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用多少代價,去換取你現在的地位或成就感?」安永諮詢服務執行副總經理曾韵如此提問,不只是向外拋出一個開放式問題,更是她對自己職涯發展所下的最佳註解。

長期在顧問產業耕耘的曾韵,從剛入職,開始從事電腦稽核的工作,逐漸培養起建置資安管理體系的能力,後來更跨足營運持續管理體系的建置,並在進修了法律相關知識後,開始提供個人資料管理制度導入、鑑識調查與分析服務。近年來,她更搭上大數據應用熱潮,進修了大數據相關知識,開始提供巨量資料分析、數位轉型與科技風險諮詢服務。

涉獵了如此多元的專業領域,曾韵卻是資管與資安背景出身,曾以為自己會進入資安公司或企業資安部門,成為鑽研技術的資安工程師,沒想到一轉念,卻踏上顧問一職。對於自己的與眾不同的職涯歷程,曾韵娓娓道來一路上的堅持與挑戰。

跟隨本心投入顧問產業,更秉持學習精神一路進修

大學時期,曾韵就讀資管系,為了砥礪自己的專業技能,研究所選擇踏入資安領域,向看重技術力的教授學習。回憶當年,她深感自己的資安基礎不夠,讀研期間督促自己吸收海量的資安知識,遇到聽不懂的名詞,先筆記下來查資料,還是不懂,就抓緊機會詢問實驗室的學長姐或教授。經歷了為期兩年的磨鍊,好不容易領到碩士學位,接踵要面對的,卻是人生第一道選擇題:就業。

「我記得老師們說,科技是要幫助企業做更好的事情。」因爲這個信念,曾韵在選擇職業時思考,能否找到一份工作,能深入瞭解企業的需求。再加上,她認為自己的技術實力拼不過他人,反而是綜合性應用的工作較適合自己,在這個前提下,現在擁有的技術實力,更能進一步化為優勢與立足點。因此,儘管面試上了資安企業,她仍選擇進入安永聯合會計師事務所,從事電腦稽核的相關工作。

這一份工作中,曾韵曾負責稽核銀行,針對資安控管不足之處提供建議,包括查驗權限控管機制、驗算部分銀行業務的程式邏輯、進行滲透測試等工作。隨著資訊安全逐漸受到重視,顧問類型的資安服務也越來越多元,就在這時,她抓住了勤業眾信拋出的橄欖枝,決定嘗試新類型的資安顧問服務。

曾韵到勤業眾信後,從資安顧問做起,在辦理業務的過程中,除了累積自己的顧問經驗,也逐漸培養了管理與領導團隊的能力。經過一段時間的積累,她也跨足營運持續管理(BCP)的領域,提供企業營運不中斷的建議,從災害備援到業務持續都是其中一環。她在這段經驗中體會到,當沒有法規強制規定時,少有企業會對營運持續的建議買單,時常等到發生意外時,才會來尋求支援。

在熟稔了營運持續管理的業務後,曾韵隨後也承接了個資保護的業務,「資安不就是資料保護嗎?聽起來很簡單!」殊不知,卻開始面對許多客戶的法律諮詢,才發現資料保護涉及個資法的範圍,是自己過去未曾涉獵的領域。為了補足不諳法條的弱點,她報名了臺大法律學分班,在工作之餘精進自己的法律知識,才逐漸克服業務帶來的挑戰。

奠下了法學的基礎,曾韵更承接了數位鑑識的新業務,也就是臺灣勤業眾信後來在亞洲推行的資安鑑識服務,「我們有自己的實驗室、具鑑定人的資格,在法院上提出的報告也都能被認可。」她指出,透過數位鑑識的服務,企業在訴訟過程中提出的數位證據,就有機會在經過鑑定後,成為逮捕犯人的依據。而這段期間,她也協助多家政府數位實驗室,取得鑑識實驗室的認證,也曾參與了國內多家大型公司舞弊案件的調查。

提供數位鑑識服務的過程中,曾韵又發現,在科技辦案的時代,資料分析的角色不可或缺,加上大數據、數位轉型的概念屢被提及,「那麼,我們就找很多年輕人,成立大數據團隊,去開發新服務。」

不過,找來了大數據團隊後,曾韵卻遭遇了新的挑戰,在於難以與團隊成員溝通,一開始也難以提供符合客戶期待的服務。原本,她將新人投入顧問團隊,學習顧問業的領域知識,但大部分的人都因為工作內容不符預期而離開。最後,她選擇二度回到學校,取得了東吳巨量資料的學位,深度了解大數據的運用後,才更好的與年輕人溝通,更順利的推動巨量資料分析、數位轉型與科技風險諮詢服務。

