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廣開源軟體的非營利組織Sarapis董事Devin Balkind認為:「參與式民主可以讓公民成為政治的生產者,不再只是消費者。」(攝影/洪政偉)

近7年,許多國家都爆發了公民參與相關的社會運動,包含西班牙的憤怒者運動、美國的華爾街占領運動​、​臺灣的太陽花學運等,都影響和改變了政治體系的運作,實現一定程度的直接民主,華爾街占領運動雖沒有轉化為改變社會的因素,但是在許多城市埋下了參與式民主的種子,時至今日,參與式預算在美國許多城市漸漸地開花結果,包含紐約市在內。

紐約市參與式預算採市議員自願參加制

參與式預算概念源起於1989年,巴西勞工黨在南部大城阿雷格里港執行了全世界第一次的參與式預算專案,讓公民透過直接或間接的方式參與公共預算的控制和決策。今天,紐約市的參與式預算仍未達到全市性的規模,而仍得由市議員自願參加,將自己部分的自由使用款(Discretionary Fund)交付給參與式預算計畫,開放給選區民眾決定此筆款項要如何運用。

致力於讓非科技人也能善用開源軟體的非營利組織Sarapis,也是紐約市參與式預算計畫的推手之一,除了參與開發參與式預算軟體之外,Sarapis也和Participatory Budgeting Project基金會聯手建立了一份通過參與式預算流程獲得資金的專案目錄,要讓更多市民認識參與式預算的成效。

Sarapis董事Devin Balkind也來臺參加g0v年會分享紐約市參與式預算的現況,他表示:「政治人物不喜歡群眾參與,因為越多人參與,他們(政治人物)的權利就會變得越來越小,但我認為民主是爭取而來的。」從最初2011年,只有4位市議員的參與,到現今有30位市議員參加參與式預算。

參與式預算計畫初期,議員只將自己可支配自由使用款的Capital Budget(資本門預算)開放給參與式預算計畫來安排,這類預算中,每位議員提供約1百萬美元的額度,不過此專款的運用有多項限制,例如只可用於購買實體基礎設施,並且須透過預算分配給市府機關執行。目前,參與式預算總金額占紐約市政府總體年度預算的0.05%,雖然比例不大,但仍是一筆可觀的預算。

近期,參與式預算擴展到市議員的Expense Budget(費用預算)項目,這類預算提供每位議員2萬美元的額度,雖然金額遠不及Capital Budget,但此預算則無使用限制。目前,有2位市議員Brad Lander和Stephen Levin將此專款也交付選區大眾決定用途。

讓少發聲的弱勢團體也能參與公共決策

Devin Balkind特別點出,紐約市參與式預算真正的價值是,不同於爭取全市民的參與,或吸引平時就關注政治的民眾參與,更可以讓平時較少接觸政治的弱勢族群,如新移民、低收入戶、白人以外各族裔和女性,提供他們一個參與政治、影響公共決策的管道。

然而,許多議員加入參與式預算計畫,是為了充實自己的選舉政見,議員們相信成為參與式預算計畫的一員,可成功吸引更多選民的支持。Devin Balkind指出,每當政治人物和他接觸時,他們關心的不是參與式民主可為社會帶來的發展,而是想知道此理念是否可幫助他們在下次大選時,順利連任。政治人物要的不是一套哲學理論或思想,Devin Balkind說:「他們要的是一款產品,一個他們可以在競選時向選民兜售的政見。」政治人物在乎的不是公眾利益,而是選民對他們的觀感,「政治人物總是在尋找最簡單的方式,讓他們能夠輕鬆滿足選民。」所以,Devin Balkind乾脆提出了一個新的作法,建立一個參與式民主執行整合平臺,以販售商品的方式,將參與式民主包裝成商品,販售給政治人物。

打造參與式民主商品,讓更多政治人物買單

                       

攝影/黃郁芸

參與式民主整合服務的系統想像畫面。​

Devin Balkind也針對政治人物的需求,勾勒了一套整合服務系統的想像,他認為,可以包含提供各項參與式民主的開源工具和工具使用的訓練,並且嵌入對話機器人。他甚至建議,像vTaiwan平臺就能成為整合服務系統平臺的特色,讓民眾透過意見交流,討論法規該如何制定或修改,達成符合各方期待,並貼近需求的法規。另外,可加入馬德里Consul的Decide Madrid機制,由公民直接提案,透過達到連署支持門檻,提案就對相關人士、政治人物產生討論約束力,最後送交選民投票決定。

攝影/黃郁芸

推動紐約參與式預算發起者之一Devin Balkind,提出一套可以將參與式民主打包成商品的7階段行銷流程。

如何販售參與式民主給政府或政治人物,Devin Balkind更指出,可參照一般商品的銷售流程,分為七個執行階段,首先,規畫一個通用的參與式民主活動,接著從客戶的訊息中,評估商品是否適合他們,第三步,提供明確的建議方針,下一步,展現潛在的解決方案將如何使客戶受益,再提供資源需求的估算,第六個階段,根據政治環境提供客製化提案,最後,交付解決方案。

Devin Balkind建議,臺灣g0v社群可以思考,有什麼參與式民主工具,可包裝販售,當政府機關和政治人物提出問題時,直接將打包好的工具販售給他們,以解決問題。

Sarapis目前正在著手整合市政府的公共數據和資訊,設立追蹤市政府的平臺myGov.nyc,要讓紐約市民能更完整的了解市府部門如何將資源轉化為行動,達到民眾監督政府的功能。Devin Balkind期許,「參與式民主讓公民成為政治的生產者,而不再只是消費者。」


Advertisement

更多 iThome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