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名位於舊金山的Google女性員工Jennifer Brown高舉著一個牌子,寫著「我檢舉了,然後他升官了。」

圖片來源: 

Jennifer Brown

在紐約時報於上周報導Android之父Andy Rubin在2014年其實是涉及性醜聞才被迫離開Google,還領走高達9,000萬美元的離職補償金之後,Google寄出一封內部信件,揭露過去兩年來已有48名員工因此而被開除,然而Google的聲明似乎未能平息員工的不滿,昨天(11/1)Google在全球有數千名員工在同一時間遊行抗議,提出五大訴求,以爭取更平等及安全的職場環境。

發動此一遊行抗議的團隊表示,紐時的報導只提供了一個得以窺見Google文化的狹窄窗口,Google員工的體會更深刻,而且覺得自己受夠了,昨天在各個時區的早上11點,Google在全球有2/3辦公室的員工都走出戶外進行抗議,從新加坡、雪梨、都柏林到紐約、舊金山。有名位於舊金山的Google女性員工Jennifer Brown高舉著一個牌子,寫著「我檢舉了,然後他升官了。」

Google員工所提出的五大訴求包括終止強制仲裁、終止薪止與機會的不平等、公開揭露性騷擾的透明度報告、提供全球統一的性騷擾檢舉流程,以及讓多元長可直接與執行長對話。

至於實際的內容則是希望每名Google員工在與人力資源部會談時,可允許同事或其他人的陪伴,特別是在提出性騷擾指控時;提供內部不同人種與性別的升遷及離職處理的透明化報告;揭露涉及性騷擾的受害者及被告因此而離職的數量,以及相關的離職補償金額。

Google員工還認為,人力資源部的考績是由資深管理階層負責考核,使得他們優先考慮高層的利益,而非舉報性騷擾及歧視的員工。並希望多元長可直接向董事會提出建議,也應指派員工代表參與董事會以推動內部資源的平等分配。

Google執行長Sundar Pichai在上周發表的聲明中表示,該公司已對權威人士的不當行為採取愈來愈強硬的力場,在48名因性騷擾而離職的員工中,有13名為高階主管,且完全沒得到任何的離職補償金。


Advertisement

更多 iThome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