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玉山金控

早在4年多前,玉山銀行便決定自行開發設計新一代銀行核心系統,來支持玉山下一階段的數位轉型。

這不是玉山第一次自行開發,從2007年的第一套外匯系統,用開放的Java技術平臺打造開始,玉山就朝著自建大周邊策略邁進。到了2016年,所有重要的業務系統更已全面現代化、開放。即便是1992年建置的核心系統,也是自行在IBM大型封閉系統上開發。

玉山銀行創立時,就訂下3大基礎工程:建立制度、培育人才、發展資訊,作為經營銀行最重要的3件事,當時,便奠定了玉山自行開發的精神。

玉山金控暨玉山銀行資訊長謝萬禮強調:「這就是玉山的DNA,一開始就自行開發,掌握了最重要的關鍵技術,也清楚掌握許多業務運作,所以,對後續整體業務推展、資訊科技發展才能更為快速。」

延續骨子裡的DNA,在最重要的核心系統轉換之際,玉山認為要往更加開放、數位化、能夠與外部介接,且能因應未來的數位挑戰來邁進。在這過程中,玉山也曾考慮,跟大多數銀行的作法一樣,直接導入套裝產品;不過,就算導入套裝產品,像是底層系統、評估引擎、框架等,都還得依據實務情況再調整,沒有自己開發,許多系統上的知識和資訊,資訊團隊就無法掌握。因此,他們決定依照自身的想法與期待,以及對未來整體數位科技發展,自行開發設計新一代核心系統。

一開始只是核心系統的轉換,最後演變成了一個更大的新核心計畫。

謝萬禮表示,不只是將封閉系統移轉到開放平臺,更重要的是,聚焦以顧客為核心,還有未來業務與系統架構的發展,來打造玉山科技發展與數位轉型的關鍵基礎工程。甚至,他坦言,人才招募、人才的能力,及團隊的合作模式,也是此次核心系統轉換的重要驅動力,玉山得進化技術平臺與科技發展,才能吸引更多優秀人才願意持續投入。

他進一步比喻:「如果只有核心系統的轉換,就是將幾棟大樓翻新的都市更新;而新核心計畫,則是要打造更完整的都市計畫,不只轉換核心,就連顧客資訊整合、人才的能力與專業技術,還有團隊合作的機制與流程,玉山都希望趁著此次移轉的機會,一併重新打造。」

玉山新核心計畫1大目標、2項主軸、3個指標

為了新核心計畫這項大工程,玉山特別成立了一個專責團隊,負責計畫的發展、風險管理、人才培育方式。謝萬禮坦言,真正做下去之後,才發現有好多好多事情可以做,不過,計畫還是得依循時程前進,他強調。

原來,玉山在2016年啟動新核心計畫時,就訂下4年後,也就是2020年8月,必須讓新核心系統順利、穩定上線,這是最重要的時程大目標。不過,謝萬禮考量到,當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這群新核心團隊的成員,成果卻得過了4年後才能看到,那壓力該有多大?

為了能有紀律地往這大目標邁進,過程中又能快速展現成效。玉山將新核心計畫分為兩大主軸進行,一是為核心瘦身,將以往額外添加到核心的功能拔出來,讓核心系統可以回歸基本面的帳務功能。二是將資料加值,將銀行所有的業務系統全部打通。

謝萬禮認為,站在以顧客為核心的角度,最重要的是顧客資料的整合,既然有機會重新打造,一開始就要做好全盤思考。因此,玉山將各關鍵業務系統或關鍵前端的資料,都彙整到營運資料匯流平臺(ODS),作為玉山的資料集散地。如此一來,資料整合可以更即時,就能配合大數據分析或AI應用,在數位通路更快回應顧客,以及發展未來更多場景的加值應用。「打通了任督二脈,玉山就能串連起對顧客的體驗與服務。」他說。

有了新的資料整合規畫,接著就是著手重新打造一顆銀行全新的心臟與引擎,當時,玉山訂下了3項指標。第一項是確保核心系統的穩定性,能夠順利、穩定上線。第二項指標是,面對數位時代瞬間大量的交易,能快速彈性擴充,並有效益的完成交易。因此,玉山以開放的雲端原生技術(Cloud Native)、微服務(Microservices)架構,自行開發設計新一代銀行核心系統。

謝萬禮表示,過去,銀行不太可能出現交易量突然暴增的場景。但在數位的時代,「這種交易瞬間暴量的情境已變成新常態」,市場波動很大時,交易量會明顯跟著變化,而且暴量情況有時還會不斷持續,甚至無法預期何時會發生。

