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中榮總鎖定護理人員的生理數值量測記錄簽核,以醫事行動憑證打造一款行動簽核App,可直接在病房量測完患者生理數值後,以手機簽核病歷。(圖片來源/臺中榮總)

近年來,許多醫院已大力擁抱行動化醫療,像是護理人員利用行動裝置辨識藥物、執行簽用給藥和輸血作業,或是採用可直接上傳數據的醫療設備,替患者量測生理數值,如血壓、血糖等。然而,對醫院來說,「這些資料都是病歷的一部分,必須在24小時內完成簽章,才符合醫療法規定,」臺中榮總資訊室主任賴來勳說道。

正因如此,在臺中榮總院內,護理人員必須先將這些資料上傳至院內醫療資訊系統(HIS),再繼續照護作業。等到工作忙完後,再回到護理站或行動護理推車,使用醫事人員卡、讀卡機和桌機來登入系統、完成電子簽章。不過,賴來勳點出,護理人員因工作繁忙,有時未能即時簽核,「這時,就得在下一個24小時內返回醫院,」透過桌機來簽核病歷才行。

這個得靠醫事人員卡、讀卡機和桌機才能簽核病歷的限制,造成護理人員工作上的另一負擔。為改善這個情況,兩年前,臺中榮總決定投入衛福部舉辦的醫事行動憑證試辦計畫,要讓護理人員改用手機,來即時簽核病歷,特別是使用頻率高的生理量測護理記錄。

4步驟打造護理記錄簽核應用,0.6秒就簽完一張病歷

臺中榮總鎖定護理人員的生理數值量測記錄簽核,以醫事行動憑證打造一款行動簽核App,可直接在病房量測完患者生理數值後,以手機簽核病歷。(圖片來源/臺中榮總)

賴來勳指出,臺中榮總之所以選擇生理量測數值記錄,作為醫事行動憑證的首要應用,是因為「生理量測資料量大,且護理人員每天至少執行1以上。」此外,生理量測的資料類型單純,多為簡易數值或簡易文字與代碼,再加上護理人員眾多、一天輪三班,「可有效收集行動憑證的使用者意見。」

因此,獲選為衛福部醫事行動憑證試辦醫院後,臺中榮總決定先以護理生理量測記錄作為前導應用。在開發流程上,臺中榮總團隊首先根據作業要點,來設計行動憑證的導入流程。這個流程可分為4個步驟,分別是建立行動憑證管理機制、設計系統、建置行動憑證管理平臺,以及實際應用行動憑證,來進行即時生理量測記錄的簽章。

賴來勳坦言,建立管理機制對IT人員是一大挑戰。因為,臺中榮總首先得通過衛福部的HCA醫事人員行動憑證管理檢查表(即自評表),也就是說,團隊必須說明,臺中榮總如何符合表中的數十項行動憑證資安要求。由於衛福部審查嚴謹,臺中榮總也因填寫不完整而遭退件,多次修正後才通過。賴來勳建議,希望衛福部未來能提供一套填寫範本,供醫院參考。

另一方面,為滿足自評表中的裝置管理規定,臺中榮總在選擇行動憑證裝置時,就排除私人裝置,決定採用較易管理的公發設備(如手機),並僅開放院內網路使用。

建立好管理機制後,團隊著手打造網頁版行動憑證管理平臺,用來管理憑證的申請、使用和廢止。護理人員於此平臺申請後,會由院方管理者審核,而申請產生的封包,也會傳送至衛福部HCA閘道器同步審核。通過後,院方系統即以Email通知申請者,再由申請者透過醫事人員卡下載憑證、綁定手機。如此,就完成申請流程了。

接下來,護理人員可開始使用行動裝置,來進行即時生理量測記錄的簽核。護理人員只要在手機上登入,就可檢視以行動裝置幫病人量測的生理數值,要是無誤,點擊簽核就可完成。

這個方法不僅打破傳統醫事卡、讀卡機和桌機的限制,讓護理人員可即時完成護理記錄簽核外,也節省了簽核時間。賴來勳指出,以50筆病歷簽核時間來計算,傳統方法需要95秒才能完成,而手機簽核時間只需30秒,等於一張0.6秒。院內八成使用者,也對這個應用表示滿意。

行動裝置節省簽核時間,但仍需考量投資成本

這項行動簽章應用雖然打破地理位置限制、縮短簽核時間,但仍有些不足之處。賴來勳指出,衛福部規定,一位醫事人員最多只能申請5張行動憑證,也就是說,一位醫事人員最多只能使用5臺行動裝置,而臺中榮總的公發機使用政策,並非專門配給,而是讓護理人員隨機取用。這個情形,讓護理人員得重新登入,也因此不容易大規模推廣應用。

另一方面,投資成本也是臺中榮總面臨的考驗。出於資安考量,行動裝置作業系統如Android應採6.0以上版本,但這意味著,舊有公發設備必須升級或汰換,產生設備成本。

再來,行動憑證管理平臺和簽章的技術門檻高,IT人力不足的中小型醫院,還得委外來協助建置。最後,賴來勳也指出,由於臺中榮總的行動電子簽章使用院內網路,因此需投資網路基礎架構,來維持高品質無線網路,這也是另一筆投資。

不過,他仍看好行動憑證的潛力,期許衛福部能將醫事憑證全面雲端化,好讓醫院推動更多行動醫療應用,解放醫護行動力。

 醫界觀點  行動醫事憑證的理想情境是居家醫療

臺北市立聯合醫院資安長許世欣 (攝影/洪政偉)

比起傳統醫事人員卡搭配桌機和讀卡機的方法,臺北市立聯合醫院資安長許世欣認為,醫事行動憑證因無實體I/O接口,作業時間快上許多。但是,「如果行動憑證只應用於院內,而非跨院或是走出院外,就難以發揮價值。」

他解釋,行動醫事憑證理想的情境,應是居家醫療。因為,醫護人員至院外診療時,除了須攜帶看診工具外,還得帶上讀卡機、醫事卡,「這麼多工具,對醫護人員來說不僅是體力負擔,有時醫事卡或讀卡機損壞、故障,或是忘記帶上,又是另一個問題。」如果能以行動憑證作業,靠行動裝置看診,就能減輕負荷。

再來,許世欣認為,衛福部要求醫院須建立行動憑證管理中心,來管控行動裝置和行動憑證的使用狀態,「這等於是把管理、營運機制,建立在醫院端,」醫院所付出的成本太高。他指出,由於憑證管理的要求有別於一般資訊室業務、需特別設置,因此,即便是醫學中心,維運也會有困難。而IT資源不足的醫院,可能都得委外管理,「倒不如政府做一套管理機制,讓醫院來申辦行動憑證,」他建議。


Advertisement

更多 iThome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