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 

CC BY 2.0 Moyan Brenn

過去一週以來,英國公投脫歐消息佔據國際版面。歐亞集團創辦人Ian Bremmer形容:「英國脫歐好比金融界的911事件。」他認為這件事的影響力與美國911事件、2008年的金融海嘯的是同等的。持相同意見的專家學者不在少數,認為脫歐將對歐洲經濟體、英國自身、全球經濟造成極大的衝擊。

回顧英國與歐盟(European Union, EU)之間的歷史,關係纏綿悱惻。歐盟的前身為「歐洲經濟共同體」,主要在1957年由德國、法國等6個歐洲國家簽署「羅馬條約」後確立,1993年再根據「馬斯垂克條約」,成立歐洲政治經濟聯盟。英國在1961、1967年曾申請加入歐洲共同經濟體,都遭到法國拒絕,一直到1973年才正式加入。43年過去,今年(2016)6月23日英國全民公投是否脫歐,同意離開歐盟的票數達51.9%,達成脫歐共識,但這個超過半數人的共識卻造成各方激辯。

英國倫敦是目前歐盟裡最大的城市,更作為歐洲金融科技的重鎮、全球銀行業的核心,其金融科技成果璀璨,更是英國政府大力扶植、企業投注資金的蓬勃之地。根據顧問公司Accenture對英國金融科技的相關統計,過去五年在金融科技的新創投資成長了14倍,是歐洲之冠外,更是全球之冠。光去年就有9億7400萬美元的資金投入在英國的金融科技之中。

過去幾年在英國金融科技的新創投資成長了14倍,遙遙領先歐洲各國外,更是全球之冠。

「相關人士聽到脫歐消息都驚呆了。」專營跨國支付的英國公司Currency Cloud的執行長Mike Laven說。脫歐公投後,甚至有外國媒體形容「英國金融科技的皇冠要被摘下了嗎?」許多企業、金融科技業者都跳出來表態反對脫歐,「脫歐的長期影響,讓歐洲少了許多企業的吸引力。」英國TransferWisek的執行長Taavet Hinrikus說。然而脫歐的前車之鑑只有格陵蘭一例,該國在1985年舉辦公投脫歐。也有人預測英國未來會加入挪威的行列,成為EFTA會員國,仍與歐盟脫不了關係。外界對英國的金融科技之路有哪些臆測,或是對投資者、企業主來說,又會造成哪些衝擊?

衝擊一:金融科技人才荒

首先英國顧問公司William Garrity Associates的研究報告指出,英國有30%的金融科技人才都是來自歐盟或海外,而金融科技需要最頂尖的軟體人才,需具備高程度的電腦運算技術,還要懂資本市場的運作,更要通過企業家簽證(Tier 1 Entrepreneur VISA)、特殊人才引入簽證(Tier 1 Exceptional Talent VISA)、工作簽證(Tier 2 General VISA)等限制。脫歐後的英國,對外來移民、專才招聘的相關法條都尚未明朗,將會影響人才來到英國的意願,且產業可能無法向歐盟延伸,未來這些頂尖人才會選擇往紐約或矽谷等地去發展,英國不會再是第一選擇。

要網羅各國人才已經是障礙,現在光在英國境內找人才更是難上加難。截至2014年的統計,歐盟成員國裡一共有5億人口,人口數僅次於中國與印度之後。歐盟5億再加上美國3.6億的人才池,相較於英國內部約6千800萬的人口,要從中撈出會大數據分析、預測分析、人工智慧、深度學習的人,相信這個數字將無法彌補金融科技的研發工程部的人才缺口。

脫歐後,英國將面臨金融科技人才荒。

衝擊二外來投資者恐慌

英國金融服務商PPRO的商業發展總監Ralf Ohlhausen說明,脫歐之後,將會衝擊FDI(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包含金融科技還有其他高端的產業都會受影響。2015年的EY公司調查,英國是投資者排名很高的地點,有72%的投資者認為英國是前進歐洲單一市場的重要指標,但是公投消息釋出後,其中有31%的投資者表示在公投結果公布前,會凍結或減少在英國方面的投資。

