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0v年會閃電秀中一位努力要幫單側聽損女兒發聲而登臺的媽媽,正是臺灣公民科技多元化最具代表性的例子。(攝影/王宏仁)

一位媽媽帶著小女孩站在臺上唱歌,卻惹得臺下一票聽眾、媽媽們哭醜了滿臉。這是亞洲最大規模的公民科技活動,兩年一度的g0v高峰會閉幕前的每人5分鐘閃電講,開放讓參加者報名自由分享,這位媽媽站在臺上分享心情,眾人卻一點都不覺得突兀。

陳惠琪以前從來沒有聽說過g0v,但她卻很熟悉臺灣的公民參與平臺,去年她就透過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臺Join支持一項單側聽損提案,幫忙拉票,希望能修改身心障礙認定條件,讓她單耳聽力幾乎全聾的女兒,日後能夠獲得合理的受教權和教育資源。不用像現在,光是要說服幼稚園老師調整座位,讓女兒坐到另一耳才能聽清楚的位置而費勁口舌,這更她擔心女兒日後就學要面臨的處境。

儘管衛福部因Join平臺提案通過而將其列入討論會中的議題,卻只開放了聽障團體代表入場。但單側聽損族群缺乏了一個代表他們的協會,而無法參加跟自己息息相關的政策討論,後續討論內容也沒有公開,只在與會者和專家們之間分享。立意甚好的公共政策參與平臺,到了政策討論實務上,卻出現了資訊不夠透明化的盲點,連政策提案人都差點無法參與,無法親自表達訴求。

活動前幾天陳惠琪才從友人得知,她就決定帶著單耳聽力幾乎全聾,連助聽器都快無效的女兒北上,全程參加g0v雙年會,要幫她單側聽力受損卻不符合身障資格的女兒發聲。

儘管連g0v都沒聽過,甚至這對她是一個全然陌生的場合,陳惠琪在會場攤位區抓起了一張寫著「Go」的貼紙,「這給了我勇氣,告訴我要Go,支撐我這兩天奮戰到底。」這位勇敢的媽媽說,她連夜寫了滿滿想說的話,要來提案g0v特別設計的「開放工作坊」。因為任何人都可以現場提案發起一場工作坊活動,但只有票選最高的幾名提案,才能排入議程。她拼命拉票,每一個路過的參加者都不放過,也果真讓她爭取到其中一場,得到了與會者滿滿90分鐘的討論和建議。擔任今年總召的g0v共同發起人瞿筱葳在閉幕時更直言:「這真的是最美麗的錯誤」,因為這張貼紙,是Go程式語言的貼紙,卻讓這位媽媽化為力量就衝了。「公民科技社群的交流也是這樣,Go就對了。」她說。

6年前,臺灣一群科技人走出了同溫層,發起了這個g0v社群,以「寫程式改造社會」為目標,要用自己的科技能力,來參與社會變革,也掀起了臺灣公民科技的浪潮。

2014年前,g0v更成為了太陽花學運的背後推手,科技志工們一肩擔起了各項技術後勤的任務,讓全球聽見臺灣公民的聲音,也打響了臺灣公民科技的名號,也引起各國開始注意起臺灣g0v的經驗。2013年,大家暱稱為高村長的g0v共同發起人高嘉良,開始全球走透透,到處分享臺灣的經驗。隔年6月,在高村長號召下,多個臺灣開發社群包括了COSCUP、PyCon Taiwan、OSDC等社群,再加上企業、個人贊助,成立了開放文化基金會(OCF),邁開了臺灣公民科技組織化的第一步,更發起國際交流計畫,贊助臺灣開發者到國際開源會議分享。

攝影/王宏仁

擔任今年總召的g0v共同發起人瞿筱葳展示了一張g0v黑客松議題,數百個專案,涵蓋了各式各樣的公民議題、社會議題等。這不只反映出臺灣公民科技社群關注的廣度,參與改革的多元化,也呈現出臺灣公民科技社群的行動力,才能發展出到這麼多面向的專案。

2016年g0v成為全球三大公民科技社群之一

2016年時,在荷蘭格羅寧根大學一位研究公民駭客和新聞學的博士生Stefan Baack,自己開發了一支程式來分析全球最大開源專案代管平臺GitHub上與公民科技相關的專案,畫出這些專案以及參與其中的開發成員之間的關係網絡圖。結果,他意外地發現,臺灣g0v社群規模,不亞於美國公民科技社群Code for America和英國Open Knowledge,在2016年當時,g0v就可說是全球前三大的公民科技社群之一。

黑客松是g0v最常見的聚會,除了每兩個月固定舉辦的大松(大型黑客松活動)之外,只要有人提案,有人支持,就可以來一場開發者聚會,討論想要解決的議題和專案,這也是臺灣公民科技專案如此之多,媲美Code for America和Open Knowledge的緣故。

臺灣公民科技議題涵蓋多元化,也反映出社群的行動力

瞿筱葳展示了一張sense.tw議題整理心智圖平臺團隊整理的g0v黑客松議題,數百個專案,涵蓋了母語教育、社會治安、醫療照顧、消防救災、交通議題、媒體亂象、經濟貿易、財政預算規畫、國土規畫利用、生態環境、人權議題、性別平權、新住民與多元族群、高齡化社會、民主憲改與司法改革、勞動權益、動物權、農業、跨領域媒合、食品安全、資料碎片化等。琳瑯滿目,涵蓋各式各樣的公民議題、社會議題等。這不只反映出臺灣公民科技社群關注的廣度,參與改革的多元化,也呈現出臺灣公民科技社群的行動力,才能發展出到這麼多面向的專案。

g0v社群2014年舉辦第一次高峰會,之後每兩年一屆。不同以往,今年g0v年會以「開放了?然後咧」為號召,重在開源精神與開放參與的實際落地,總共為期3天多達60個場次,涵蓋了政府與選舉、群眾參與、社群治理、行動與戰力、公民科學、災害與科技、環境議題、開源農業、文化應用、教育,以及藝術等議題。

