新領域,從醫療保健行銷與業務,到提供病患照護、醫療保險審件及付款服務都有,甚至近幾年更跨足電商通路行銷,推出開店平臺服務,不只幫藥廠提供EC管理,藥局或診所也能使用其電商平臺進行藥品下單、線上付款。這些新的業務和服務,要能迅速發展,背後都高度倚重IT。

裕利醫藥臺灣董事總經理周志鴻表示,裕利每天需處理上萬種以上的藥品,每家藥廠訂價都不一樣,配送對象也不盡相同,如果裕利沒有很好的IT系統來處理,就容易出錯。圖片來源/裕利醫藥

裕利2年前開始轉型,第一步是全面上公雲

正是因為有了越來越多新醫藥服務,和不斷增長的醫療保健需求,裕利集團2年前決定轉型,要從傳統IT技術,逐漸走向以數位為優先的轉型策略,發展各種醫藥數位化應用,來服務不同藥廠、醫院、診所,或是政府,與照護病患。裕利總部IT成了加速集團轉型的關鍵。

裕利加速轉型策略第一步,就是翻新IT架構,甚至全面擁抱雲端,還提出了ATA (All to Azure)計畫,要將集團系統全部搬上公有雲,並先從ERP、WMS等關鍵業務核心系統上雲開始做起。有了分散式雲端架構後,更能夠彈性調度資源,以ERP上雲為例,現在平均尖峰時間可以支撐集團多達6千人同時連線使用,單日可達到1百萬筆交易處理。

裕利兩年前開始上雲,先從集團開始做起,再推向全球分公司,集團公布上雲策略的隔年,臺灣裕利也分階段將舊系統自機房遷移到雲端,往後開發的新系統也皆預設上雲,如文管系統、電子簽核系統等,目前僅少數系統未搬上雲,如AD網域服務,或揀貨相關系統等。

除了翻新IT基礎架構,裕利也開始將數據分析,作為另一項轉型策略,來發展加值應用或創新服務。

由於裕利和許多醫藥客戶往來過程中,會產生大量數據交換,多年下來,累計資料量相當龐大,截至去年,光在裕利的資料倉儲累計資料量高達1.8PB,為了分析這些巨量資料,裕利在新加坡設立醫藥服務創新研發中⼼,一方面提供市場分析,協助藥廠了解潛在或目標客群,另一方面,也透過數據分析,強化藥品供應鏈的管理。

引進區塊鏈建立藥品追蹤與追溯

甚至為解決偽藥問題,裕利早在前兩年就導入區塊鏈技術,結合行動App,用於藥品的追蹤與追溯,醫生或患者只要以手機eZTracker App掃描藥品或疫苗包裝上的QR碼,就能驗證其藥品的真偽,並透過分散式帳本技術,來確保資料安全與正確。該服務自2019年推出後,先後在香港、泰國和菲律賓等地開放使用,一年內就使用逾上萬次。這些數位化服務都透過裕利雲端來提供。

疫情發生後,裕利也大力推動電子下單平臺,讓顧客可以線上訂購處方藥、醫療設備或健康產品,並也能線上付款。菲律賓、新加坡和馬來西亞先推出,臺灣去年中也跟著上線,迄今多達3千家藥局、診所有用。

為了配送COVID-19疫苗,裕利臺灣自己的IT團隊,也有打造了一個即時監控冷鏈倉儲與運輸追蹤平臺eZLogistics,可以視覺化方式呈現整批疫苗配送過程的物流和溫度履歷,更方便人員進行監控與追蹤。周志鴻表示,這套平臺,除了自己用,未來也將提供給裕利各國分公司來運用。

過去兩年,裕利也持續引進新科技,來改善或優化內部作業流程,像是臺灣裕利去年導入RPA機器人流程自動化,開始取代一些重覆性電腦輸入作業,來減輕人員負擔。目前已部署20多支RPA機器人,協助處理訂單輸入、搜尋標案、客戶資料比對查詢等。

不僅如此,對於整個供應鏈風險管控 ,裕利原本就有一套追蹤管控機制,他們今年更導入一套可持續性供應商監控平臺IntegrityNext,能以自動化方式持續對於上下游供應商進行風險評估和稽核,幫助他們建構可信賴的供應鏈。

全面推動數位化同時,裕利這些年也特別強化資安來確保數據隱私,不只全面導入ISO 27001,還引進十分火紅的NIST CSF網路安全框架,來作為資安成熟度評估機制,來推動公司內外全面的網路安全規畫,並持續改善精進,適應不斷變化的網路安全威脅。

周志鴻也說,早在10多年前,裕利在臺灣就持續尋找更有效率且更加數位化的方法,來推動業務成長,這次配合集團轉型,也加速裕利臺灣轉型腳步,特別是在數據分析的應用。他也提到說,考慮醫藥服務領域,發展變化非常快速,裕利自己必須很快速來準備,發展數位化應用能力。

除了積極轉型,周志鴻更透露,目前他們正在打造新世代藥品物流超級中心,這個超級中心,除了考慮未來十年發展,導入適合的數位化應用,還將引進新科技,如AGV等,來提高物流服務量能。


熱門新聞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