William Garrity Associates即預測在英國金融科技的投資將減少50%。可在歐盟內暢行無阻的公司,才會獲得投資者的青睞。但是英國有如Funding Circle、TransferWise的金融科技重要公司,其十分仰賴美國以及外來的投資。脫歐後,將會動搖外來投資者對英國市場的信心。

衝擊三單一護照制優勢不再

在英國的金融科技公司,只要持有英國護照,人力就可以在歐盟各國通行自如地進行跨境交易,但這個優勢將在脫歐後產生變數。

單一護照制(Passporting)源自單一歐元支付區(Single Euro Payments Area, SEPA)的條例所產生,只要是歐盟會員國(即便非歐元區,如英國)都可以簡單的進行跨國商業交易,SEPA主要是統合其歐元資金轉換及扣款交易方式,減低交易的成本與時間。

然而,英國脫歐以後,單一護照制的優勢不再,要將服務拓展到歐洲,必須視每個國家要求,準備相關證照,相較於脫歐前,將增加派人進行跨國交易的複雜與困難。脫歐支持者則認為跨境的貿易合作仍然可以進行,但是前提是要照歐盟的規則走。歐盟的態度將影響著英國未來的交易模式,美國Fortune雜誌預測,歐盟也許會把英國當成殺雞儆猴的案例,將它孤立,讓想脫歐的國家引以為戒。

衝擊四金融科技市場萎縮

歐盟視「數位單一市場」(Digital Single Market, DSM)為重要的策略,打算把歐盟的5億人口串連起來,以一套統一規則,適用在電子商務、數位串流、使用者隱私等。歐盟預估DSM可以帶來可觀的經濟效益、提供工作機會等。

脫歐對英國會帶來某程度的自由。但是,即便有更多科技友善的策略,「可擴展規模」(scaling)的市場仍是金融科技的關鍵發展。一項產品或服務,可以更容易拓及各國市場,才能讓分擔成本而創造收益更高。英國脫歐後,英國Fintech新創市場將與歐盟市場切割,儘管數位服務可以無國界,但原本同處單一市場內的顧客們,變成了境外顧客,提供服務的門檻和成本更高了,甚至恐怕導致可擴展市場縮小。

衝擊五:跨境資安整合不便

金融服務最重要的就是身分認證以及資安維護,這需要在各個團體、國家之間建立起標準化的規範,英國接下來將面對英國內部、美國、歐盟三者的網路安全法規制定。以英國的現況來看,美國的資訊安全以及華爾街的金融重鎮,都是較符合英國金融科技業者的理想規範,但是這樣的選擇會使得英國在與歐盟的競爭上,成為相對弱勢者,他們必須付出一定的成本來取得各個規範間的平衡。

此外,歐盟今年六月將與美國實施的隱私法協議,英國將被排除在外。

歐盟目前也正在修訂資料保護法(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 GDPR),脫歐後的英國將成為第三國家,資料的流通必須要與歐盟重擬協議,這無疑又增加了英國金融科技的整合重擔。此外也有歐盟支付服務方針( Payment Services Directive 2, PSD2),對英國的金融科技公司來說,都是要重新擬定與思量的重要策略。

英國正陷在脫歐風暴之中,也有不少支持脫歐者抱持樂觀的態度,英國的金融服務公司 Hargreaves Lansdown創辦人Peter Hargreaves認為:「脫歐會讓更多人想來英國,可以更直接跟世界競爭,而不是只跟歐盟連線。」大家都在引頸觀望新的進展,包括英國與歐盟看似多舛的合作、新創投資的挹注、產業動態等。

Ralf Ohlhausen即預測,英國有三條路可以走,像挪威一樣成為EFTA成員,仍與歐盟保持合作關係,現有的法規、規範機制都對英國仍然有效力。抑或者與歐盟溝通,在金融服務上制定互惠條例。或者,英國將成為完全獨立的第三國家。不論如何,這顆脫歐震撼彈已經造成全球不小的動盪。


Advertisement

更多 iThome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