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 

總統府

武漢肺炎全球大流行,口罩成為保護自己,也同時是保護他人最好的防疫戰略物資。只不過,當全世界都面臨口罩荒,你再有錢也買不到口罩的同時,臺灣卻在「自己口罩自己做」的政策目標下,由臺灣工具機業者協助組裝60臺口罩生產線,讓原本每日不到二百萬片的口罩產能,可以提升到每日一千萬片的產能,甚至提升到目前每日可以生產二千萬片口罩。

臺灣在40天內,打造92條口罩生產線提供民眾防疫所需

疫情指揮中心自1月20日正式成立後,便開始要求防疫物資整備,過年期間釋出600萬個戰備口罩存量,並配送到全臺1萬多個超商據點,每人只能購買3片口罩。

為了確保臺灣口罩夠用,行政院長蘇貞昌也很快在1月23日下令,除了專案申請外,全臺口罩禁止出口,「先自救,才能救人,」,但此舉也引爆許多政治人物和名嘴點名批評。

農曆年間,時任行政院副院長陳其邁則要求時任經濟部長沈榮津,應儘速向海外採購口罩,當時才發現,原來中國早在一個月前,已經把國外可以買到的口罩數量全買光了,也都已經先向口罩業者下訂單了。

由於對外採購的口罩數量不足,即便政府當時已經下令口罩禁止出口,但還是有許多人買不到口罩。所以,在1月31日,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便開始徵用一般一用口罩,以及外科手術口罩,當時也同步宣布,政府將投入1.8億元,自建60條口罩生產線,業者只需要將第一批120萬片口罩無常提供給政府,剩下的380萬片由政府以每片2.5元徵收口罩,等到生產量能達到每日500萬片後,60臺口罩生產線則無償給業者使用。

而且,這項自建口罩生產線的政策,從無到有,只花一週就定案,動作相當迅速。

2月1日正式成立口罩國家隊,臺灣工具機業者也大方拋棄過往的門戶之見,積極展開合作,於是,在2月10日當天進駐廠房時,總共有29家工具機廠、3家法人,投入這60條生產線,他們傾全力製造組裝口罩機,之後,只花了25天,就把過往必須花半年才能組裝完成的60臺口罩機,送到口罩廠商業者身邊。

之後經濟部又立刻追加30條口罩生產線,在政府和相關工具機業者及法人的通力合作下,40天內完成總計92條口罩產線的組裝、上線,也讓臺灣一舉成為世界第二大的口罩生產國,口罩每日生產量也從原本的188萬片,提升到現在每日2千萬片。

口罩國家隊在2月1日正式成立之後,疫情期間,除了提供臺灣民眾最寶貴的戰略物資──口罩,工具機業者拋棄門戶之間的通力合作,搭配從2月6日推出藥局購買的口罩實名制1.0版,以及後續提供網路預購方式的口罩實名制2.0版,一直到現在可以在超商預購、取貨的口罩實名制3.0版,每一個環節配合無間,並且讓業者與全體國民產生極大的榮譽感,使得口罩國家隊成為臺灣優異防疫成績的驕傲。

打造資安國家隊帶動資安產業發展,也提升企業資安量能

疫情期間,由經濟部出面整合工具機業者和口罩業者提高口罩的生產量,之後,再協調包括超商、藥局、郵局等業者協同作業,進行口罩的配送和販售,打造出特有的口罩國家隊,這樣的成果舉世稱羨。

不過,同樣的狀況類比到資安防駭,是否也需要打造資安國家隊呢?臺科大資管系特聘教授吳宗成表示,從口罩國家隊的模式,我們可以也看到類似的作法:由資安鐵三角(國安會、NCC和資安處)出面統整資安產業資源,提升資安自主研發能力,打造具備縱深防禦的資安國家隊,像是由技服中心維運的N-SOC即為一例。

臺科大資管系特聘教授吳宗成表示,仿效口罩國家隊的作法,資安鐵三角出面統整資安產業資源,協助提升資安自主研發能力,就可以打造具備縱深防禦能力的資安國家隊。圖片來源/iThome

在網路攻擊複雜多變的此時,發展具有自主研發技術能力的資安國家隊,不只是帶動整體資安產業發展,也有助於進行全球合作,畢竟,網路無國界,資安攻擊也無國界。

KPMG顧問服務部執行副總經理謝昀澤認為,臺灣防疫之所以成功的關鍵,包含臺灣對各種醫療緊急物資的自有供應能力,已達成不虞匱乏的程度,雖然部份原物料需要外援,但大多數的醫療設備與人力,均能充分因應需求。

他說,企業也可以援引口罩國家隊的概念,打造企業的「資安國家隊」,這麼做的目的在於提升企業的資安量能,而基本作法除了培養資安專責人力外,也可以讓資訊人員具備資安管理與操作資安的專業能力,或者讓資訊設備使用者具備有基礎的資安知識與意識,同時培養具有協作聯防的第三方合作廠商。由於彼此之間能夠密切合作,這些都有助於企業透過打造「資安國家隊」,提升資安防護能力。

國際電腦稽核協會(ISACA)資訊風險治理諮詢小組委員楊博裕認為,企業要打造好的資安國家隊,必須做好第三方服務供應商管理,所以,要了解組織關鍵服務供應商,對於關鍵服務供應商,應於合約與服務水準協定(SLA)中,明確註明當發生緊急狀況時,作為關鍵服務供應商的業者,應提供維持本組織最低營運持續需求的服務品質。

像是金融業打造的F-ISAC(資安情資分享平臺),我們從分享資安情報和資安防護經驗,可以提高整體產業資安防護水準,而這就是一種透過資安國家隊的力量,自我提升的案例。

企業國家隊不只是產業打群架,也能模擬資源運用的作為

資誠智能風險管理諮詢公司執行董事張晉瑞表示,資安國家隊不可能是單一單位公司或組織,重點是要做到「跨部門」、「跨產業」的整體作戰模式,這是另外一種資安產業「打群架」的方式,大家一起投入發展資安產業,提高資安自主研發的技術能力,也可以從國家角度,整合各種可以運用的資源。

他也說,當遇到重大資安事件爆發時,我們也可以仿效疫情期間的政府採用徵收口罩、自建口罩生產線的作為,從國家層級介入。

而目前政府八大關鍵基礎設施都已打造ISAC(資安情資分享平臺)、CERT(緊急應變)和SOC(資安監控平臺),若能妥善整合這些可以運用的資源,都可以化身資安國家隊的成員。

臺灣安永諮詢服務總經理張騰龍則提醒,防疫作為上,包括制度、法律和政府執行力,這些都是打造防疫國家隊的重要關鍵。

相反地,如果沒有相對應的法律,加上民間配合度差,像是政府沒有下令,疫情期間口罩不可以外銷的話,此時,臺灣口罩不僅不夠用,政府沒有機會出面整合產業資源,也就沒有口罩國家隊的出現。

同樣的情況類比到企業本身的資安防駭上,張騰龍表示,遵守法律、進行公司資源整合,搭配良好的產業關係,以及具備足夠的資安防駭意識,知道哪一些是重要的關鍵業者,並掌握企業內部應該具備的資安防駭資訊等,而這就是一個仿效政府打造口罩國家隊的手法,模擬出來企業版的資安國家隊運作模式。

 更多相關報導  從防疫學防駭


Advertisement

更多 iThome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