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Mware執行長Pat Gelsinger在今年VMworld年度大會上疾呼,企業IT要勇敢地成為新世代IT(Brave New IT)。尤其是IT部門領導者,得比競爭者更大膽地採取行動。因為成功最大的風險正是維持現狀。

圖片來源: 

iThome

「IT美麗新世界來了。」VMware執行長Pat Gelsinger在今年VMworld年度大會疾呼,企業IT要勇敢成為新世代IT(Brave New IT)。

Pat Gelsinger借用莎士比亞名戲《暴風雨》的一句知名對白「O brave new world, that has such people in it.(美麗新世界來了,因為有這樣的人在其中)」,將Brave New World概念,改成了Brave New IT的比喻。他向企業IT部門喊話,因為VMware終於在今年實現了軟體定義資料中心(Software-Define Data Center,簡稱SDDC)之後,將為IT打開全新的世界。Pat Gelsinger表示,企業現在面對的是快速流動的世界,競爭模式從面對已知轉而挑戰未知。看待資產的定義也從擁有轉變為分享,因為企業現在必須要和未知競爭,創新也從策略性的計畫性創新,轉而變成了必須快速反覆地嘗試來尋求突破。過去的開發步調慢,現在則是開發結果要快速立即可用。要服務的顧客規模也從數百萬人,擴張到現在要面對全球數億人,企業組織發展目標也從過去的永續長存,轉而得要為了變革而生。

「市場已經從過去穩固不變的架構轉變成了流動化的商業競爭」他說:「尤其是IT部門領導者,得比競爭者更大膽地採取行動。因為對成功最大的風險正是維持現狀。」而這也正是VMware接下來必須調整產品戰略的原因。Pat Gelsinger進一步解釋,企業IT仍要面對許多對立的考驗,傳統應用系統和雲端原生App的選擇、IT團隊和開發團隊的競爭、選擇在企業內部署軟體(On-Premise)或租用外部提供的服務(Off-Premise),以及IT該採取安全、穩固和順從的策略,或是採取快速、彈性和自助式的服務。

面對這諸多現實的抉擇,難道企業只能選擇其中一方嗎?Pat Gelsinger表示,VMware新提出的策略,就是揮發「And」的威力來提供流動地、快速且可選擇的解決方式,讓企業IT能夠兼顧這些對立的兩端,而不受困於「Or」的抉擇難題中。

為此,VMware的產品戰略做了很大的調整。在VMworld大會上發布的擁抱開源雲端作業系統OpenStack和輕量級虛擬化技術Docker,就有點出乎意料。而VMware的目的,是要打造一個可以通吃所有應用和App的通用平臺(common platform),並且將推出VMware的OpenStack整合版本VIO(VMware Integrated OpenStack)。

軟體定義資料中心今年終於實現

VMware從2012年就提出了軟體定義資料中心的願景,試圖將自己在運算虛擬化的優勢延伸到資料中心其他組成,包括了網路和儲存。隨著去年10月網路虛擬化平臺NSX上市、今年3月儲存虛擬化產品VSAN正式版釋出,VMware這張軟體定義資料中心的藍圖才逐漸成為一個具體可見的解決方案。

不過, Pat Gelsinger表示,運算虛擬化是SDDC的基礎,而網路虛擬化則為了提升網路效能,儲存虛擬化則是為了讓儲存空間的運用能符合應用程式的彈性需求,另外還需要搭配管理平臺才能構成完整的SDDC環境。

Pat Gelsinger坦言,SDDC現有產品還不夠完善,VMware將會持續強化相關產品和功能,因此,VMware今年在運算虛擬化上推出了vCloud Suite小改版,也就是5.8新版,如新增對Hadoop 2的支援等,預計2014年第3季正式推出,也釋出了經過數個月公開測試與調整的vSphere 6.0測試版。在儲存虛擬化產品則增加了Virtual Volumes,並釋出VSAN 2.0測試版。雲端管理平臺上則推出了vRealize新品牌,包括了部署於企業內部,可以用來管理SDDC和IaaS公有雲服務的vRealize管理套件,以及部署於雲端的新服務vRealize Air,可提供vCloud自動化中心平臺的雲端SaaS服務。

另外,VMware在SDDC產品藍圖上最新的發展焦點是安全,VMware從網路安全著手,在新發表的NSX 6.1新版中,增加了微分區(Micro-Segmentation)的作法。