今年國外講者更是歷來最多,超過23國開源公民科技社群成員與重要推手,來臺分享他們在地開放實作經驗與專業,相比兩年前,還多增加了8國的講者,而且不只歐美、亞洲,就連遠在非洲奈及利亞的公民科技社群,都專程遠道而來分享他們運用公民科技的特別經驗,用來追蹤政府不正常金流動向,以達到監督政府,減少貪腐現象。

國外公民科技社群紛紛來臺交流

全球之聲創辦人Ethan Zuckerman格外讚賞g0v,這位享譽全球的公民運動推手他認為, g0v社群這個由開發者組成、推動政府公開更多資料的線上社群,很有可能「創造新的體制 」,就像科技界的「破壞式創新」。他更直言:「g0v是一個善用公民科技,來推動政府資訊透明化的範例。」這也為何他想親自來臺,親眼看看臺灣在太陽花學運之後,公民科技社群所取得的進展,也想了解公民科技如何讓民眾更深入參與社會。

來自國外社群的肯定,不只是Ethan Zuckerman一人如此。服務於印尼雅加達開放資料實驗室的WWW基金會公民科技資深研究員Michael Cañares更坦言,從臺灣g0v經驗借鏡許多,尤其是臺灣行動者如何建立公民科技的生態系,集結眾人在全國發展公民科技。

另一個另人稱羨的臺灣公民科技經驗是,Michael Cañares指出,臺灣政府體制內也有公民科技提倡者,促使公民科技與政府之間可以更多的連結,數位政委唐鳳就是最好的例子,或像是臺北市政府副秘書長兼財政局長陳志銘和臺北市資訊局長李維斌也是公民科技在政府體制內的推手,積極推動各項公私協力計畫。

如去年臺北市開始推動閒置空間活化,陳志銘找來g0v社群共同合作,一方面修改法令,允許政府財產的非營利使用形式,還設立了民間提案制度,來取代政府慣用的標案作法,讓民間力量有一個合法管道來參與,也訂定一套實施計畫,要求民間提案者,儘管可以無償使用政府閒置房地產,但得提供公益公共回饋,也得自行負擔修繕,為這類公私協力參與的作法,建立一套示範模式。

李維斌更指出,臺北市會將公私協力這類案例,建立一套作業範本,甚至成為其他公務部門的參考,甚至要讓其他人直接複製套用即可,久而久之,就會形成一種習慣,讓公務人員自然而然地在日常作業中,融入公私協力的精神。

「一群人在政府體制內推動,而另一群駭客社群或開發者則在體制外努力。」Michael Cañares指出,這正是臺灣經驗格外吸引國外的關鍵之一。

而且相較於美國公民科技社群Code for America和英國Open Knowledge多偏重於組織主導,再各自分工的模式,Michael Cañares點出,臺灣公民科技更傾向是合作的形式。這些特性,更讓他以「亞洲公民科技的領先者」來形容讓臺灣,所以,才會連泰國、柬埔寨、緬甸等國公民科技社群都來臺參加活動。

g0v開始思考長期發展,兩大策略要讓公民科技活動能持續

近兩年,g0v開始思考如何長期發展,展開了多項不一樣的計畫。其中一項就是成立了g0v揪松團,這是一個專門籌辦雙月大型黑客松活動的工作小組,聘任專職人員,還招募實習生,讓開發活動的舉辦,變成一種系統性、專業性的常態性任務。

除此之外,g0v還發起了一項「g0v公民科技創新獎助金計畫」,從2017年春季、秋季兩屆,加上今年舉辦的第三屆,已經有184個提案,總獎助金超過800萬元,希望資助具備潛力以及有助公共利益的專案,投入為期半年的開發與維運,也鼓勵更多人以開源的方式將公民科技專案公開出來,讓他人也能直接使用、改作、加入協作或發展出更新、更完善的版本。

瞿筱葳解釋,希望能鼓勵更多人投入公民科技領域,來維持臺灣公民科技運動持續成長。至今已支持了18個獎助金專案,每個專案得主可以獲得50萬元做開發,這些得獎者後來也都在g0v活動上展示成果。

2017年獲得第一屆公民科技創新獎金補助的「真的假的Cofacts」專案(簡稱Cofacts),致力於開發Line上的聊天機器人,要提供民眾訊息闢謠功能,至今Cofacts有超過3萬人使用,累積1萬3千則以上的訊息。這個成果連美國國際民主研究院(NDI)都看重。NDI政府治理計畫主持人Scott Hubli表示,NDI看見Cofacts在闢謠上的成果,除了未來將與Cofacts合作,更看好Cofacts應用到Facebook Messenger 和WhatsApp的潛力。

2012年12月1日,g0v第一次黑客松活動,超過9成是程式開發人員。但是在今年的g0v高峰會,800名參加者中,超過6成是第一次參加g0v活動的新人,除了鄉民、公民科技宅,更有17.9%的NGO成員,5.7%的公務人員,還有7%是企業派來參加的人。在閃電秀演講中,那位努力要幫單側聽損女兒發聲而登臺的媽媽,正是臺灣公民科技多元化最具代表性的例子。

6年了,g0v從開發同溫層,走進社會,打開政府機關的大門,甚至也吸引企業來參與,逐漸往臺灣公民科技生態系發展邁進。

瞿筱葳更期待:「有一天可以發展成為一個公民科技產業生態系。」她這一句話,正點出了臺灣公民科技未來的方向。


Advertisement

更多 iThome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