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們強調,資安即國安,「此門一開,臺灣永無寧日」。學者們表示,兩岸在經貿上雖互動頻繁,但雙方仍存有敵對關係和安全風險,所以服貿協議應排除電信服務類別,以維護臺灣資通訊安全。

針對兩岸服貿協議開放中資在臺經營第二類電信及電腦服務業務,電機資工學者於今日(4∕8)召開學界資安即國安記者會。學者們強調,資安即國安,「此門一開,臺灣永無寧日」。學者們表示,兩岸在經貿上雖互動頻繁,但雙方仍存有敵對關係和安全風險,所以服貿協議應排除電信服務類別,以維護臺灣資通訊安全。

NCC表示,開放的3項業務合併市場極小,屬老舊技術,在NCC嚴格把關下,不會有國安問題發生。

前電信廠商阿爾卡特朗訊(Alcatel–Lucent Enterprise)臺灣區總經理曾祥峻指出,數據交換服務包含現今最熱門的MPLS VPN服務,並不像官員所說的都是舊技術,一旦開放,影響範圍比想像中大得多。

臺灣大學副校長暨電機系教授陳良基表示,光是「存取網路服務」這項,就是現代年輕人每天24小時都離不開的服務,絕不是20年前的老舊技術,它是年輕朋友未來生存的命脈。

NCC說,開放的這3項屬封閉型網路。臺灣大學電機系暨電信所教授林宗男指出,NCC誤導民眾說第二類電信是封閉型網路,但所有網路都可連結,一旦開放,陸資人員可進入敏感度高的電腦主機機房,戶政、稅務資料都將暴露在風險中。

臺灣科技大學資工系教授馮輝文表示,「網路無遠弗屆」這句話點出了網路的開放特質,要做到封閉網路並不容易。他以帝寶為例,帝寶須與外界溝通,同時,外面的人也是可以進去帝寶的,開放的這3項業務,就是將臺灣的境外攻擊,換到臺灣境內攻擊。

對於NCC表示這3項業務是20年前的技術,馮輝文質疑,如果是20年前的技術,那麼有人會想用嗎﹖如果這個網路服務是舊的,那為什麼臺灣政府要提出像是空包彈的東西,讓中國覺得好像獲利。

馮輝文不認為這是20年前的舊技術,他解釋,因為電腦一直在演進,技術也許有改變,但主要精神仍大同小異。如存轉網路服務的定義非常壟統,存轉就是幫忙傳送資料,收到資料後,再把資料轉送到別的地方,所以這些就是在描述網路需求的一個工作機制,現在當然有在用這個服務,只不過是新的技術會不斷的推陳出新。

馮輝文也表示,二類電信的服務需倚賴一類電信,第一類電信業者真能保證有充分的網路控管能力,來抵禦所有外界攻擊﹖他強調,國安不容許有任何差錯,就像國家不容許有任何核爆危機。他呼籲,面對敏感的電信業務,在參酌歐美作法後,不應採「大膽西進」的開放態度。

對於資料傳送時是否能靠加密來保護好資料,林盈達表示,一般中小企業並無能力做加密和認證的管理。另外,林盈達認為,這3項業務開放後,中國初期會監控臺灣的網路資訊,在掌握用戶通訊上達一定的比例後,則是進行網路封殺。他補充,香港現階段就是處於網路監控。

發起反服貿開放資通訊產業連署聲明的3位連署發起人包括成功大學電機系暨電通所教授李忠憲、林宗男、林盈達,在記者會上表示,目前共同連署人達240人。3位發起人也表示,主管機關NCC並未參與服貿談判,對於開放第二類電信電腦業務到底是中方要求、亦或是我方提出,到現在NCC都拒絕回答,令人憂心背後中方的企圖何在。


Advertisement

更多 iThome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