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 

Freedom House

由美國官方贊助的非政府組織「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在本周刊出一份研究報告,指出已有不少國家以武漢肺炎(COVID-19)為藉口,趁機擴大政府的監控能力,抑制言論自由,同時,疫情也加速了全球網路自由度的下滑。

自由之家每年都會評估各個國家的民主自由程度,包括年度的網路自由報告在內。此次該組織調查了占據全球87%網路人口的65個國家,發現自疫情爆發以來,至少有54個國家透過行動程式來追蹤或確保應隔離人口是否符合規定,已有45個國家的網路使用者因為與疫情相關的言論而被拘留或逮捕,有28個國家會審查社交媒體與網站上的言論,有20個國家在疫情期間修法以限制網路言論,還有13個國家甚至直接關閉網路。

舉例來說,埃及政府逮捕了報導當地疫情的記者,還封鎖了相關的新聞網站;土耳其在一個月內逮補了超過400名民眾與記者,原因是他們張貼有關疫情的文章有挑撥之嫌;辛巴威對有關散布疫情的錯誤資訊直接處以最高20年刑期;印度民眾若在網路上質疑政府的政策則會受到被拘留的待遇;而緬甸不但審查及限制人們存取新聞網站,在某些地區甚至直接關閉網路服務。

不過,自由之家表示,沒有一個國家的審查制度與系統化的程度凌駕中國,因為中國急於控制疫情是自中國武漢爆發一事的說辭。根據調查,中國在微信(WeChat)與當地熱門的直播平台YY,設定了超過2,000個與疫情有關的關鍵字,審查超過數百萬則內容,另也向網路新聞媒體發出有關如何報導疫情的命令。

從今年1月以來,至少有13個國家關閉境內網路,限制人民取得疫情資訊的能力,有些人甚至不知道武漢肺炎病毒已於全球爆發,特別是那些在歷史上處於邊緣地位的國家,如埃塞俄比亞。自由之家認為,網路存取能力為國際公認的人權,在今年關閉網路的行為,形成了對特定種族與宗教的集體懲罰形式。

該組織認為,在疫情的時代,連網不是為了便利,而是一種必要,今年爆發武漢肺炎以來有三大趨勢印證了網路自由的慘淡,首先是政治領導人利用疫情作為藉口以限制資訊的存取;其次為政府當局以疫情為名擴大其監控能力,趁機部署過去被視為侵入性的監督技術;第三則是將原本緩慢的網路分裂行為轉變成網路主權的全面競賽,讓每個政府都以限制跨國資訊流通的方式來執行自己的網路法規。若一言以蔽之,他們相信疫情加劇了全球的數位鎮壓。


Advertisement

更多 iThome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