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院政務委員郭耀煌 (攝影/洪政偉)

總統蔡英文在2020年520就職演說中針對產業經濟發展議題提到,未來進入5G時代,要邁向國家數位轉型並推動國家六大核心關鍵產業,也同步推動行政院的組織改造,將會成立一個專責的數位發展部,負責資訊、資安、電信、傳播和網路等五大領域的業務內容。

負責規畫數位發展部成立事宜的行政院政務委員郭耀煌,歷經半年多的多方利害關係人的討論,以及彙整來自產業界的建議與期待,行政院也在今年3月25日的行政院院會中,通過「數位發展部」等相關組改法案,總算讓總統要成立數位發展部的政見,邁開了第一步。

由於數位發展部綜整的業務範圍廣大,每一次的開會討論,又會對整體規畫有不同細節的更動,他笑說:「要跟總統和行政院長蘇貞昌報告之前,光是簡報內容就改了快一百個版本,最後,送到行政院院會又是另外一個修正後的版本。」顯見,數位發展部不管是組織規畫或職掌分工,都是一項非常具有挑戰性的工作。

蘇貞昌在行政院院會中也表示,「數位發展部」是社會各界期盼已久,政府應優先成立的專責機關,未來該部將整合「電信、資訊、資安、網路與傳播」五大領域,統籌基礎建設、環境整備及資源運用等工作,並擴增些許前瞻型任務。他也說,期待利用此次組織調整,加速促進國家數位轉型,並做好相關資通安全維護工作。

行政院院會通過數位發展部組改法案後,為了讓數位發展部後續規畫推動作業順利進行,先行設立數位發展部籌備工作小組,由政務委員郭耀煌擔任召集人,邀集相關機關研商,並向立法院說明組改內容與細節。

他表示,如果立法院可以順利在本會期通過數位發展部的組改法案,預計花半年到一年時間,整併中央機關相關業務的人員移撥、資訊系統建置等工作內容,預計最快將於2022年第一季掛牌運作。

人事總處則在行政院院會中進一步說明,數位發展部將扮演國家數位發展領航者角色,將原本分屬相關機關的資訊、資安、網路、通信和傳播等產業的輔導,以及發展業務,全部移撥至數位發展部主管,並規畫新增的重要數位基礎業務;其下也設置由行政院資安處升格的「資通安全署」,將負責統籌政府整體資安治理架構,以便將資安資源與管理做到向上集中;另外,也新設置行政法人的國家資通安全研究院,扮演國家資安技術智庫幕僚的角色。

從政府、產業和民眾角度,看待數位浪潮的衝擊

成立數位發展部除了要落實總統政見外,更因為數位浪潮已經對政府、產業和民眾的生活,已經造成重大影響,面對未來數位科技發展,更應該以審慎態度看待。

對於政府運作而言,郭耀煌表示,首先確認的是:數位治理主導國家運作效能,面對新成立的數位發展部,要將原先不同政府機關的業務職掌重新整併在一起,需要成立一個專責且具備專業能力的機關來負責,並且要有能力面對新科技的挑戰,進一步協助臺灣社會各界落實數位轉型。

其次,政府也要能做到數位治理的公平性、透明性、可課責性與包容性。

因此,未來政府要面對資料驅動政府治理服務的趨勢,所以,郭耀煌認為,在資料治理上,政府也需要設法尋找更好的策略,並制定更周延的法制基礎,在兼顧資料加值應用與管理上,發揮資料經濟的最大價值。

最後,政府要推動跨產業的發展策略。他指出,數位經濟已經是先進國家產業升級的重要策略,如何透過數位科技顛覆傳統產業的遊戲規則,進而帶來跨境跨域的數位商機,在在都影響國家數位治理的效能。

郭耀煌坦言,數位浪潮全面影響文明運作,已經是不可迴避的態勢,所以在面對新型態數位經濟蓬勃發展之際,例如:資料經濟與平臺經濟等,但臺灣產業在這類新型態數位經濟的發展下,並不像硬體製造業具有極高的國際競爭優勢,仍有極大的進步空間。因此,政府也需要積極改善資通訊軟體內容及服務等相關產業的發展環境,進一步提升國際競爭力。

全球總人口數六成以上,都已經可以連接網路並擁有手機,有五成以上的人口是活躍的社群使用者,臺灣不管是網路普及度、手機擁有比例甚至是社群活躍程度,都高於全球平均,顯見臺灣民眾生活已經高度依賴網路和行動載具,社會各個層面運作快速網路化的迫切情況下,也形塑了網路公民社會文化。

郭耀煌指出,從數位包容的角度來看,不僅要確保網路使用和數位發展的機會,不會因為居住地、身心狀態、性別、族群、財富和社會地位有所差別外,面對數位浪潮,政府也必須要持續維護並尊重多元價值觀,落實數位人權的保重已經是民主國家治理的核心價值。

其實,科技和數位發展已經不只是經濟層面的問題而已,已經升高到政治與戰略議題。他認為,從整體國力來看,國家影響力已經從傳統地理政治層面延伸到虛擬網路,因此,數位國力已經成為先進國家政治和經濟影響力的延伸;而壯大數位科技和應用影響力,也攸關數位國力版圖拓展。

