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信託銀行今年正式成立了數據治理委員會。(攝影/洪政偉)

中國信託銀行(以下簡稱中信銀行)在今年成立了數據治理委員會,希望將數據治理走向更全行化的關鍵議題。今年,將優先梳理2大類數據,並訂定3大作法在內部推動數據治理。

根據中信銀行統計,光是每個月的金融數據就有1.5億筆,以及1.9億筆的非金融數據。甚至,顧客在疫情期間更常使用數位服務,每月更有高達2億筆的顧客數位數據。

為了將海量數據煉成金,中國信託內部早在2017年到2018年這段時間,採集了大量數據,來建立360度客戶全景標籤。即便,當時各單位已有自己的全景標籤,中信仍認為要有一個可以全行共用的主數據庫。中國信託銀行數據暨科技研發處處長王俊權表示,以數據掌握顧客人生不同階段需求,提供超級個人化服務,是中國信託的策略。

今年,中信銀行正式成立數據治理委員會,「目的是將數據治理走向更為全行化的重要議題,形成全行的共識。」甚至,該委員會由總經理陳佳文親自主持,參與方包括各個業務單位主管。王俊權提到,今年是試行階段,但中信已經注意到數據治理的趨勢,並且必須往這方向走,目標是希望做到未來銀行的所有數據,都能夠被清理過並妥善管理。

王俊權認為,數據治理是比下水道還要更下水道的底層工程。因此,每一筆顧客的數據,都要有紀律地分門別類整理,特別是對於顧客數量龐大、產品多元的大型金融機構來說,海量的數據勢必要有與過往不同的梳理方式。

對於中國信託來說,數據治理是一場長期抗戰,必須明確為何而戰。因此,王俊權透露,去年開始,中信研究了全世界數據治理做得較好的企業,比如,已發展數據治理超過20年的華為。

聚焦兩大類數據優先梳理,訂定推動數據治理三作法

不過,由於資源有限,中信在數據治理的戰略,優先從兩個角度來決定推動數據治理的優先順序。第一類是不能犯的錯,會優先落實數據治理。王俊權解釋,這類資料的處理一旦犯錯,銀行容忍度很低,像是監理報送這類的數據就需要優先梳理。

另一個角度是業務效益較大者,他表示,如果沒有好的數據治理標準,業務效益很難有長期的呈現。這是中信訂下今年在數據治理的方向,也希望從小開始,將有限的資源優先部署在這兩類數據,再慢慢擴大到全行。

在數據治理的作法上,中國信託第一件事是優先梳理中信的數據資產,數據蒐集後,儲存在哪個平臺,保留多久、怎麼保存,如何消滅資料等,來做好數據資產管理,中信也希望發展出更好的數據資產管理框架。

第二件事是盡快訂出全行共用的數據標準。王俊權提到,在金融業中,不同單位有不同的數據標準,但是,「要跨單位、跨系統、跨組織時,就是治理的議題。」比如說,一名顧客的職業,在不同單位可能會有不同的認定,甚至是不同的代碼表。因此,中信希望訂出跨單位、跨系統、跨組織的數據標準,讓各單位執行時可以直接參考應用。

最後一項治理作法是培養數據素養,中信今年計畫展開相關培訓課程,比如,如何使用數據做決策?如何推動數據治理大框架?或是全世界數據治理的最佳實踐等訓練,來形成內部的共識與文化。文⊙李靜宜


熱門新聞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