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推動組織改造,規畫成立數位發展部,外傳將整併科技部、國發會資管處、行政院資安處、NCC部分業務,作為推動我國整體數位發展策略的部會,行政院政務委員郭耀煌近期在一場公開活動中揭露未來數位發展部的策略方向,將扮演政府及產業數位轉型的推手。

郭耀煌過去曾經擔任資策會董事長,去年10月受命擔任行政院政務委員,督導行政院業務包括科技部與經濟部底下的科技業務,同時他也協助行政院規畫數位發展部。根據媒體報導,行政院最新的組織改造方案在這個會期送交立法院審議。

郭耀煌在周一出席政大電子治理中心舉辦的數位研析成果發表會,以後疫情時代智慧政府數位轉型契機與發展方向為題發表演說,同時揭露了今後數位發展部推動我國數位轉型發展的策略方向。

首先,郭耀煌指出,COVID-19在全球爆發疫情,顯現政府推動數位轉型或數位治理的重要性。COVID-19對數位治理的啟發,特別是在遽變之下,數位科技似乎能有效協助因應變局,然而,他也認為數位轉型不能光看數位科技,也要兼顧自然環境變遷及人類文明對數位轉型的影響。

面對疫情衝擊,政府需要提升韌性國力,因應防疫的需要,人類文明活動快速的調整,同時也需要維持國家的正常運作,數位轉型或數位治理目的就是提升國家韌性。這次在COVID-19疫情影響之下,臺灣透過數位平臺、科技有效進行防疫,這突顯政府的數位治理能力,同時也受到肯定。

疫情也促成網路社會更加速普及、深化,很多活動能透過網路進行,例如在家工作,這波疫情下的遠距工作,維繫組織的正常運作。儘管數位轉型是必然的趨勢,但過去不少人對轉型抱持懷疑,而在這次疫情影響下,反而提供數位轉型推動的助力。

而在數位治理中,資料是一項重要的戰略性的物資,若將來發生其他突發性的遽變,要透過數位科技維持正常運作,資料就是戰略性物資之一。

數位發展部發展方向:政府及產業的數位轉型發展推手

郭耀煌也在演說中揭露他在行政院協助規畫數位發展部,期許今後數位發展部扮演國家數位轉型的推手及其策略方向。

他指出未來數位發展部的成立首先要面對的是產業,面對數位經濟。他觀察數位經濟的一些特性,首先,跨產業的數位轉型發生,傳統的產業界線被打破,例如Airbnb、Uber,乃至臉書最近和澳洲政府間的對抗,社群和媒體內容出版,這類產業界線改變產生新的商機和挑戰。有些預測認為2025年數位經濟將佔全球GDP的40%,台灣目前約為20%上下,並有研究預估未來全球GDP增幅約有7成來自數位經濟,顯示數位經濟的重要性。

他並以主計處統計,臺灣的數位產業佔GDP比重,較美國、韓國的比重來得高,然而在軟體、服務佔數位產業的比重,則低於美、韓兩國,尤其是臉書、Google等資料經濟強權的網路平臺所在的美國,其軟體、服務佔數位產業的比重高達9成。

而統計我國每5年的數位產業成長率,最高峰曾發生在2000年前後,平均成長率曾達到21%,但後續幾年成長率已下滑至個位數,推測2000年為網際網路普及的時代,而數位產值成長最快在平臺服務、資料經濟,但當時臺灣經濟發展以硬體製造為主,未以數位產業的軟體及服務為主。郭耀煌認為,這是未來數位發展部面對產業的數位轉型需要處理的議題。

他認為不僅是數位產業要轉型,中小企業、傳統企業也需要數位轉型,一項調查顯示9成的企業有高度的轉型意願,但約43%左右不知道如何進行,將是今後政府要努力的方向。

除了有「護國神山」之稱的台積電之外,郭耀煌表示,臺灣需要更多的企業發展為護國群山,我國產業結構必需調整,除了數位產業外,也期待傳統產業能夠發展為護國神山,也是未來數位發展部的責任。

而隨著網路社會普及,全球約50、60%為使用社交網路的主動使用者,臺灣的比例高達80至90%,帶來可能的新商機。網路社會對城鄉的連結,由於都市化發展更快速,形塑出的網路公民社會文化,例如近來造成話題的網紅文化也值得關注。另外,隨著網路的普及,攻擊也隨之增加,資安防護變得更重要。

過去政府致力於縮小偏鄉的數位落差,而在數位經濟的時代,他認為數位素養、能力、數位資源的掌握對個人影響是很大的,因此必需確保每個人,不論學歷、族群、身分差異都能享有相同的數位發展機會。同時也要提倡數位包容,尊重多元價值,甚至是那些自願選擇不使用數位服務的民眾。

而在數位時代下逐漸浮現數位疆土的議題,包含兩個層面,一方面是國家能否掌握自己的資料、資源,例如臉書最近和澳洲政府間的對抗,就是主權展現的問題;另一面則是部分國家如愛沙尼亞利用網路平臺延伸國家影響力,這部分也值得臺灣學習。郭耀煌認為,數位疆土代表數位發展不單單是經濟、政府的國內治理問題,也涉及政治、國際戰略議題,

「從數位經濟到數位疆土,這些都是數位發展部將來的業務主軸」,他說。

至於數位發展部肩負政府推動數位轉型,為因應快速變動,郭耀煌認為數位發展部需要一個適任的政府數位轉型推動團隊,需要跨領域專長人才,至各領域推動,且要有更彈性的用人制度,聘用民間的專業人才或主管;在組織方面,為因應變化需建構學習型組織文化鼓勵創新,並有變形蟲組織的運作彈性,同時鏈結智庫和法人,能夠鏈結民間的力量。

政府推動組織再造,未來若成立數位發展部,他期許引導建立新的數位治理、數位經濟發展模式,展現國家數位治理的新風貌。

雖然數位發展部扮演政府及產業數位轉型的主要推手,但郭耀煌認為,政府數位轉型從來不是只有數位發展部的責任,而應該是和各部會一起同步推動數位轉型,因此未來各部會到地方政府都應有足夠的數位治理團隊及能量,可行的方式包括,將各機關原本偏向技術的資訊部門轉型為兼具數位發展策略規畫及推動的部門,或是設立具獨立運作的數位治理部門,以打造成國家數位治理的生態系。

另外,未來政府推動數位轉型,在政府資訊計畫審議、執行、預算編列,相關的資訊採購及委外制度的改革,但他並沒有揭露更進一步的訊息。未來數位發展部也會扮演人才培育的角色,促成文官數位轉型及數位治理人才培育。郭耀煌並以最近New eID舉例,說明未來建立可課責、互信的數位政府體制的重要性。

他期許未來數位發展部扮演國家數位轉型的中央廚房,和各部會在同一體系下共同運作。今後我國推動數位政府發展目的在奠定數位基盤、貫徹國家數位轉型,六項數位政府願景,包括萬物聯網、資安防護、資料治理、永續創新、法制齊備、人才匯集,具體8項數位政府發展策略,包括公私協力、軟硬攜手擴大數位轉型動能、提早前瞻應用部署、完備法制、開放創新網路厚植跨域作合作網路、沙盒實驗帶動創新等等,其中特別期許未來數位政府擴大融入沙盒的實驗精神,以鼓勵創新發展。「最終目的在建立全民共享、信賴、安全的智慧國家與活力網路社會」,郭耀煌說。

熱門新聞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