對此,他表示,臺灣也應該強化數位主權,好好管理並強化數位資源的權力,可以參考愛沙尼亞的e-Residency(網路居留證)作法,該國讓申請網路居留證的民眾,都可以成為愛沙尼亞的數位公民,臺灣也可以參考類似作法,利用臺灣特有的數位資產和創新服務,打造臺灣的數位疆土;並藉由鏈結國際的數位社群,參與國際事務,透過數位去做全球永續發展,打造臺灣在國際社會上的數位影響力。

根據統計,到2025年,數位經濟將占全球GDP的40%,郭耀煌認為,數位科技發展與應用已經顛覆傳統產業的遊戲規則,也帶來許多跨境、跨域的數位商機。只不過,對於產業發展而言,雖然有高達九成(92%)的企業主有高度意願推動數位轉型,卻有超過四成(43%)企業不知道該從何下手,可以推論,中小企業以及傳統產業的數位轉型,將攸關臺灣產業競爭力的提升,產業更期待政府可以輔導企業推動數位轉型。他也說,包括:軟體、服務、資安、系統整合和電子商務等數位產業,都將是臺灣未來重要的數位經濟推動者。

對於民眾而言,他坦言,資安及個資保護是嚴峻的挑戰。郭耀煌進一步指出,近年來有許多資安事件以及資料外洩事件頻傳,加上民眾對於保護個資的意識也逐漸提升,面對跨國社群平臺衍生的公平競爭和消費者權益保護的問題,都會是政府必須要面對的挑戰。

郭耀煌表示,因為數位科技已經深入民眾生活各個層面,許多的數位應用都有賴各種資料的蒐集、處理和利用,才能夠滿足消費者的期待時,這也讓資安防護與資料治理的挑戰,成為數位發展部成立後,不得不面對的嚴峻挑戰之一。

攝影/洪政偉

行政院政務委員郭耀煌表示,數位發展部為什麼要成立資安署和行政法人呢?藉由資安署、行政法人等專業團隊,當政府部門或企業的顧問,協助導入正確的資安觀念與作為。

數位發展部負責的業務,有移撥、有新增,絕對不是拼裝車

面對外界質疑,成立數位發展部其實只是「拼裝車」,郭耀煌無奈地表示,新的部會除了從既有機關移撥的業務和人員之外,有許多新增加的項目,更有移撥業務之間融合;未來,在立法院進行組織改造法案審查時,在功能業務上甚至還會有新增或刪減,這些都是成立新部會的元素,絕對不是東拼西湊的拼裝車可以形容。

他也以電動車特斯拉為例,特斯拉的外觀也和傳統汽車一樣,需要各種鋼板組成車體,也需要有油門、煞車、方向盤等控制器,但特斯拉透過新一代的車載軟體,改變駕駛開車的體驗,甚至,也提升汽車整體效能。像是,一般汽車從零加速到時速一百,可能需要10到15秒鐘,但特斯拉從零加速到時速一百,卻可能只要3到5秒鐘,同樣是汽車,卻因為軟體不同,效能也不同。

郭耀煌表示,以目前的規畫,預計移撥的業務,包括:通訊傳播委員會的通訊傳播基礎設施、電信產業發展與輔導;交通部的通訊整體資源規畫;經濟部的資安、AI、軟體、數位內容、電子商務、系統整合等產業發展與輔導;國發會的智慧政府、開放資料、資管處;將既有行政院四級幕僚單位的行政院資通安全處,升格為三級機關行政院資通安全署;同時,也會成立資通安全研究院的行政法人。

他指出,數位發展部為什麼要成立資安署和行政法人呢?就是希望要從政策上,去鼓勵臺灣上市櫃公司和企業等可以多多投資資安,藉由成立資安署、行政法人等專業團隊,當政府部門或企業的顧問,協助他們可以導入正確的資安觀念與作為。

不過,他強調,移撥業務還必須做到融合的效果,只是平行移撥無法融入新的部會,也無法發揮效果,像是資安處雖然升級成為資安署,通傳會處理資安業務的部門,也要一併撥到資安署,這就是一個融合的作法。

數位發展部同樣必須要因應數位科技發展,以及協助政府、產業,以及民眾面臨的數位科技、數位經濟,甚至是數位國力的挑戰。郭耀煌坦言,只有既有業務移撥或融合並不夠,還需要透過新增業務,才能圓滿各界對數位發展部的期待。

目前來看,包括:數位轉型、資料治理、數位法制建構、監理沙盒、人才培育、數位包容,以及國際合作等,都是新增業務。

郭耀煌表示,臺灣是民主法治國家,必須要在法律授權、國民認同、國會與社會監督的架構下「依法施政」,透過周延的法制建構,社會有授權、可以課責,民眾也會比較信任。而這也是為何之前民眾希望推動數位身分證eID時,必須要搭配制定數位身分證專法;此外,要做到平等包容的網路社會,必須做到保障數位人權;推動產業發展,也必須培養產業所需的數位人才;以及做數位專案時,就要融入監理沙盒。

