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周刊

聯合國全球盟約組織(The United Nations Global Compact,UNGC)是科菲.安南在一九九九年的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又稱達沃斯論壇)上提倡,於二○○○年設立。超過一萬五千個團體連署、自發性地加入,致力於打造實現永續成長的全球性架構。

聯合國全球盟約組織與全球報告倡議組織(Global Reporting Initiative,GRI)和世界企業永續發展委員會(World Business Council for Sustainable Development,WBCSD)共同製作了一份企業行動指南《SDG公司治理》於二○一五年發表。這份《SDG公司治理》說明了企業導入SDGs時(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比起以現在的事業為基礎「由內而外」的思考法,不如以社會的需求為基礎「由外而內」的思考法更為重要。確實如這份指南所說,由外而內的思考方式很重要,但能確實理解這種思考法並不容易。為什麼?因為許多公司成功「透過本業解決社會困難」的案例,大多混合了由內而外與由外而內這兩種思考法。

《SDG公司治理》指南建議企業以社會的需求為基礎,進行「由外而內」的創新思考法

以黑貓宅急便聞名的大和運輸為例,大和運輸的強項之一是送到「最後一哩路」的能力。這表示他們擁有「無論客戶住在日本哪裡,我們都能掌握並提供宅配服務」的能力。近年,大和運輸把這種「最後一哩路」的能力運用在探望高齡者的服務之中。

那麼,探望高齡者的服務究竟是透過由內而外,還是由外而內的路徑想出來的呢?如果把原本具備的「最後一哩路」能力應用在探望高齡者,就是由內而外。但若是觀察到配送區域有高齡者需要照顧,檢討自家公司可以做些什麼,最後想出探望高齡者服務的點子,那就屬於由外而內。

許多歷史悠久的日本企業,一開始就是為了因應社會的需求而創業。在這種情況下,經營者很容易以為自己公司的歷史和活動本身就是在實踐SDGs。從結果來看雖然沒錯,但這無法孕育出新的經營理論或事業。

找出有差異性的附加價值

說到導入SDGs,大部分的日本企業都這麼做:分解事業的供應鏈,找出哪些過程可以對應到SDGs的目標(或是圖示),也就是所謂的「映射」(mapping),然後再設定各自的目標值並執行。雖然這是了解自家公司事業與社會之間的關係時不可或缺的步驟,但遺憾地,想要實現事業策略和獲利,光靠映射法並不夠。

因為不管是女性的活躍(SDG目標五:性別平等)或是紙張的節約(SDG目標一五:保育及維護生態領地),在SDGs還沒出現前日本企業老早就做了,更重要的是,就算把目標設成KPI(關鍵績效指標)都達成了,還是無法為公司創造利益。

想要「產出利益與為社會帶來良善」二者兼顧,經營與管理必須在SDGs架構上,想出真正獨特的附加價值才行。

企業組織應導入SDGs的「小義」

我們從更具體的生存策略來說明企業應導入SDGs的理由。這些理由可歸納為三個層面,我將以「小義」為題,各舉實例來說明。

小義:SDGs是領先世界變化的創新與新市場的泉源

SDGs揭示的是二○三○年世界前進的方向,也是未來十年的趨勢。在一百六十九項指標中,有些指標以現存的技術仍無法達成,但可以刺激創新的產生,進而開拓新的市場。二○一六年,在世界經濟論壇成立「商業暨永續發展委員會」(Business and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Commission,BSDC),並於二○一七年一月發布報告書《更好的企業,更美好的世界》(Better Business, Better World Business),預估在食物與農業、都市、能源與原料、健康與福祉這四大經濟系統中,SDGs將可以創造約十二兆美元的市場(約新台幣三百四十二兆元)。

下面我將舉例說明,在追求SDGs的過程中可能產生哪些商機。

SDGs在指標一二之三中明示「到二○三○年,全世界人均食品廢棄物在零售、消費面減半;減少生產、供應鏈等食品的產後損失」。要達成這項指標需要什麼樣的解決方法呢?比如說,我們可以從幾個方面來減少供給與需求之間的落差:

● 建構可以運用AI調整食物需求與生產量的供應鏈系統

● 開發可以延長消費期限的包裝技術

● 在飲食業和飯店業,建構可以減少廢料的消費系統

藉由這些創新,就可以提供市場上其他競爭對手無法實現的價值。

小義實例:從食品耗損中誕生的新市場

位於神奈川縣的日本食物環保中心(J.FEC)利用食品廢料,實現「廢料處理×飼料製造」的新商業模式就是一種很優秀做法。對國內的畜產經營者來說,穀物價格高漲造成飼料費大增,一直以來都是很頭痛的經營課題。而且為了回應市場對於安全、安心的畜產品需求,高品質飼料的需求與日俱增。另一方面,據統計,日本一年的食品耗損(food loss)量約為六百四十三萬公噸,伴隨廢棄處理產生的CO2排出、稅金的投入、最終處置場的不足等,接連形成重大的問題。

於是,日本食物環保中心(J.FEC)基於「幫食品耗損創造新價值」的理念,開始試著把廢棄處理業與飼料業整合到食物的課題中。他們用食品廢料開發出液體發酵飼料(liquid eco-feed),並製造了代替進口飼料的高品質飼料,為日本的飼料自給率提升作出很大的貢獻。如此一來,飼料將不再受穀物市場行情的變動影響,可以穩定支持畜產經營。再加上,該公司把用這種飼料養的豬肉品牌化,成功地讓養豬業者、消費者等利害關係人共同獲利。他們的努力也獲得了肯定,在二○一八年第二屆的日本SDGs獎中,榮獲內閣總理大臣獎。像這樣,只要朝著SDGs的目標邁進,就有可能想出創新的方法,開拓新市場。

根據《更好的企業,更美好的世界》的報告內容,與SDGs目標相關,規模在二○三○年達到最高峰的產業就是移動系統(mobility system)。像最近汽車業最火紅的幾個關鍵字CASE〔連結(Connected)、自動駕駛(Autonomous)、共享服務(Shared and Services)、電動化(Electric)〕,以及MaaS(Mobility as a Service),「交通行動服務」是一種架構在雲端的資訊與交通應用服務的表現,汽車產業正迎來百年一度的大變革時代。比如說,由於都市人口增加、大氣汙染以及自駕車上路的法規限制,電動(EV)巴士在全球市場的需求急速增加,預估到了二○三○年,其市場規模將成長超過十六兆日圓。

在這個新市場中快速成長的例子,就是中國的電動車大廠比亞迪。比亞迪是一九九五年成立的電池製造商,鋰電池市占率世界第三,為手機用電池的世界第一大企業。

在日本,引進比亞迪產品的電動巴士還不多,二○一五年京都府、二○一八年沖繩縣各別引進,福島縣的會津巴士與岩守交通也已經於二○一九年開始運作,目前看來日本有擴大使用的趨勢。只要你可以先掌握SDGs提出的社會趨勢,並在市場取得先機的話,就能抓到商機,上面的案例就做了很好的示範。(本文摘錄整理自《2030永續企業革命》,商業周刊提供)

 書名  2030永續企業革命:全方位ESG永續實戰攻略

田瀨和夫、永續發展夥伴有限公司/著;鄭舜瓏/譯

商業周刊出版

售價:450元

 作者簡介 

田瀨和夫(Kazuo Tase)

1992年加入外交部,2005年11月起任聯合國秘書處和人類安全主任等職務。2014年5月從聯合國退休,同年6月成為德勤顧問。2017年9月獨立,成立新公司永續發展夥伴有限公司(SDG Partners),現任公司CEO。


熱門新聞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