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推廣方便,教育部在發布Zoom禁令的當天,也在臉書官方帳號發布了宣傳圖片,該貼文被轉發超過1萬次,讚數破1萬6,留言也高達1千8百則。(背景圖片來源:Photo by 楊明 on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台灣教育部.jpg (Public Domain), 右方公告圖片來源:教育部)

受武漢肺炎疫情影響,各級學校在近兩個月內陸續展開遠距教學演練,臺北市更有高中、大學因停課緣故大規模使用線上視訊服務。然而,就在師生日益熟悉線上視訊工具時,行政院在4月7號發函各公務機關禁用Zoom,教育部也隨之以資安隱私顧慮為由,無預警要求各校禁用Zoom來視訊教學,並同步移除教育雲線上教學包中推薦的Zoom使用說明文件,對各級學校產生不同程度的衝擊。

部分國高中小學遠距視訊授課需緊急重學

對國高中小學來說,大多學校為了學生的學習便利性,僅主推一種視訊教學平臺,讓學生只需要學會一種市面上的視訊服務即可,而Zoom因其免費易用的特性,加上教育部大力推廣,採用者不在少數。但在政策發布後,部分學校的遠距教學將被迫緊急重新適應。

比如說,臺北市19所國高中小學大規模使用的線上教學平臺酷課雲,原先就是內建了Zoom、Adobe Connect兩款視訊服務,臺北市教育局近期更因應爆量的直播授課需求,緊急短租了150間Zoom線上教室的授權,但教育部禁用Zoom之後,酷課雲的Zoom教室也只能停用,目前只剩90間Adobe Connect線上教室。

儘管臺北市教育局資訊教育科科長陳秉熙認為,停用Zoom對酷課雲的影響不大,「因為150間Zoom只有短租兩個月,而且停課高中原先使用教室就是Adobe Connect。」但是,陳秉熙也坦言,因Zoom禁用緣故,北市教育局也正在研擬新的直播授課方法,要改讓各校彈性選擇市面上免費的視訊服務,比如Microsoft Teams、Cisco WebEx、Google Meet等,再由老師將直播教室的連結代碼貼到課程區,讓學生連出平臺上課。「這個好處是,老師不用再受限於酷課雲預設的直播軟體,我們也不用擔心直播教室數不夠的問題。」

不過,陳秉熙也說,由於其他廠牌的視訊服務沒有內建在酷課雲,老師無法從酷課雲後臺直接看到學生的出席狀態,因此,需要在課堂中落實點名,來作為學生出席的依據。同時,老師也可以結合酷課雲派送作業、上課素材、試題來跟學生互動,藉此從後臺觀察學生的學習狀況,學校也可以進一步從後臺了解全校師生的互動情形。

而對於臺北市以外的國高中小學來說,大多是自由選用不同廠商的視訊服務,再搭配教育部教育雲的教學資源來直播上課。

比如新北市的樹林高中,選擇在校內推動Google Meet,「因為我們老師可以用自己的校務行政系統帳號,登入新北市親師生平臺,裡面可以直接使用Google的應用程式。」樹林高中教務處主任吳錦琇表示,由於校內主推Google Meet,所以受政策影響較小。

然而,另一所位於基隆的中山高中就沒這麼幸運,「教育部宣導要線上教學的時候,我們找人來校內上課,老師也去縣市政府研習,所以大家對於Zoom的使用方法比較熟悉。」中山高中教務主任許釋霞表示,為了讓師生盡快上手,學校官網也放上Zoom的使用教學,最近遠距教學演練也多用Zoom進行。教育部臨時宣布停用後,除了要再找合適的平臺,還要找時間重新演練,「而且教育部認為Zoom有資安問題,那其他選擇就真的沒問題嗎?我們也在觀望。」

