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9名趨勢員工,利用忙碌上班研發工作之外的空檔、周末,長達9個月投入了這一場DevOps遊戲化活動「星際奇航遊戲」。(圖片來源/趨勢科技)

949人,6成來自臺灣團隊,4成跨海從美、加、中、菲主要研發基地遠端連線的工程師,遍及10個部,利用忙碌上班研發工作之外的空檔、周末,長達9個月投入了這個趨勢科技創立30年來,最重要的一場遊戲活動中,也就是「星際奇航遊戲」(Trend Micro Star Trek 2020)。

93個競賽團隊,每隊要面對34個DevOps實踐挑戰,不是紙上談兵,而得用自己手上產品專案,全程導入DevOps技術、流程和作法,並將過程細節一一文件化,變成共享的實務經驗,近半數團隊,42組完成每一道任務,趨勢科技更先後投入了超過30位主管和關鍵推手,15位全程參與,組成了STOC推動小組,將期待全公司超過6千人都要學會的DevOps發展藍圖和標準,變成了一個超大規模的太空打怪遊戲,更出動了58名DevOps專家和老手組成導師團兼裁判,不眠不休,仔細審查93個隊伍,所寫下的每一份文件。不只報名團隊超過預期的3倍,最後產出的DevOps實踐經驗(Practice)數量417份,涵蓋了13個DevOps領域,光是監控與Logging就有64份。

要將開發實踐經驗變成可以分享的知識文件非常困難,趨勢過去全公司一年只能累積30份實踐,但這一場遊戲活動的產量,是過去一年產出的14倍,更有50份評鑑為優秀實踐,甚至有5個團隊撰寫數量超過了30份,一個團隊的成果就是趨勢全公司過去一年的產量,這些最後集結出了一份趨勢自己的DevOps工程指南書,不只是知識管理的核心,也是趨勢新企業文化的實體化成果。

2年前決定展開轉型的那一天

這個故事要從兩年前的一封信說起。

2019年8月5日星期一早上9點多,趨勢科技執行長陳怡樺發了一封信,給全球6千多名趨勢人,宣告了新的DevOps大轉型計畫,也就是STOC計畫(Stand Tall on the Cloud,躍居雲端之上)的啟動。「現在是擁抱變革和抓住機會的最佳時間。」她在信中這樣強調。

趨勢科技是DevOps的先行者,早在2014年全球DevOps風潮興起之前,趨勢科技從2011年就開始調整維運策略,將雲端儲存相關專案的維運工作,改交給具有Ops能力的Dev研發團隊成員接手,例如中介軟體的部署。4年累積下來,更建立了一套趨勢DevOps自動化作業,這個流程涵蓋了程式碼組建、測試、部署、監控機制、自動恢復、系統配置、自動擴充、基礎架構調度等,也有三大類自動監控機制。

在2015年時,趨勢消費端產品研發部門下,超過半數的內外產品的開發專案導入了DevOps流程,當時已有十多位DevOps隸屬在不同的研發專案中負責Ops任務。到了2019年,已有數個核心產品團隊,都大力擁抱DevOps,每年可以累積20~30個經典DevOps實務(Practice)來分享給各部門參考。

「開發者夢想終於成真了。」陳怡樺指出,DevOps整套流程和相關雲端技術終於成熟了。「過去顧客下載軟體後,後續的產品更新是一件苦差事,除錯時更是很難以理解顧客端發生的問題,往返溝通甚至得花上一兩個月。

但是產品上雲,結合DevOps機制,可以擁有大量資料,可以很快知道,那些功能有用或沒幫助,「善用這些數據和技術,可以用非常有效率和效果的方式,來保護我們的顧客。」所以,她決定發起STOC計畫來推動企業文化轉型,不能只有核心團隊採用,不只建立DevOps流程,更要把DevOps變成趨勢科技的新企業文化。

要靠智仁勇改變企業文化

「企業文化就是一家公司做決定的依據和做事的方法,」陳怡樺說:「要改變文化,讓DevOps成功,就要改變思考和決策的方法。」女童軍出身的她,借用了童軍精神「智、仁、勇」三個字,來定調這次趨勢企業文化轉型的方向。

她解釋,利用雲端和DevOps蒐集到的龐大數據來做正確的決定,善用資料來改善決策就是「智」。有了數據後,能看到顧客如何使用產品,就更能站在顧客成功的角度,而非產品成功的角度就是「仁」,工程師以為顧客想要的是擋住所有病毒,但以同樣人的立場來看,顧客最希望的是準時回家吃飯,周末不用緊急到公司加班。

而最後一項「勇」是要求公司中的每一個人,都能勇於追求成長和承擔所做的決策。趨勢過去分工較細,往往是業務或PM提出需求,交給研發團隊開發,也就形成了成功是PM和業務團隊的責任的習慣,就像許多企業內部的責任分工一樣,現在則是希望,不只是PM或業務的責任,而是每一個人都能看重顧客的成功,將客戶價值提升視為每一個人的責任。

所以,趨勢訂出了三大轉型目標,第一是從產品成功導向的思維,轉為以顧客成功導向的思維,其次是要將由上而下決策模式,轉變為資料驅動的決策模式,三是將過去由業務負責營收,研發負責產品的分責模式,轉變為人人看重顧客價值成長的當責模式。

在陳怡樺這封STOC計畫啟動宣告信之後,她找來60多位資深主管,組成了一個跨部門小組,要來討論轉型具體該往那些方向走。

趨勢科技借鏡了童軍精神「智、仁、勇」三個字,來定調這次DevOps企業文化轉型的方向。(圖片來源/趨勢科技)