以玉山數位換匯交易來說,只要匯率波動很大時,交易量就會突然暴增,曾有天交易出現尖峰,10分鐘左右就增加了2萬筆交易,經分析後才發現當天是玉山特匯日活動。或像是玉山有幾款信用卡可直接線上申辦,當進件量很大時,後端就得做好流程梳理,顧客才不會因為急著想了解申辦狀況,反而造成客服的壓力。

以往,採用虛擬化的方式,遇到交易量暴增需要擴充運算資源時,還是得花上10到20分鐘來開啟其他虛擬機,反而成為了玉山因應這種場景的瓶頸。此次,新核心改用容器(Container)技術來實現,讓大量交易發生時能快速擴充持續提供服務,謝萬禮提到,這也是玉山採用雲端原生技術的主要考量。

第三項指標是要將風險控制到最低。謝萬禮舉例,與核心串連的系統共有80幾套,如果每個系統都配合核心來修改,萬一發生問題,會找不出究竟是哪個環節出錯。所以,在核心系統開發的同時,玉山也將外部與內部溝通的介面,統一變成一個新的API平臺,不過,原則是盡量不調整前端通路系統,即便系統全面API化,但是API裡的電文與格式仍舊維持原有形式,以確保風險可控。

「將所有系統通通API化,就像一條高速公路,所有的車上了閘道後,就能使用共通語言傳輸。」謝萬禮透露,系統全面API化,也是這次新核心計畫中的重要基礎工程,「打穩這項基礎後,未來玉山發展場景金融,需要結合外部生態圈平臺時,就能快速介接。

導入微服務架構的過程與好處

玉山新核心系統更導入了微服務架構,在整體設計上,謝萬禮指出,一開始就將全部功能拆分開來,以業務種類、以及與該業務有關聯性的功能來整理。然而,不同的業務之間可能有共同的交易,許多交易彼此間也會互相串聯,所以,「玉山把握的大原則是,在可控、影響相對小的模式下,將原本的一百多個功能服務模組,最後收斂成20到30個微服務。」

他更進一步提到,導入微服務架構帶來的好處,以往,單體式系統非常龐大,上版程序既複雜又辛苦,風險也相對高,微服務化後,就不會牽一髮而動全身,即便單改一個功能也不會影響到其他服務,大幅降低對顧客服務的影響。

此外,謝萬禮認為,由於銀行服務在上線過程,對於風險、品質控管、內控等各方面要求嚴格,從開發、測試、上線到營運這層層關卡,都得有一套管理機制或較為自動化的作法,否則每個關卡都可能是風險,成為營運或服務中斷的因素。

所以,在打造新核心系統,玉山也導入了開發維運一體化(DevOps)機制,使用CI/CD將程式開發、測試、上線,透過自動化方式快速部署,並在開發上線時,使用自動化測試進行資訊安全檢核、系統回歸測試、上版自動化等,來降低人為的介入,盡可能不要因為人為發生的錯誤、疏失,造成服務的中斷。

同時,為了能加速各項金融商品推出的效率,即時提供顧客各種創新的金融服務,玉山在設計新核心系統時,也納入未來業務發展的彈性,透過各項參數化、模組化設計,比如可以針對利率、期間、額度、付息周期等各項設定快速調整。

2016年,玉山展開轉核時,訂出的目標只是以開放技術架構完成,當時並未考慮到微服務、容器化的議題。謝萬禮提到,轉核過程中興起了微服務的趨勢,玉山內部有一組團隊,專門研究未來新技術趨勢、技術成熟度,以及是否有辦法導入應用,他們開始研究微服務如何落地到銀行,甚至找來國外顧問機構,花了很長一段時間不斷討論,針對玉山關心的議題,觀察到的風險,以及參考國外成功的實務導入經驗。

經過一番研究,玉山決定實際動手來測試可行性,嘗試在資訊部門內部先導入微服務、容器技術,謝萬禮指出,當時他們已完成新核心系統開發,所以,就直接將原本的開發環境移轉到容器環境,實際驗證與測試,確認系統穩定度,以及驗證Kubernetes的可行性,評估是否比原來的作法更為理想。最後,結果符合玉山的期待與要求後,才正式決定要朝這方向前進。

「這是風險與機會的選擇。」謝萬禮認為,玉山採用新技術的判斷標準是,先了解技術本身並謹慎評估風險,找出可以降低風險的方式,即便發生風險也不會造成銀行根本上太大的損失;同時,核心系統轉換對銀行來說,可能是十年、二十年才會做一次的大工程,玉山必須思考未來的機會,評估導入或不導入新技術,各自會帶來的影響。「這時若不做這件事情,以後就沒機會了。」這是玉山破釜沈舟的決心。