Pat Gelsinger解釋,傳統保護資料中心安全的作法是利用防火牆來隔離外部威脅,但是對於內部虛擬機器的安全防護則較薄弱,一旦駭客從防火牆弱點入侵後,形同如入無人之境,可以輕易地攻擊任何內部伺服器上的虛擬機器,可是若要在每一臺虛擬機器都各自架設防火牆,不論是成本不划算,維運也因過於複雜而不可行。

NSX新增加的微區分功能則是在網路虛擬層針對每一個虛擬機器建立個別的防火牆管理政策,就像是每一個虛擬機器都有自己的防火牆一樣。也可將同類功能的虛擬機器放置在同一個微區分中建立群組,來保護許多SDDC內部的小型分散式防火牆強化虛擬機器間的安全。Pat Gelsinger表示,這是IT安全技術上的一大突破。NSX 6.1預計2014年第3季正式推出。

結合硬體廠商推SDDC整合式預載Appliance

VMware也推出了可供企業自行打造SDDC的基礎架構設備,稱為超融合基礎架構(Hyper-Converged Infrastructure),提供涵蓋運算、儲存和網路虛擬化功能的整合式解決方案設備。Pat Gelsinger在演講中發表了此架構下的第一個系列產品EVO(名稱取自Evolution前三個字母),並先發表了兩項EVO新硬體設備,包括了鎖定中小企業的EVO:Rail伺服器和可擴充規模的EVO:Rack機櫃技術預覽版。

不同於過去可供企業搭配多家IT硬體廠牌來自建私有雲的融合式設備,如VBlock設備,EVO可以提供更高度整合的SDDC預載設備,EVO:Rail只需15分鐘就能完成基本部署。EVO:Rack則是EVO:Rail的強化擴充版,搭載了vCloud Suite、VSAN以及EVO:Rail沒有的網路虛擬化產品NSX等。VMware表示,2小時就能完成基本部署。

Pat Gelsinger表示,VMware不會自己推出硬體產品,而是和OEM或ODM硬體廠商合作推出EVO產品。目前包括Dell、EMC、Fujitsu、Supermicro、Net One、浪潮等公司都會推出EVO:Rail伺服器。而EVO:Rack機櫃系列產品則以廣達旗下雲達科技為首,率先以雲達之前發表的OCP(Open Compute Project)機櫃Rackgo X,打造EVO:Rack機櫃系列產品。

另一個引起話題的焦點是VMware宣布和輕量級網路虛擬化部署平臺Docker公司合作將Docker引擎整合VMware產品,讓輕量級虛擬化技術:軟體貨櫃(Container)部署在vSphere和VMware旗下雲端平臺vCloud Air。

Linux Container技術(簡稱LXC)是一個內建於Linux的虛擬化技術,而Docker則是一套可以用來自動化管理、大量部署和快速移動Container的工具,達成在不同的雲端平臺或Linux作業系統的快速部署。Docker的問市,讓LXC更容易使用,成了快速部署大規模網路應用執行環境的利器,儼然成為最受矚目的新一代虛擬化技術,當然也成為虛擬化市場領導廠商VMware的新對手。

然而,Docker氣勢沖天,連Google都壓寶Docker的未來,旗下雲端平臺如Google App Engine支援Docker,同時也將自家的軟體貨櫃叢集管理工具Kubernetes以開源專案釋出。

Pat Gelsinger表示,VMware將和Docker公司、Google和Pivotal公司合作,來打造一個通用平臺(common platform),可供企業來更容易管理和執行部署於軟體貨櫃(Container)內的應用程式。「透過這個單一平臺,企業可以管理傳統的虛擬機器、軟體貨櫃或者是安裝於虛擬機器內的軟體貨櫃。」VMware也參與GoogleKubernetes的開發,要將Kubernetes帶入vSphere。

全力支援OpenStack ,VMware新戰略瞄準混合雲

相較於過去幾年產品策略,VMware大多聚焦於企業內部資料中心和私有雲產品的更新,VMware今年更是大步地跨出私有雲地盤,積極擁抱開源競爭對手OpenStack和輕量級虛擬化技術LXC,全力發展混合雲策略,並延伸產品與公有雲服務的互通性,以搶進激烈競爭的公有雲市場。如今VMware推出了更多的公有雲服務,就是為了公有雲的龍頭地位而布局。

VMware將旗下公有雲服務更名為vCloud Air,並擴大推出多項新服務,利用EMC產品打造的vCloudAir Object Storage,預計在2015年第1季正式發布。另外還將推出結合AirWatch和Pivotal產品的混合行動雲服務、及雲端管理平臺vRealize Air Automation。