目前臺灣針對金融業和自駕車都有推出監理沙盒制度,郭耀煌認為,沙盒的存在,不應該只是為了產業發展,甚至可以推廣到公務部門的使用。他也說,之前針對數位身分證eID的創新服務飽受批評,這也讓公務人員推創新業務時會卻步,擔心被檢討、被揪舉、被彈劾。

他說,未來或許可以針對公部門也推監理沙盒機制,鼓勵公務人員創新,只要經過一定程序實證(PoC),並在一定範圍內,邀請利害關係人一起加入觀察,看看這樣的創新服務是否可行?要修正哪些?或者哪些不可行?要調和什麼法規等等?

郭耀煌期待,未來數位發展部可以幫公務人員打開這個禁錮,讓公務人員清楚,如果走創新的路,有哪些法律責任等都說明清楚,讓他們沒有後顧之憂,才會贏得信任。畢竟,公務人員為了保護自己,在越來越保守,不做不錯的情況下,此時,只有讓公務人員得到支持機制,才有可能讓他們大膽創新,否則,創新的腳步一定會更慢。

郭耀煌也分享近期身邊觀察到的案例。有外商高階主管退休後,要把原本公司支付費用的手機號碼過戶到個人,但中華電信要求過戶手續一定要蓋公司章,而如果要蓋這個外商的公司章,就必須飛到新加坡辦公室蓋完章後,才能到中華電信完成過戶手續。他說,臺灣對於印鑑的使用,觀念已根深蒂固,但是否所有的手續必須要蓋實體印章,才具有法律效力?是否可以在監理沙盒的制度下,在一定範疇內,找到取代印章、印鑑的新作法和新應用呢?這都是未來數位發展部可以做的事情。

圖片來源/行政院政務委員辦公室

數位發展部將設置「資通安全署」與「國家資通安全研究院」,前者由行政院資安處升格而成,後者扮演國家資安技術智庫幕僚。

讓臺灣的軟體產業躋身兆元產業,預計2030年能達標

確保國家資通安全是第一優先的施政重點,在成立數位發展部的同時,因其囊括資訊、資安的業務,施政目標就是希望做到讓民眾安心使用數位服務、確保政府服務持續運作,也要保護政府和民間的數位資產。

所以,他指出,未來數位發展部在政策推動上,會優先擴充國家資安團隊及能量;強化跨機關之間的資安聯防機制;提升早期偵測及預警能量;做到建立公私協力(PPP)夥伴關係,並建立資安協作體系;確保掌握自主資安科技,並加速扶植資安產業。

促進數位經濟發展,郭耀煌也訂下一個重要的關鍵施政目標,就是讓軟體服務躋身兆元產業。他進一步表示,全世界市值最高的公司都在美國,而在美國的數位產業中,數位服務比重已經高達91.5%,因其生產製造都在海外;數位服務在韓國產業的占比也超過三成。

他引述依照主計總處的統計,臺灣目前軟體服務業產值約為六千億元,不包含電子商務,就業人口26萬人;但對照硬體、半導體產業,產值高達2.7兆元,就業人口42萬人;而臺灣數位服務占整個產業相關的比重,更是不到二成(16.7%)。

臺灣產業型態雖然是硬體製造為主,全球主流產業卻是軟體加上服務,像是,特斯拉硬體製造都外包,但核心的控制軟體卻一定是掌握在自家手上,當硬體產值在整個產品的比例越來越低的時候,數位發展部如果可以協助軟體產業加值硬體,對整個硬體產業也會有幫助。

不過,兆元產業並非自己喊喊口號就可以達成,郭耀煌坦言,數位發展部如果明年第二季前可以順利掛牌,未來要協助軟體和服務產業要的年成長率,要高達6%,但現在產業年成長率只有2.7%~3%。

郭耀煌認為,如果以既有的年成長率,要讓軟體產業達到兆元產業的目標,需要至少16年的時間,數位發展部希望讓軟體服務設定為產值達兆元的產業,就是一個有挑戰、但有機會試試看的目標,重點在於可以協助臺灣軟體服務產業加速升級。

但他也直言,臺灣的軟體產業千萬不能只看政府委外的市場,每年只想依賴政府委外的專案養活自己,而是要設法拓展國際經營能力,必須有能力提供跨境服務。「臺灣業者只有將市場拓展到國際市場,才有辦法達到兆元產業的目標。」他說道。

至於作法上,郭耀煌提到了幾種推動的方式,像是:軟硬攜手,在臺灣建立全球智慧應用研發基地;提升軟體服務業的國際經營能量;輔導中小企業及傳統產業進行數位轉型;並且以政府創新採購方式,提供軟體服務試煉場域;推動沙盒實證機制,加速創新應用商轉。此外,鎖定的產業範疇包括:軟體產品與服務、系統整合與垂直應用、電子商務與數位內容,以及智慧資料服務等。


熱門新聞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