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意圖,說明疫情衝擊供應鏈,物流業者可能會遭受波及

圖片來源: 

杜拜環球港務集團

武漢肺炎的疫情越演越烈,且蔓延全球,許多中國工廠因復工禁令已延遲開工,再加上交通限制影響物流,全球供應鏈遭受衝擊,面臨供貨不足的風險。市調機構Gartner近日發布了一份觀察報告,探討疫情對全球供應鏈造成的影響,以及向供應鏈領導者提出不同期間的因應建議。

與2003年SARS相比,此次疫情的擴散速度更為快速,截至昨日(2/6)午夜,單就中國累計確診病例已超過3萬1千例,而死亡病例愈6百,全球共有26國淪陷。Gartner指出,相比2003年,中國已變得更為發達,與全球經濟緊密結合,再加上中國交通網路有極大改善。新型冠狀病毒源頭武漢市,為中國鐵路運輸的最大樞紐,更被稱為中國的「高鐵之心」,由此出發可直達所有高鐵的布建點,而武漢市所處的湖北省更與6省相鄰。

為防堵疫情,中國許多地方政府除頒布復工禁令外,還採取了封城及限制外出的措施,而世界各國也紛紛祭出旅遊管制規範,Gartner以5大面向探討疫情對全球供應鏈帶來的影響。首先是材料,受災情影響的地區生產的材料或成品,將無法供應或出現短缺情況,同樣地,需經過災情地區運輸的材料或成品也受到影響。

其次是勞動力,白領和藍領勞動階級可能因確診感染,或是接觸患者需受隔離,而無法工作,將使企業勞動力出現不足的情況。疫情的不確定性使工廠面臨人力短缺的困境,Gartner表示,勞動力至少下降2成,導致產量和產能下滑。

第三為採購面向,企業人員的行動若受交通管制措施限制,僅能於特定範圍內活動,會限制企業開發、考察和檢視新業務或項目及經營業務的能力。Gartner表示,成本控制會變得更為複雜,企業需面對難以預測的採購價格差異。

第四項為物流,現有物流樞紐和供應網路可能會面臨容納能力和可用性的限制,這代表即使有材料,他們也可能會被困在某處。Gartner特別指出,當多個產業同時遭遇材料被困在某處時,欲尋找替代運輸路徑和方式將變得更為不易。

第五項則是消費者方面,民眾因擔心出外會接觸到病毒,更為謹慎外出購買商品。對此,Gartner認為,會有許多企業轉向於網路銷售商品,這會對物流網路構成挑戰。

供應鏈需以短、中、長分三個時間段,訂定風險管理方案

供應鏈需要可衡量關鍵風險指標的框架,針對可控和可預見的不確定因素,包含合規性、勞動力、材料、生產能力和財務,制定管理方案,來監控疫情對其價值鏈造成的影響,以做好準備。Gartner向直接參與材料採購和供應鏈服務的供應鏈領導者,提出風險管理方案的建議,以短期、中期和長期三個時間段劃分。

短期在此的定義是疫情發生當月,Gartner就該階段提出了3點建議。第一點,供應鏈領導者應該為受疫情影響的供應鏈,制定高風險中斷監測和應對計畫,並且將制定該計畫放在第一位,同時確保計畫的資訊透明化,以快速掌握全貌。第二,將身處欠缺完善醫療體系國家的供應商和子供應商,列為高風險權重分配的對象。並在評估消費者支出的變化後,確保庫存在可取得之地,不受物流網路中斷影響。最後一點則是與公司法務共同審查合約內容,了解無法如期交貨會產生的財務損失,同時,與人資部門合作,提供身於受疫情影響地區的員工協助,並重新評估出差政策。

中期則為疫情發生後的1至3個月,對此階段的風險管理方案,Gartner同樣提出3點建議。首先,聚焦供需關係平衡,必要時增加緩衝庫存量,因應無法預測的物流和材料波動性。其次,評估開發多家供應商的機會,來確保原料的供應力。第三點,與內部利益關係人和關鍵供應商合作,建立統一的風險管理方法,來監控潛在材料和生產力短缺的狀況,並做好相對應的準備。

最後,長期的定義則為3個月或以上,Gartner有兩點建議。第一,當企業風險應對能力無法緩解任何中斷狀況時,應該優先處理具風險的物資以降低風險。另外,審查新產品導入的流程,找尋或開發可替代的材料來源,以及可替代的產品或材料物流路線,進而讓價值鏈多樣化,同時,分析新產品的上市後,數量、品質與市場變化等因素可能會帶來的連鎖影響。文⊙黃郁芸


Advertisement

更多 iThome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