製造業擁抱SRE的需求則更是多樣化,以製造GPS聞名的Garmin,要招募SRE來維運自家部署在K8s上的生產製造系統MES,來提高關鍵產線IT系統的韌性

新興科技人才的搶奪,能反映出企業擁抱新興技術的態勢。像資料科學家、AI人才從幾年前開始火熱,近兩年則是資安人才供不應求,都反映出企業在AI和資安應用需求的爆發。

在2021年,有一類新興人才的需求開始在臺浮現,不只職缺數量開始增加,需求產業也從網路科技公司為主,逐漸蔓延到金融、零售、高科技製造、媒體,甚至是物流業者,就是網站可靠性工程師SRE(Site Reliability Engineering)。

Google在2016年將自家服務維運心法對外公開,打造成了一套確保全球性服務高可靠度的SRE維運方法論,還出書大力推廣,不少大型網路公司或科技公司後來競相仿效,SRE成了網路維運團隊的指標性作法。

隨著數位轉型浪潮崛起,越來越多企業上雲來提供跨國性服務,為了確保自家服務不中斷,其他產業開始有大型企業跟進擁抱SRE。2019年前後,金融業如新加坡星展銀行,或是零售巨頭美國Target,都開始成立自己的SRE團隊,積極導入SRE維運作法或工具。

臺灣擁抱SRE的腳步相對較慢,幾年前,只見極少數的網路公司,例如直播平臺17Live集團,開始嘗試這個國外火紅的維運新方法,直到2020年,開始有大型金控、製造業者接觸SRE維運理念,甚至展開嘗試,也開始有網路公司、科技新創在臺招募SRE。

臺灣越來越多產業要招募SRE

2021年初,明顯出現不少企業要招募SRE職缺,104求職網站在4月時的SRE職缺高達70筆,到了年底,職缺數量翻了一倍,超過150筆。不只更多網路原生公司,年初SRE職缺以銀行業、零售流通、高科技製造業較多,到了下半年,連網路設備商、儲存產品商、房仲、保險、物流、媒體、百貨業者、線上電商都要招募SRE職缺。

SRE不是通用型的維運人力,而是特別適用於雲端原生環境,提供不中斷雲端服務需求的企業。但是臺灣這群需要SRE的企業,可不只有網路公司或科技新創,還有更多種截然不同類型的產業,都想找SRE。

需要借重SRE團隊的公司,勢必是大力擁抱雲端原生技術的企業。對網路公司、科技新創而言,雲端原生技術是本性,隨著服務規模越來越大,也就越有不中斷的需求。如遊戲業者、網路服務公司都因此而越來越需要專業SRE維運人才。

這兩年的後疫零接觸商機,讓數位通路成為接觸消費者最重要的管道,網路商城或線上服務因搶購、塞爆當機事件頻傳,越來越多實體零售業者大力發展數位通路時,開始壓寶雲端原生技術,也更重視服務可靠性,SRE就成了他們的必須人才,諸如誠品、生活市集、蝦皮娛樂電商都是如此。

但對傳統的大型企業來說,擁抱SRE意味著,他們不只展開了IT現代化工程,而且更進一步,雲端原生技術成了他們重要的核心技術,推出越來越多數位化服務或產品,都需要更高可靠性的維護。

這正是像大型金融機構如玉山銀行、國泰世華銀行,在2021年積極招募SRE的緣故,這兩家近幾年都展開了數位轉型的IT大改造,為了發展更多數位金融新服務,銀行核心系統架構,也開始採用雲端原生技術,例如容器、K8s、微服務架構等,而中國信託銀行則正展開新一代核心系統改造,開始提前大舉招募相關人力,其中就包括了SRE。其他金融業者如保誠人壽、新安東京海上、大慶證券等證券、保險業者,同樣都是跟進銀行轉型趨勢,開始擁抱雲端原生技術而開缺。

不只銀行為了發展新型態業務而需要SRE,例如信義房屋同樣是為了發推動數位轉型,要打造新一代Web應用來拓展新業務的轉型專案之用,而積極培養SRE架構師。

製造業擁抱SRE的需求則更是多樣化,以製造GPS聞名的Garmin,要招募SRE來維運自家部署在K8s上的生產製造系統MES,來提高關鍵產線IT系統的韌性,將其視為不可中斷的雲端服務來維護。另有多家製造業者,同樣為了維護內部K8s叢集而需要招募SRE,例如合勤旗下網通產品公司,或像鴻海則是為了開發和建置5G相關平臺和服務,而需要SRE,這是鴻海發展智慧工廠新一代網路基礎設施的關鍵。

甚至,連台積電都要在今年下半年開始在104網站上,開出SRE職缺,雖然台積電沒有說明招募SRE的原因,但從招募資料來看,各項雲端原生技術,如DevOps、K8s、GO語言都是必備能力。

SRE能力將成為企業IT新課題

從臺灣不同產業對SRE的招募需求,更透露出這些企業不只擁抱雲端原生技術,他們以全球性服務或是大規模雲端服務為目標,追求更高可靠性的數位韌性,這是為何需要用到這種高階維運人力的主因。

這些臺灣大型企業,趁著轉型之際,紛紛展開IT現代化工程,來擁抱雲端原生技術,才帶動了這一波SRE人才需求的崛起。

但是,展開轉型的企業不只這一群,更多企業這兩年因為疫情展開轉型,或者老早就開始推動轉型,因疫情而加快腳步,雖然不一定需要或有足夠的資源,可以招募全職的專業SRE人才,但企業主對於服務不中斷的需求,對於雲端原生技術導入後的維護需求,都會陸續出現,這就會成為IT部門的新課題,企業IT團隊也要培養自己的SRE能力。

SRE方法論中的諸多作法,不究責文化、問題根源分析、SLO服務級別目標、SLI服務水準指標、錯誤預算(Error Budget)等作法,也會隨著越來越多企業推動SRE而開始流行,成為企業IT得認真思考採用的新作法。Google每年一度的DevOps調查報告更建議,SRE是DevOps最佳的互補策略,可以讓企業從開發、部署到維運都能更高度的自動化。這些作法都會成為IT人在2022年的技術成長課題。對IT團隊而言,SRE方法論是更貼近業務角度來思考IT系統的維運,能讓IT發揮更大的業務影響力和價值。

2021年臺灣IT圈的關鍵字是「微服務」,許多企業開始擁抱雲端原生技術,嘗試微服務架構,展開IT現代化之路,但SRE正是這段旅程後半段的關鍵,「SRE」將會成為2022年的臺灣IT關鍵字。文⊙王宏仁

 


熱門新聞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