6大職涯轉捩點怎麼選?選擇沒有對錯,但永遠做好最壞打算

從現在往回看,曾韵斐然的成就,與她在人生道路上的選擇密不可分。她自己也歸類出6個職涯轉捩點,尤其是自己曾有過的掙扎與體悟。

大學畢業後是第一個抉擇點,如同許多人的疑惑,究竟要選擇繼續唸書,還是先工作?曾韵過去是選擇先唸研究所,再投入職場,「但以我現在的角度,建議可以先工作,」尤其在顧問領域中,社會歷練不夠,反而較難與客戶的應對進退,「我們從來不在乎你是學士或碩士,在乎的是你的特質,學習能力好不好、能不能繼續進步?」

第二個職涯抉擇是在進入職場時,究竟要選擇什麼工作?曾韵回想,自己碩士班同學中,有的進政府機關、資安企業、企業資安部門,都需要持續鑽研技術的工作,而自己卻選擇了駁雜綜合性技能的顧問工作,「那時候我覺得我好像是異類,是不是低人一等?」但她強調,不用在乎別人的眼光,「重點是你想要什麼?」

工作幾年後,可能有升小主管的機會,但相對的,就無法花那麼多時間在鑽研技術,必須帶領新進同仁來熟悉工作,曾韵也開始面對第三個轉捩點。她指出,顧問產業更凸顯了這個兩難,一旦開始面對客戶之後,為了了解產業概況,得不斷增進相關知識,但時間有限,精進技術的時間就相對少了,「許多人甚至會擔心,資安技術日新月異,我的技術會不會就廢了?」

面對這個問題,曾韵坦言:「你必須要有所抉擇,這是一個分歧點,」她舉例,顧問跨足的領域很廣, 雖然放掉了技術,卻能與許多企業的資深長官,用他們能理解的方式對談。「職涯的選擇沒有對錯,端看每個人自己的想法。」

第四個情況則是性別角色的影響,女性在職場上是否會被特別對待?「我從來沒有因為女生受到歧視,真的沒有!」曾韵回應,在臺灣的顧問產業中,不僅沒有感受到性別歧視,顧問從業人員的男女比也趨近於1:1,像她所任職的安永更有一個全球性的Woman in Tech計畫,要透過校內培育或企業內孵育,培育更多女性從事技術職業,甚至成為領導階層,目標讓女性的技術力、領導力都能更上一層。

但她也提到,雖然在職場上沒有遭遇歧視,但在社會現實上,女性確實有被社會賦予的性別角色期待,比如在結婚生子後,可能會被要求要放棄工作、回歸家庭,「但在這個時代,沒有一定,有的女生妥協了,但也有男生為了老婆而放棄,每個人的條件都不一樣,需要商量與討論。」而且,在有了家庭後,不免會遇到家庭與工作之間的兩難,選擇為了工作而繼續奮鬥,就可能失去了與家人相處的時光,過程中必然得有所付出,這也是一個抉擇。

為了提供巨量資料分析的顧問服務,曾韵面臨了第五個轉捩點,是否要重回學校進修巨資碩士學位。當時,她選擇重回學校,但也因此,她得同時兼顧家庭、工作與唸書進修,也曾懷疑自己是否能順利畢業。不過,她仍憑著勇氣與毅力克服挑戰、完成學位,還以此為基礎,推動工作上新業務的發展進程。

最後,則是在勤業眾信取得了一定的成就後,她選擇轉換人生跑道,申請到雪梨大學進修,「這個決定會不會成功?我不知道,但我跟隨自己的本心來決定,」但曾韵也點出,「永遠做好最壞的打算,」先預設好失敗的退路,如果可以接受,就能試著大膽地向前。

「很多年輕人都會說,我想要在工作與生活達到平衡,我只會說,沒有這回事。」曾韵從自身的經驗出發,篤定的說,排除掉天才與富豪這類身份的人,要在職涯中達到一定的高度,絕非一蹴可幾,「你要用多少代價,去換取你現在的地位或成就感?」這句話,更是她職涯回顧的最佳註解。她也慶幸,背後一直有支持自己的家庭,使她能遵循本心,持續在職場中自我實現。

相關報導


熱門新聞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