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軟銀及孫正義主導的Vision Fund創投基金,該基金的資金總額超過1千億美元,總計投資了88家新創,孫正義認為這些新創大約有15家會破產,但他並不以為忤,因為只要有同樣或類似數量的新創成功了,就能撫平或超越投資的損失。

富比士雜誌(Forbes)在本周刊出了專訪日本軟體銀行(SoftBank)創辦人孫正義的文章,並談及由軟銀及孫正義主導的Vision Fund創投基金,該基金的資金總額超過1千億美元,總計投資了88家新創,不過,孫正義表示,它們當中可能有15家會破產。

2017年才成立的Vision Fund有7成的資金來自於其它組織,包括沙烏地阿拉伯與阿布達比的主權基金,而蘋果與高通也都參與了Vision Fund。

最近Vision Fund最有名的事件,來自於投資了提供共用空間服務的WeWork,Vision Fund投資WeWork時,WeWork的身價高達470億美元,且WeWork原本在去年8月申請IPO,卻又在9月撤回申請書,讓WeWork的市值在同年9月下滑至78億美元,直接拖累了軟銀的財報。

軟銀原本在去年10月宣布要針對WeWork提供50億美元的新融資、30億美元的既有股東要約收購,以及加速資助15億美元,不過,軟銀在上周對外證實,已放棄30億美元的要約收購計畫。

Vision Fund的投資領域從消費者、企業/健康科技、金融科技、大眾運輸、房地產到前沿科技等,迄今總計投資了88家新創,除了WeWork之外,還包括TikTok的母公司字節跳動、Slack、滴滴出行、Uber及DoorDash等。

創投的目的是在新創價值還不高時入資,以取得更高的投資報酬率,但新創的風險同樣偏高。孫正義即說,他認為這些新創大約有15家會破產,但他並不以為忤,因為只要有同樣或類似數量的新創成功了,就能撫平或超越投資的損失。

富比士引用了史丹佛大學商學院教授Ilya Strebulaev的看法指出,Vision Fund的挑戰在於它的資金太龐大了,第一筆投資金額通常高達4億美元,並有其它的數十億美元蓄勢待發,這可能讓新創團隊以為資金唾手可得而缺乏紀律,而若要一家高支出且高成長的企業放慢速度並撙節支出時,管理團隊還將難以適應。

也有其它投資人認為Vision Fund砸錢的方式,反而誤了新創的發展。

在武漢肺炎帶來全球疫情之際,Vision Fund所投資的企業應用與健康照護的發展欣欣向榮,反之,房地產與交通運輸業則呈現停滯或下滑的狀態。不論如何,在此一疫情蔓延的時刻,現年62歲的孫正義已決定未來在資金挹注的審核上,將會更加謹慎。


Advertisement

更多 iThome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