全新的技術平臺導入後,玉山很清楚,包括基礎架構團隊、開發團隊、維運團隊等,不只對新技術的管理能力要提升,甚至各方面都得重新改變與再造。謝萬禮表示:「開發系統相對容易,上線後的維運與管理才是最大挑戰。」所以,團隊還得將維運、資訊管理方式、管理工具、監控工具等,重新建置一套新的機制。「如果沒有做好這些,上線後就會遭受很大的風險,團隊成員也會成天提心吊膽。」

甚至,他認為,這種微服務與容器全新底層技術平臺,或許日後能變成玉山在業務發展與重要系統發展上,可以共同發展的環境。透過這次核心系統導入,將相關制度做得更加穩健、紮實,未來,就能變成玉山重要的核心能力。

攝影/洪政偉

玉山金控暨玉山銀行資訊長謝萬禮在歷經這場新核心計畫後最大的體悟是,判斷重要風險,並決定如何採取行動,以及即時調度資源與人力,來優化執行進度,是主管最重要的任務。

大量人力投入新核心開發與測試,測試階段更長達1年之久

「新核心系統一旦開放出去,就沒有回頭路,穩定、順利上線是最大原則。」因此,這場銀行核心換心旅程,必須一步步穩紮穩打,這是玉山的堅持。

在開發階段,玉山約莫有200多名IT人員與BA人員組成的專案團隊,常態性的持續投入。而在測試階段,更是下足了苦工,投入200多名人力,花了整整1年時間進行嚴密測試。

除了核心團隊開發完後,所進行的功能測試之外;2019年7月,玉山開始準備進行系統整合測試(SIT),所有IT團隊在此時更大舉出動,針對與核心系統介接的80幾個系統,在8月1日正式啟動SIT測試,每4個月一個循環,每個循環測試三輪。謝萬禮形容:「就像換心臟一樣,神經若有一處沒接通,可能身體某個部位就無法動。」

同年12月,則開始執行使用者驗收測試(UAT),「玉山掌握的大原則是,顧客帳務部分絕對不能出錯。」這時,調派了所有業務單位,共投入幾百人撰寫個案,將所有系統分析文件,每個項目、邏輯規則測試案例全部寫下,在UAT一共測試了6萬多個案例。

經過SIT、UAT,終於來到最大規模的上線前準備。謝萬禮告訴團隊,即便再怎麼努力測試,也不可能測試到完美,只能盡可能透過大量交易資訊,在類似營運的環境下進行系統功能驗證與資料比對,讓實際案例都能經過驗證。這是玉山團隊完成UAT之後,內部所進行的另一項測試。

自行開發核心系統的玉山,對新核心計畫的每個里程碑都訂得相當明確,「一定要掌握大里程碑」是謝萬禮的首要原則。此外,還有另一大原則,是得「隨時關注最大風險」,因為,這些風險攸關能否準時將新核心系統上線的時程。

謝萬禮認為,核心無法按照時程準時上線,也是一大風險,「團隊跑了這麼久的馬拉松,如果在最後一哩時,被告知要多跑5公里,大概也跑不下去。」這也是為何,玉山如此重視每個里程碑,即便有不如意的狀況發生,也要想盡辦法解決,如期完成。

「資料轉置」便是其中一項重要風險,玉山也將其列入核心轉換的重大測試項目。不過,對玉山來說,這是一場大挑戰,因為,20幾年的舊資料,經過多代的調整與改變,轉移到新系統後所展現的情境與結果可能大不相同。

果不其然,第一次內部資料轉置測試,花了17到20個小時,為了加快速度,玉山資訊團隊開始調整資源、找方法與工具來改善,比如,將上千個資料轉置的步驟,從人工作業轉為自動化執行,並透過不斷演練的方式,讓流程最佳化,將資料轉置程序可能停下來的風險降到最低。

後續,玉山執行了大大小小將近100次的資料轉置測試,更利用每2個月的例行維護,正式從營運系統將資料轉到新核心,執行了20次完整的資料轉置測試。

不過,過程中仍面臨了一個小狀況,那就是舊系統資料每天都在更新,只要有任何新的資料狀況,都可能導致轉置程式的執行發生問題,團隊當下只能進行程序調整或修改源頭系統來排除問題。

甚至,到了核心上線前一周還有狀況,突然有一筆資料出現問題,為了確保資料轉置順利完成,玉山資訊團隊成員在上線前一天早上,又將資料再做一次轉置驗證,確認資料沒有問題,當晚便準備啟動正式的核心轉換。

順利完成新核心上線之後,玉山揭露下階段面臨的挑戰

2020年8月2日凌晨零時,玉山如期展開核心系統轉換,目標是8小時內順利完成轉核。這一晚,玉山銀行董事長、總經理、資訊長,以及將近200名團隊成員,就在玉山金控科技大樓,一路熬到了天亮。