大專院校也受波及,政大上百場視訊會議急換平臺

不只中小學受影響,禁用Zoom的政策也波及不少大專院校。比如政大電算中心教學研究組組長張鋤非就苦笑:「對我們的影響可大了。」政大近一個月,已經熟悉用Zoom進行直播教學演練,不只教學、各類會議,甚至連4月14號開始的招生面試,都預定以Zoom作為視訊溝通工具,「已經納入排程的課程或會議就有100多場,將全部受到影響。」

Zoom停用後,由於政大師生均有G Suite帳號,因此Google Meet成為接下來的視訊服務首選。另外,政大的WM5及Moodle教學平臺中,原先就有採購線上視訊服務JoinNet,同一時間所有會議的人數上限為200人。因此,電算中心向JoinNet申請擴充同時上線人數,在防疫期間增加到2,000人,「這是考量到網頁伺服器及網路頻寬的可負載上限,來讓師生使用。」張鋤非說。

相較之下,臺大採用了訊連的線上視訊服務U會議,以及簡報直播軟體U簡報,訊連提供臺大老師每人一組企業版的帳號,兩款服務分別可支持100人及500人連線,讓老師進行長時間不間斷的會議與教學;淡江大學則是一開始就選擇採用Microsoft Teams,作為視訊教學工具,來克服與中港澳學生直播教學時,所面臨的中國連外網路被封鎖問題。由於一開始選擇的線上視訊服務並非Zoom,兩所大學較無受到此次政策的影響。

對於停用Zoom的政策,教育部網路及資通安全科科長王東琪說明,教育部是基於保護學童隱私安全的考量,為了避免個資或隱私外洩,才建議各級學校全面停用Zoom,而且,教育雲也提供多種視訊服務的教學指引給老師參考,如Microsoft Teams、Google Meet等,「只是現在是陣痛期,本來熟悉Zoom的老師,需要時間去熟悉其他工具。」

禁用Zoom政策為何受到教師反彈?

臺大電機系教授、同時為教育軟體新創幫你優 (BoniO)執行長葉丙成,擁有長期推動中小學數位教學的經驗,也在臉書上發文,表達對教育部禁用Zoom決策的態度。(圖片來源/葉丙成)

教育部以資安隱私顧慮為由,無預警要求各校禁用Zoom來視訊教學,引起許多老師反彈。臺大電機系教授、教育軟體新創幫你優 (BoniO)執行長葉丙成,同時也是實驗教育機構Bts無界塾的創辦人,就以自身推動中小學數位教學的經驗,在臉書上說明推動遠距教學的難處。

葉丙成舉例,他4月9日在臺大授課時,曾在課程開始5小時前,才臨時宣布改用其他線上視訊服務,但5小時後,學生都成功上線上課,這是因為,「身為大學教授,我們面對的是數位能力甚至比我們更優秀的大學生。」然而,相較於中小學教育的處境,情況有很大的不同。中小學的數位教育現場,老師不只要先學會,還要負責教會全班的學生跟家長,「光是帳號密碼問題就會搞到你要瘋掉。」更別提中小學城鄉之間、不同世代老師之間的數位落差,「這是沒跟中小學教育現場接觸過的人難以想像的。」

在這個處境下,葉丙成表示,剛開始推動遠距直播教學時,就已經耗費許多老師的心力,好不容易師生學會用Zoom之後,又因教育部的Zoom禁令,不僅受影響的師生要為此重學一套新的線上視訊服務,本來就不願改變教學方法的老師,也會有更多理由來推託、變得更難說服。

「如果說服不了老師再動起來,臺灣接下來一個月內萬一停課,會有很多學校沒有能力再進行視訊教課。」

因此,葉丙成認為,禁用Zoom的問題在於,決策者是否衡量中小學教師提前部署所做的努力與困境?禁用Zoom之後,若數位教育推動者難以說服老師再動起來,萬一疫情急轉直下導致停課,「最糟的是學生可能學習停擺不只半個月,而是一個月以上,這是真正讓我們擔心的問題。」

 相關報導  為何Zoom資安受到各界質疑?


Advertisement

更多 iThome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