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 

iThome

政府早從5年前就開始力推開放資料(Open Data)政策,不論中央或地方都視為重要施政績效之一,政府開放資料的成績看似在全球表現亮眼,但歐、美等國政府已經轉而朝向資料治理方向前進,臺灣相較之下起步晚,資料治理為何是開放資料的下一步目標,政府是否已經準備好邁向資料治理。政治大學電子治理中心兩位專家,擔任中心主任的政治大學公共行政學系教授朱斌妤(簡稱朱),及副主任政治大學公共行政學系副教授蕭乃沂(簡稱蕭)提出了對政府擁抱資料治理的觀察和建議。

 Q  目前越來越多政府靠資料輔助施政的例子,臺灣重視資料治理嗎?

 蕭  政府一直有用資料來輔助決策,現在感受到政府比過去更投入資料治理的原因有二個。首先,科技演進降低了政府使用數據決策的技術門檻,使得善用數據的好處更加凸顯出來了,讓政府有能力可以做到以前欠缺數據而做不到的事。以「路平專案」來說,公車底盤其實裝了震動感測器,可以偵測車輛震動,來了解每個路段的「坎坷度」,過去只能透過民眾檢舉、回報和政府人員稽查這類「看不見」的方式來蒐集這些資料。另一個原因則是,政府比起前更加強調開放透明,也使得政府內部運用資料決策的過程,逐漸攤在陽光下受檢視,進而帶動資料治理的發展。

 朱  我先採取質疑的看法。在公共行政領域,資料治理強調證據導向的決策(Evidence Based Decision-Making),將資料當作證據來輔助政府決策。而證據的取得,必須透過更加完整、詳細的資料分析來佐證,才能找出因果關係來輔佐決策,如果只是單純使用資料,而沒有經過分析論證,很難說是政府已經做到資料治理的程度。

 Q  資料治理運用上,目前看來,是不是中央政府做得比地方政府多?

 蕭  比較中央和地方資料治理運用情況,不是誰多誰少的問題,而是彼此業務特質本來就不同。中央政府部門本來就是政策主管和規畫機關,很多決定會影響到地方政府,這是地方分權所致。

另一方面,從資料應用角度來看,很多地方政府非常了解在地需求,能夠清楚知道資料要如何應用,而且與中央政府相比,地方政府擁有更多的自主性和彈性,這是地方政府擁有的優勢,如之前唐鳳宣稱,護照以後可以在戶政事務所申請,中央政府還沒做,新北市就已經先推動了。在這種情況下,容易造成地方圍攻中央的情況,迫使中央政府需要修改法令。

 Q  跟過去相比,現在政府運用資料決策的作法有何改變?

 朱  過去,政府若想要資料,往往受限於科技而無法取得,現在則是政府擁有大量資料,所以必須先篩選出可用的資料,才能用來佐證政府機關的決策,這是和過去作法的差別。而且隨著科技進步,資料顆粒越來越精緻化,能夠說服大眾的證據也越來越多,甚至能夠利用單一資料和跨部門的多邊資料,來加以佐證。

 蕭  另一個新舊的差異是施政理念的改變。與以前相比,現在政府決策前就必須先告訴人民,使用了哪些資料來決策,而不是只限於政府內部參與人員才知道。因為資料的解讀很主觀,每個人的看法不盡相同。此外,有些問題,只要技術夠、資料品質好,透過數據,不只是可以輔助政策,甚至可以取代人的決定,就像企業的知識管理,可以利用過去經驗和新知識來判斷。

 Q  資料治理跟數位治理有什麼不同?

 蕭  資料治理屬於數位治理的一部分。數位治理指的是,政府利用 ICT科技,讓公共治理變得很有力量。ICT是由多種元素組成,如軟體、硬體、資料及網路等,而資料只是ICT其中的一個環節。用一句話來形容,資料治理就是用數據賦予更大力量的公共治理。現在大家一談到資料治理,很容易將「資料」看成很偉大的事,但我認為,還是有一些情況無法靠資料來解決,像是政策衝突等。另外,說到資料輔助施政,資料的品質也是一大關鍵。

 朱  數位治理有兩個重要基礎架構,一個是依法治理,一個是資訊基礎設施,有了這2個基礎之後,政府才能提供數位治理的服務,而在建立這些基礎架構的過程,自然就會產生資料。但,真正的資料治理不是單純把資料拿來應用,更進一步要談,政府行政流程的重新省思。

 Q  那麼,資料治理和開放資料又有何不同?

 蕭  以練功夫來打比方的話,開放資料就是外功,是顯於外的招式,很容易被觀察。而資料治理就是內功,不容易被觀察到。政府先推動了開放資料,當開放資料、大數據發展到後來才發現,原本以為能做得到的事卻做不到。可能因為資料格式不合或系統不相容,才造成資料無法結合和介接,這時就發現是資料治理的問題。資料治理就是利用現在的科技,在資料蒐集、處理和應用等方面能夠管理更好。

另外,從事資料治理如同執行逆向工程,一旦發現目前的資料無法應用到更廣的層面時,就需要將資料還原,來觀察資料內部是否有些元素缺乏適當的處理,之後再進一步將數字資料的格式統一,或是將文字資料轉化成機器可讀的形式。

 Q  資料治理是開放資料的下一個階段,你贊同嗎?

 蕭  從我國推動數位治理角度來看,我同意這個觀點,資料治理是開放資料的下一個階段。因為目前政府是先推動了開放資料,才開始注意到開放資料的不足,不只是資料夠多就好,也要強調品質。一旦談到資料品質,資料治理概念也會被帶出來,甚至可以說,資料治理是開放資料的深水區。

 Q  那麼,會建議政府如何推動資料治理?

 蕭  若政府要繼續推動資料治理,我倒是認為,現在的開放資料諮詢委員會機制已經奠定了好的基礎,未來可以一併將資料治理議題納入討論,包括機關單位的系統是否統合、採購、資安、資料交換和資料品質等問題都納入。

 朱  相較於美國,我目前還沒有看到,政府對資料治理制定了明確的國家級戰略目標或方針,例如開放資料政策等,只有在部分政府文件、文宣上面見到相關名詞。當前臺灣政府需要的是一個更大的戰略架構或方向,才能夠幫助各個政府部門來貫徹執行資料治理的政策理念。採訪⊙余至浩、整理⊙黃泓瑜


Advertisement

更多 iThome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