關機後,代表玉山銀行服役了28年的核心系統光榮退役,接著,玉山開始展開資料轉置,將玉山銀行20多年的資料從舊主機遷移到新核心,然而,原本預計3小時才能完成的作業,卻整整提早了40分鐘結束。這一刻,竟成為了玉山轉核當天,最緊張的時刻。

當時,謝萬禮並沒有選擇直接繼續往下執行,而是要求團隊再次驗證一次。即便資料轉置的整體程序,照表操課自動化執行,並逐一確認了每個回報,他仍然不敢掉以輕心。「資料轉置這步若錯了,下面都不要繼續走下去了。」

原來,是因為團隊成員在上線前一天早上,又將資料再做一次轉置驗證,排除了可能卡關的情況,再加上舊核心已停止所有營運對外服務,增加了更多硬體資源,可以用來處理資料轉置作業。謝萬禮解釋了資料轉置比預期提早40分鐘完成的關鍵。

資料轉置完成後,便一路展開資料的驗證。IT人員、BA、業務單位與各個前端通路先後開始驗證,到了早上6點多時,就已全數驗證完畢。此時,玉山選擇再次確認細節,並向財金公司簽到,驗證與財金的交易沒問題後,7點半便陸續將所有系統開啟,確保運作符合預期,準時8點正式對外提供服務。

而在新系統轉換上線營運期間,玉山更建立了全行業務應變防護體系,總行各事業處及後勤單位共成立13個應變中心,國內各營業單位及客服中心合計成立199個應變小組,訂定應變計畫並安排數十次各種演練,確保上線營運後各項問題可以有效追蹤處理。在在顯露出玉山對轉核的嚴謹程度。

回首新核心計畫的點滴,謝萬禮談到,原本以為4年很漫長,但,在執行的過程中才發現4年其實很短,尤其是展開測試階段那段期間。作為新核心計畫的共同召集人,一肩扛起統籌IT的重責大任,他最大的體悟是:「決策時要將資源與重點擺在哪裡非常關鍵,有時若一直注重枝微末節,卻忽略了重大風險,最後就會因此失敗。」所以,判斷重要風險,並決定如何採取行動,以及即時調度資源與人力,來優化執行進度,是主管最重要的任務。

「新核心上線是玉山的階段性任務。」謝萬禮留下一個伏筆。玉山對新核心的期待是,系統全面API後,能快速與外部平臺介接,同時,也能快速應付瞬間大量交易。現在,這項基礎工程已準備就緒,玉山的數位轉型之路,不只要優化客戶體驗、內部流程再造,或是將金融產品數位化,「下一階段的挑戰是,發想出新的商業模式。」而且,需要與場景金融結合,才能串接到以往實體通路不容易做到,或是沒想到的場景。

讓金融服務如水電般便利,一直是玉山的場景金融策略,但是到底要如何落實?謝萬禮表示,在消費者日常生活中的食衣住行育樂,讓銀行的服務嵌入各個場景的流程中,並做到讓消費者不自覺,這是玉山必須跨入的一步。玉山也很清楚,這樣的經營模式與想像,不是金融業能自行完成的,得完全跳脫框架,與各產業、異業來合作,才能真正實現場景金融。

玉山銀行新核心專案12項特色

 特色1  從核心系統的轉換,演變成更大的新核心計畫

 特色2  4年前啟動就訂下2020年8月要如期上線的重要里程碑

 特色3  成立專責團隊,負責新核心計畫的發展、風險管理、人才培育方式

 特色4  2大開發主軸,瘦核和資料加值並進,打通所有重要業務系統,將資料彙整到營運資料匯流平臺

 特色5  3大重要基礎工程,一是確保核心穩定上線,二是瞬間大量交易時能快速擴充,三是系統全面API

 特色6  開發環境先導入微服務架構和容器技術實際驗證,確認系統穩定度及驗證K8s的可行性

 特色7  導入微服務架構(20~30個微服務),導入DevOps機制,從開發、測試到上線都能自動化快速部署

 特色8  新核心設計納入未來業務發展的彈性,透過參數化、模組化設計,讓各項設定可快速調整

 特色9  開發階段共200多名IT人員與BA人員常態性持續投入,測試階段投入上百名人力,花了1年時間進行嚴密測試

 特色10  2019年8月啟動SIT測試,同年12月,執行UAT測試,調派所有業務單位,投入幾百人撰寫個案,UAT總共測試6萬多個案例

 特色11  UAT測試完成後,進行內部營運模擬實測,透過大量交易資訊,在類營運環境下進行系統功能驗證與資料比對,讓實際案例都能經過驗證

 特色12  執行過大大小小將近100次的資料轉置測試,以及20次完整的資料轉置測試

資料來源:玉山金控,iThome整理,2021年4月


熱門新聞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