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鳳因入閣而遭取消法國總統府內的黑客松資格,主辦單位臨時新增了一場Keynote,讓唐鳳站上舞台

圖片來源: 

g0v

本文獲g0v news授權轉載,原文發布於「【巴黎現場】這裡,鎂光燈照在「隱形」的台灣身上」

當「開放政府」慢慢成為民主國家間的新流行,台灣,在浪潮中的哪裡?

12月7號起,為期三天的 2016年 OGP ( Open Government Partnership,開放政府夥伴關係)大會在巴黎召開,在法國總統奧朗德開幕致詞之後,緊接著是二十餘國總統、總理、部長級代表上台,他們各自用不同方法擺出姿態,宣示要成為開放政府。

開放政府基本的三大支柱包括了透明、參與以及可責性,新增的第四個是包容、多元。

「未來,人們不會再分國家為左派或右派,而是用開放與封閉來分,」德國內政部長 Thomas de Maizière 一席話換來現場掌聲,「開放政府作為一股力量,支撐著民主,」德國於今年加入 OGP,其成立後的第五年。

三天議程當中,最顯興奮的是來自非洲國家的代表們,他們在兩百多場活動中穿梭,追求開放政府,是他們打開極權黑箱、反貪腐的希望。走得最前面的是北美跟北歐國家,出現許多種創新應用,但在川普當選之後,北美代表們自稱還在「深呼吸」的冷靜階段,不敢對未來做太多大膽的想像。
 
 不分國籍、身份,來自上百國、兩千五百位參與者官方或民間身份的共同話題,是怎麼挽回人民對民主的信心。

民主國家焦慮中。他們怎麼看台灣?

眾人尋找讓人們回到公民社會中、參與討論的各種方法。小至政府簽約的透明化、政策遊說的環境的改善,到地方政府如何運用各種網路工具促近直接參與等。三天之中,「民主危機」 成為最常提到的字。事實上,巴黎主動爭取舉辦並要求改期,本是為了幫現任總統奧朗德的競選造勢,沒料到只剩4%支持度的奧朗德必須放棄競選,在大會當天迎接的不是推崇,是換總理的頭痛。

現場,官員是焦慮的、學者是謹慎的,聲量最大、最被捧在手上的,反而是開發各種創新應用的coder、hacker,以及完成許多成功案例的公民團體與創業家。

於是,鎂光燈就灑到了台灣之上。

不只是法國最大報紙世界報(Le Monde)的文章中出現台灣,法國國家廣播電台也在開幕前一天,專文介紹了 g0v。

文章從 g0v的開始寫起,各種公民科技專案的出現、預算透明化如何影響政府等,接著是2014年太陽花學運中 g0v扮演的角色。「零時政府正是在社會運動場中打出名號來,尤其是在太陽花運動裡。2014年時,為了抗議政府意圖強行通過與中國的自由貿易協定,百餘名台灣學生攻入國會並予以佔領。零時政府以自己的方式參與其間 。」最後,文章指出 g0v 作為強勁的民間力量,選擇了跟政府合作,改變政府,甚至有成員擔任政務委員。

「明日的台灣,肯定有賴於零時政府的公民-那些hackers。」法國廣播電台以這句作結。

受邀來到OGP分享的行政院政務委員唐鳳在現場接受 g0v News的採訪表示,「全世界大家都在想同一件事,大家都不再相信民主了,那以後怎麼辦?」在她眼中,2014年太陽花學運之後的台灣,對於透明、可責、參與的要求程度,已經與過去不同,台灣擁有的珍貴資產,就是這群青年、科技社群對開放政府的期待、對參與的堅定,「(他們)願意投入政治議程,去看(制度)的極限在哪裡,然後回過頭來『更新』政府,」

更早恐慌、更多人行動

同樣在場參與黑客松的工程師劉宇庭比較台灣與其他國家的不同,「在台灣,我們看了覺得不順眼的,就自己來做做看啊,」把自己當作解方、動手試圖解決,專案做出成效之後甚至可能向上改變政府,這正是法國廣播電台做下結論的理由。