VMware也針對vCloud Air推出新的雲端服務銷售模式Virtual Private Cloud OnDemand,可供使用者線上刷卡來選購需要的vCloud Air服務,目前先提供試用,預計明年第1季正式推出。

對於公有雲服務的強化,不只是為了公有雲市場,VMware更大的布局是將軟體定義資料中心延伸到雲端,也就是將私有雲的產品延伸到公有雲,來打造出VMware的混合雲架構解決方案。

vRealize這個新的雲端管理平臺,最直接反映出VMware試圖通吃私有雲和公有雲的企圖,同一個平臺分成了部署於企業內部,可以用來管理SDDC和IaaS公有雲服務的vRealize管理套件,以及部署於雲端的新服務vRealize Air,VMware先統一雲上和雲下的管理工具,讓自家機房產品和自家的雲整合。

下一步,VMware則是要讓SDDC產品跨出VMware Air,能和其他雲端服務供應商的公有雲整合,而擁抱OpenStack正是VMware實現這個目標的關鍵。

無庸置疑地,在VMworld大會上最引人注目的焦點,正是Pat Gelsinger宣布VMware支援OpenStack的消息。他解釋,基礎架構的目標是為了打造應用程式而不是基礎架構本身,但是新一代的應用系統要面臨不同的基礎架構平臺所帶來的新孤島,這是企業優先想解決的問題,因此,VMware決定提供更多選擇,來整合VMware和OpenStack等不同基礎架構平臺。

VMware全球技術長Paul Strong坦言,OpenStack的聲勢如日中天,各家IT大廠紛紛支援的態勢下,使得OpenStack已經成為雲端IaaS解決方案的第三選擇了。正因為OpenStack是開源軟體,因此,VMware轉而選擇和OpenStack整合。

VMware看準了未來OpenStack將成為許多雲端供應商支援的平臺,甚至是許多公有雲的基礎平臺。因為VMware在公有雲服務的腳步較慢、規模較小,全力擁抱OpenStack有助於SDDC產品未來能和其他OpenStack公有雲的整合。

三大產品新方向打造軟體定義企業願景

在VMworld上,Pat Gelsinger表示,VMware將以混合雲策略、軟體定義資料中心以及使用者運算(End-User Computing,簡稱EUC)三大產品方向,來協助企業成為軟體定義型企業(Software-Defined Enterprise)。這個軟體定義型企業,正是VMware實現軟體定義資料中心的下一步新戰略目標,Pat Gelsinger早從今年初的合作夥伴大會上,就開始提出軟體定義型企業,一方面提前教育合作夥伴,另一方面則是測試水溫,了解市場對這個新目標的看法。

當時,Pat Gelsinger就提出了VMware要邁向混合雲的產品發展方向,他解釋,因為在軟體定義的資料中心內,運算、儲存及網路都虛擬化之後,所有的基礎架構的資源提供都成為一種資源服務(as a service),全都可以透過軟體自動化控制,如此將提高資料中心的運作效能,加速企業各項應用或服務的上市時間。SDDC可以成為企業駕馭雲端(從私有雲到公有雲)的理想架構,因此,VMware提出了軟體定義型企業。

不過,今年初時,VMware的雲端服務藍圖還不明朗,如未宣布支援OpenStack等,因此,市場多半視Pat Gelsinger提出的目標是一種更遙遠的願景,直到現在。

VMware全球技術長Paul Strong表示,VMware目前最主要的任務就是讓客戶可以快速、有彈性和安全地傳送和運用企業級應用程式。

目前VMware提供的所有的服務與產品都圍繞在此主軸上,混合雲策略、軟體定義資料中心,以及使用者運算三大策略,協助企業成為軟體定義型企業。

以混和雲來說,為客戶提供單一的操作模型,他們可以使用同樣的工具、程序和產品。另外,也提供客戶多種選擇,如不光是可以使用VMware軟體定義資料中心,也可以運用VMware合作夥伴的軟體定義資料中心。

邁向軟體定義企業的虛擬化最後一哩:及時提供的VDI

不過,相較於軟體定義資料中心和混合雲兩大產品方向的進展,VMware在使用者運算產品的發展腳步較慢。從軟體定義企業的角度來看,過去VMware大力發展VDI是希望虛擬化技術能走出資料中心,切入企業辦公室的IT環境,讓VMware的虛擬化技術產品能夠涵蓋企業從前端(使用者辦公環境或個人使用情境)到後端環境(資料中心)。