轉型的第一個問題

「執行轉型的第一個問題是,我們目前走到哪?」STOC小組核心成員之一的趨勢科技研發部林立仁表示。所以,趨勢也先找來不同已經導入DevOps的團隊訪談,也參考業界DevOps框架和內部軟體品質指標,設計了一份DevOps自評表,從產品方向正確性、交付速度、維運確保品質、文化和訓練等面向、來了解趨勢科技DevOps能力的現況。

調查之後才發現,這些團隊已建立了一套DevOps文化和流程,但如何作對產品,如何善用資料來驗證、改善服務的面向上相對較弱。另外,2年前,也缺乏了有效的透明化機制,來了解全公司各部門的整體DevOps發展情況。

第一年目標:喚醒DevOps意識

除了部分研發團隊,趨勢公司其餘人仍不熟悉DevOps,「所以,第一步先從認識DevOps開始做起。」陳怡樺坦言。2019年,趨勢設定的轉型目標是「喚醒DevOps意識」(DevOps Awareness)。STOC小組也分成5個工作團隊,各自負責不同的任務,有的負責訓練,有的負責資訊可視化,有的負責設計DevOps能力藍圖等。後來還發起開發維運學院計畫,透過工作坊、讀書會、團隊分享等方式來推廣。到2019年底,發起了62個讀書會,18次課程訓練超過5百人,不只舉辦20場內部實踐演講,也找了9位外部專家來分享,年底舉辦了線上8千人線下2千人共同參與的大型DevOps博覽會活動。

除了大量培訓之外,原本趨勢每年都會舉辦TEEA獎項,由各團隊主管提名優秀專案的實踐經驗,不限主題,評選後頒發獎金,這個獎項每年也能藉此蒐集到20~30份的開發實踐檔案,可以成為其他人借鏡的參考。所以,在2019年發起轉型後,就直接將評選主題訂為DevOps,更聚焦來推廣和蒐集更多DevOps實踐作法。STOC小組也找來內部DevOps專家,共同訂定了一份DevOps能力藍圖,就像是一份登山手冊一樣,可以讓DevOps初學者有一個按部就班學習的引導工具,可以知道該從那些技術、能力開始著手,以及後續的學習重點。

空有架構而無實踐的藍圖

林立仁坦言,這份能力藍圖規畫了13個DevOps領域,但是,就算趨勢擁抱DevOps多年,所累積的DevOps實踐仍舊不夠多,多數領域只有高層次的抽象概念說明,而沒有辦法提供貼近趨勢自己專案經驗的DevOps實踐作法或案例。

2020年初,STOC小組檢討第一年的轉型計畫成果,決定精簡STOC組織,從5個各自推廣的任務團隊,精簡整併為一個十多人的核心小組來集中火力,林立仁表示,希望進一步從認知提升的Awareness階段再更進一步,STOC就開始思考,如何透過活動,組合已完成的學習藍圖、蒐集更多實踐經驗,來把老手經驗分享給落後的團隊。

第二年目標:動手實踐DevOps

趨勢科技STOC小組對於2020年設定的轉型目標是「DevOps in Action」,真的結合到實際產品中動手實踐DevOps,而不只是喚起意識的認知改變而已。

STOC小組定出了第二階段5項轉型目標,除了第一項是從「喚起DevOps意識」到「DevOps行動化(DevOps in Action)」,林立仁表示,其次目標也不是舉辦大型年會作為成效,而是轉為要聚焦「達成商業影響」的效果,第三是要從動手做工作坊,更進一步真的導入到實際產品專案中。第四項目標是從隨興的Meetup分享會,轉變成認真投入的品質審視共享討論,最後一項是要從單一個別專案成效審視,轉而發展出一個跨部門透明度機制。

趨勢科技使用者經驗設計部資深專案經理林德政,就在這個時候,被林立仁找來加入了STOC小組。林德政成了後來趨勢發展出遊戲化DevOps活動的關鍵人物,他是2020年星際奇航遊戲的主要設計者。

趨勢利用內部原有的Wiki平臺來設計這個遊戲化DevOps計畫的環境,不過,還找來專責工程師支援,開發需要後臺程式,例如每天更新的排行榜。(圖片來源/趨勢科技)

第一次遊戲化設計失敗了

其實,STOC不是第一次要用遊戲化(Gamification)的方式來推廣DevOps,早在2019年發起轉型計畫後,就有另一位趨勢成員,想出了用太空旅程遊戲,來設計DevOps轉型活動的提案。

遊戲化設計是這幾年用戶體驗設計中的熱門話題,透過遊戲機制和情境,來打造提供給用戶的服務或體驗,來吸引或「黏」住用戶的案例和應用也越來越常見。但是像趨勢科技這樣,將遊戲化策略,運用到內部訓練轉型計畫上的案例仍不多見。

趨勢第一次的遊戲化設計概念是,公司的轉型歷程是,一艘太空船要飛向一個美麗境地的星球,而員工是燃料,透過參加不同課程,從事不同的任務,來獲取這艘太空船前進的燃料點數。而且不只是提案,2019年時STOC團隊也開始定義每個課程可以得到多少燃料點,甚至還製作了一支動畫短片,來介紹這個轉型太空旅程的故事。

可是,當時的STOC委員會沒有辦法設計出涵蓋各種DevOps領域的課程,讓參加者得到點數,就像DevOps能力藍圖,欠缺了貼近實際專案的實踐內容,而顯得抽象難實用一樣。林德政坦言:「最後,這個遊戲化概念失敗了」,趨勢科技文化轉型的第一次遊戲化活動,宣告失敗。

本文未完,下半篇更精彩
遊戲化DevOps,如何重塑趨勢科技新企業文化(下)

 相關報導  千人打怪練出DevOps魂

熱門新聞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