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政委唐鳳於「亞洲·矽谷Taipei Run」論壇中指出,在數位經濟領域,最主要的工作就是針對新科技,如區塊鏈等,在徵集各利益相關者的意見之後,將他們的看法,以易懂的方式,傳達給政策制定者,之後再交由院長等判斷,也就是說數位政委在此過程中,主要擔任通道的角色。

針對金融監理沙盒,目前「監理沙盒」(Regulatory Sandbox)機制的八項修法草案,已經一讀付委,而監理沙盒機制,為針對執行金融相關業務,並遊走在法規模糊地帶的新創業者,在主管機關監理之下,形成一個實驗場所,以開發測試新金融產品,並暫時享有法規的豁免與指導。唐鳳說,將會先詢問業界在監理沙盒機制下,將進行哪一些實驗,而這些實驗需要主管機關如何配合。

數位政委首要工作為開放政府

數位政委另有一項重要的工作,唐鳳說,就是開放政府,也就是要盡可能提高政府透明度,政府各部會要先將內部資料都開放出來,供民眾利用,再進一步鼓勵各單位,全面將資料以機器可讀的方式開放出來。

唐鳳認為臺北市政府資訊局在政府公開資料方面是相當好的例子,臺北市政府先前已經將年度預算,以機器可讀的方式開放出來,好處在於如零時政府等民間團體,可以直接將此資料以視覺化呈現,而不需重頭整理資料格式。

唐鳳同時也站在市民的角度思考,她說,身為臺北市民所在意的並非全市的總預算,而是針對特定面向,如政府動物保護預算、居住的社區分配到的預算等。一旦資料以機器可讀的方式開放出來,政府也可以很快速地以資料視覺化的方式,供民眾了解預算金額、各年的差別等等,而民眾的意見也可以直接在留言板上留言。

她也說,臺北市政府資訊局甚至要求所有的局處首長,都必須指派旗下的公務員回復每一位民眾的留言,並進行多輪對話。而當民眾更關心政府預算分配時,未來要進行參與式預算也會更加順利一些。而她也說,未來會將各項開放政府的相關政策,提供準則與列出條列式作法等,讓各級單位有依循的方式。

在開放政府上,她認為,政府應該跳脫資源有限的思考模式,因為如今在網路上資源是無限的,只要政府與民間皆抱持著開放的心態,政府可以在民間的平臺上,找尋到欠缺的資源,來輔助政府,例如先前g0v零時政府成員所開發出的萌典等,就已經為教育部與國發會等所用。

此外,唐鳳也指出,過去政府通常會認定一個國際標準,就傾全力投入,而其他的標準則只能靠民間自己去做。她比喻,未來政府與利益關係人之間,應該以共乘的概念達到彼此雙贏,也就是說,大家過去想像政府為替人民開路的司機,而民眾完全相信政府,不過,若政府一旦走錯路,就只好再繞回來。

但如今,政府和利益關係人的關係為,利益關係人在政府的車上,能夠藉由新科技發聲,也就是共乘概念,政府釋出所有的資料,讓民眾能夠各自去想去的地方,更能滿足各界的需求,而非如過往以由上而下的態度來治理國家。


熱門新聞

Advertisement