VMware提出了新一代桌面虛擬化的目標,是要能及時提供桌面環境(Just in Time Desktop,簡稱JITDesktop)。VMware解釋,要讓企業不需要為了VDI潛在的需求,事先啟動一批隨時待命的虛擬機器,而是一旦有使用者提出虛擬桌面環境的需求時,就能夠即時建立,及時提供。

不過,要做到JIT桌面,VMware坦言,還必須克服4個挑戰才能吸引企業大舉採用,包括了兼顧效能和成本的儲存技術、能支援3D繪圖效果、能有效管理應用程式,以及能彈性調度與分配運算資源(provisioning)。

因此,VMware也在今年VMworld大會上宣布和Nvidia合作,引進Nvidia原生GPU驅動程式,讓VMware的VDI桌面虛擬化環境可以支援Nvidia最新的3D特效,解決前一版本VMware自行開發GPU支援驅動程式的不足。另一方面,VMware也和Google合作,將桌面虛擬化技術和Chromebook筆電結合,讓許多原本無法在Chrome OS環境執行的高負載或需要3D特效的Windows應用程式,能夠在Chromebook順暢執行。

VMware在會場上實機展示了在Chromebook上同時執行CAD設計工具、Photoshop和影片,都能順暢執行,甚至順暢地即時瀏覽CAD 3D模型。

今年初VMware也以14.5億美元買下了行動管理業者Airwatch,來強化VDI跨各類型裝置的管理。剩下兩個挑戰就是VMware目前還尚未克服的難題。

VMware表示,VSAN是解決VDI儲存效能和成本兼顧的關鍵,下一代的VSAN將能支援存取速度更快的記憶體通道儲存技術(Memory Channel Storage),如SanDisk的UltraDIMM或IBM的FlashDIMM,資料寫入速度已經達到微秒等級,寫入一個資料區塊只要百萬分之一秒就能完成。其次,則是支援單位成本更低的TLC SSD快閃硬碟,讓快取層每GB的成本低於4美元,而資料層每GB的成本則低於0.4美元,來打造出兼顧效能和成本的全SSD組成的VSAN架構。

最後一個挑戰,則是要實現彈性調度與分配運算資源,VMware將從兩方面下手,一方面加快在後端環境建立VDI虛擬機器的速度,另一方面則是快速將應用程式派送到使用端。

VMware首度揭露了正在研發中的Fargo計畫,利用Fork技術(分支複製)來快速建立虛擬機器。Paul Strong表示,這樣的技術可以將虛擬機器部署的時間,從分鐘等級縮短到秒級,甚至能做到像輕量級虛擬化技術LXC那樣的高速部署。

而VMware剛併購的CloudVolumes,則可以快速派送應用程式到使用者端,VMware在VMworld大會也趁機展示在幾秒鐘內派送200個視窗應用程式到VDI環境的應用。

Fargo計畫和CloudVolumes技術正是解決桌面虛擬化最後一哩的關鍵,因此,VMware正在進行兩項技術整合,稱為流星計畫(Project Meteor),目標是要實現5秒提供全功能虛擬桌面的速度。不過,VMware還未透露何時完成。

對許多企業而言,從高度虛擬化跨入全面虛擬化的軟體定義資料中心,仍舊還是遙遠的一步,但VMware已經開始設計下一階段的軟體定義企業藍圖。

不過,就像「美麗新世界」這個名詞,也是英國小說家赫胥黎反諷小說《美麗新世界》的書名,書中批評科技主導一切後,人們在嚴密科學控制下喪失了人性和創造力,只剩下一成不變的制式生活,就像駭客任務的母體世界一樣。勇敢新IT是否會成真,軟體定義企業藍圖的發展和企業採用意願,還有待考驗。

 

VMware擁抱OpenStack和Docker是最引人注目的話題,VMware的目標是打造一個通用平臺,在VMware的軟體定義資料中心架構,不只支援VMware API,還能支援OpenStack、Cloud Foundry和Container。

 

在軟體定義資料中心實現之後,VMware將以混合雲策略、軟體定義資料中心以及使用者運算三大策略協助企業成為軟體定義型企業(Software-Defined Enterprise)。(照片提供/VMware)

相關報導請參考「VMware 2014 新戰略:立基軟體定義資料中心,邁向軟體定義企業」


Advertisement

更多 iThome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