開幕式的前一天,來自台灣的開放文化基金會舉辦Open Civil Society Night 中,g0v共同創始人高嘉良簡介台灣的現況,加上現場許多來台參與過g0v高峰會的各國駭客主動為台灣介紹,許多人談到台灣,臉上都是欽佩。「台灣的發展對我們是重要的,他讓我們知道有什麼樣的可能性。」公民科技組織 République Citoyenne 成員Lancelot Pecquet 說。

同樣是民主國家,三天議程討論的所有問題都與台灣相關,台灣的應用、專案數量超過多數國家,現實卻是,台灣並不是OGP的七十個成員國之一。

與任何一個台灣爭取國際參與的情況相同,台灣在特定國家的阻擋之下無法入會,但與其他狀況不同的是,中國並不是OGP的會員國。更不同的是,高嘉良、唐鳳,都以自身的技術實力成為講者。唐鳳本來將以導師的角色參與黑客松,但卻因黑客松的場地安排在法國總統府內、唐鳳入閣,因此取消了她的參與。

台灣其實正站在公民科技的浪頭上,或者說,我們有機會成為世界其中一個中心。

在英國開放文化基金會全球開放資料指數2015年的評比中,台灣是世界第一。在資通訊環境的評比中,台灣排名前三。走向開放政府的這條路上,若再加上有兩千多人的g0v社群作為民間力量與核心,台灣不只有機會走出更多可能性,甚至有機會為世界社群貢獻經驗。三天的議程中,由開放文化基金會與其他四個台灣公民團體組成的代表團,帶著OGP Taiwan NOW的貼紙四處發放,試圖影響議程,讓台灣入會的提案再發生。沒有區域文化差異、較低的語言門檻,台灣的公民科技能量可以是國際參與的突破點。

但事情並沒有發生,最後的機會,是唐鳳因為被取消黑客松資格,得到的一個keynote邀請。

就在大會閉幕式開始前,主辦單位臨時新增了一場Keynote,讓唐鳳站上舞台。

從隱形國家到開放政府的典範?

「我是台灣的數位政務委員,唐鳳,我將跟各位分享過去幾年台灣在開放政府的經驗,以及現在我們對於開放政府的想法跟做法,」除了總統蔡英文的照片出現在螢幕上,太陽花學運佔領立法院的照片也登上大螢幕。

內容從台灣解嚴開始講起,一直到為什麼有上千位公民科技運動者參與g0v零時政府,以及行政院中vTaiwan平台的使用,還有行政院最新的「公共數位創新空間」小組,十五位成員如何試圖創造改變,用「文化傳染」,讓開放政府在台灣政府與民間發生。台下興奮的不只是拍手叫好的聽眾,台灣官員也顯得驚喜。同時,代表團成員期待能夠藉此機會提出入會的要求,凸顯台灣作為開放政府的活躍國家卻無法入會的荒謬。

最終,一張簡報出現在台上,寫著OGP對個層級會員的要求,以及台灣在世界貿易組織中的地位,唐鳳在現場鼓掌中致意數次後,用她自己的方式,表達了台灣對更多參與的期待:(下為 Keynote 完整影片)

 

上百個國家、兩千五百個會員聚集的OGP,台灣在這波民主消退潮中是公民科技的活躍、先行者之一,前段班的我們卻登不上會員名單上,靠著實力在現場定位自己,展現自己。

我們可以選擇妄自菲薄,卻也可以走得更快,讓他們來台灣的g0v高峰會討教,在殘酷的政治現實中,我們必須不卑不亢的爭取空間,不論是在台上展現意志,或是在開放政府這個命題上走得更快、更穩、更堅定,樹立台灣的另一種軟實力。

即使世界看不見我們在哪裡,我們不能忽視了或是小看了自己立足所在,更重要的,別放棄、別躲開,官方、民間都要不顧一切的靠自己的雙手,把台灣帶到我們心中值得的地方,如果「更新」政府,是我們的共同所望,如果台灣的「開放政府」不只是口號,找到一個世界都期待的解方,值得的尊敬與舞台遲早會來,在OGP不斷被提起的模範小國愛沙尼亞,是一典範。

更多g0v消息可參考g0v新聞粉絲專頁g0v.news網站


Advertisement

更多 iThome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